云南首部反映易地扶贫搬迁的题材电影《安家》在昭通杀青
2020-09-08 23:19:39      来源:云南网

根据全国知名作家沈洋中篇小说《易地记》改编,经过半年筹备和近20天的紧张拍摄,我省首部反映易地扶贫搬迁题材电影《安家》,于9月3日在昭通靖安新区顺利杀青。

紧张拍摄

昭通是集革命老区、乌蒙山深度贫困连片地区、散杂居民族地区、生态敏感脆弱地区为一体的深度贫困地区。截至2014年底,全市11个县市区中就有国家级贫困县10个,深度贫困县7个,贫困人口高达185.07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34.55%,超过全省贫困人口的四分之一,成为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地级市和全省脱贫攻坚主战场。

2015年1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新年离京考察第一站就来到昭通,要求昭通广大党员干部和各级各部门“要以更加明确的目标、更加有力的举措、更加有效的行动抓好脱贫攻坚,确保扶到点上、根上,让贫困群众真正得到实惠”。

嘱托就是使命、嘱托就是方向、嘱托就是动力。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昭通全市上下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昭通最大的政治任务、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最大的历史挑战,坚持以脱贫攻坚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以党的建设统领推动各项工作落实“双统领”,强化铁的纪律和硬的作风“双保障”,实现党的建设和脱贫攻坚“双推进”。坚持把“四个敢不敢、善不善”作为重要标尺,探索实践以人民为中心、以群众工作为主线,抓住精准、统筹、务实三个关键,努力实现思想、工作和情感三个认同的“133”工作思路,以“敢打善拼,坚韧求成,再硬的骨头也要嚼碎”的脱贫攻坚精神,在磅礴千里的乌蒙山打响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脱贫攻坚大决战。

经过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攻坚冲刺,昭通以平均每天脱贫1000多人的进度,奋力夺取了脱贫攻坚大决战决定性胜利,昭通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变成历史的记忆,数百万昭通各族人民梦寐以求的小康生活即将变成美好的现实。截至2019年末,昭市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从2014年末的185.07万人下降至15.99万人,贫困村由1235个减至104个,10个贫困县区摘帽9个,贫困发生率从34.8%下降至3.4%。今年上半年动态监测,全市15.99万未脱贫人口全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104个未出列贫困村及镇雄县均达到出列和摘帽标准,昭通可望如期实现脱贫,我们将努力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高质量的脱贫答卷。

紧张拍摄

昭通人口密度大,全市2.3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上生活着629万人,每平方公里有273人,是全省的两倍以上 。赤水河流域1980平方公里,生活着106万人,每平方公里更是高达530人,是全省的四倍。为破解“一方水土难以养活一方人”的困局,昭通发扬“搬不动山就搬人”的新时代愚公精神,以敢打必胜的决心和敢啃“硬骨头”的勇气,坚持“能搬则搬、应搬尽搬、整村搬迁”的原则,坚决将36.24万生活在边远高寒等六类区域的山区贫困群众,按照“进城、入镇、进厂、上楼”的安置模式,在一年时间新建起23个集中安置区,其中万人以上规模9个。全国最大的2个跨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昭阳区靖安、鲁甸县卯家湾安置规模分别达4.06万人、3.63万人,相当于一年时间新建两个中等县城。

“让人搬到人该呆的地方,让树长到树该长的地方”。为大山减负、为群山增绿,围绕“挪穷窝、换穷业、断穷根”和“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目标,昭通聚焦“一配套两支撑强服务”,在迁出地通过流转、托管等方式,盘活承包地、林地、宅基地“三块地”,在迁入地,构建科学有序的社会管理机制,全过程、全方位提供就业、就学、居家等“保姆式、一站式、心贴心”精细化管理服务,在城乡人口分布格局重构、产业发展结构重组、山区自然生态环境重塑“三位一体”的整体推进中,实现了由贫困山区群众到现代城镇、传统农民到城镇市民的“直过式”跨越发展。安置规模分别为4万多人和3.6万多人的靖安和卯家湾两大新区,成为全国第一第二的大型跨县区安置区,昭通的易地扶贫搬迁由最大的难点变成了最大的亮点。

紧张拍摄

电影《安家》反映的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地级市昭通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创新实践“以人民为中心、以群众工作为主线,抓住精准、统筹、务实三个关键,实现思想、工作和情感三个认同”的“133”脱贫攻坚工作思路,把易地搬迁作为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的铁齿钢牙,在4年多时间内,将8.44万户,36.24万人顺利成功地易地搬迁,一步过上城里人生活的感人故事。

电影《安家》原著《易地记》,发表于《边疆文学》2019年第10期,被《小说选刊》2019年12期选载。文章发表后先后获云南省“我和我的祖国”征文一等奖,云南省作协2019年度优秀作品奖。

电影《安家》于8月17日在全国最大跨县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云南昭通靖安新区正式开机,全部在昭通实境拍摄,参演群众近两万人次,最多一场超过5000人。

电影《安家》由省委宣传部,昭通市委、市政府,云南能投昭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中视天荣(北京)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云合影从文化有限公司、龙虎风云(北京)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由昭通市委宣传部,昭阳区委、区政府,云合影从文化有限公司、龙凤呈祥影业有限公司、青岛东方巨龙影业有限公司、龙虎风云(北京)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摄制,预计今年底在央视电影频道播出。

演员、主创人员访谈

女一号娜仁花

小说写得非常生动故事打动了我

“当时还没出剧本,看了一遍小说,写得非常生动,故事打动了我,就决定出演!”娜仁花直言,这是她出演电影《安家》的最直接理由。

娜仁花,第14届华表奖获得者、第28届金鸡奖获得者等,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是当红影星,与斯琴高娃、萨仁高娃并称“蒙古族三朵金花”。

“我是一个参与者,要演一个有血有肉的基层干部。”娜仁花坦言,为了扮演好大山包镇副镇长兼累马寨村党支部书记赵卫国“工作狂”这个角色,不管是与老百姓拉家常,还是与酒鬼打交道,她都按照一个基层干部处理事情的方式去用心用情演绎。

剧中有一个场景:遍访村里的一个酒鬼,无论赵卫国怎么说,他都不开口,而条件只有一个:先干一杯酒,觉得心近了,才愿打开话匣子。有胃病的赵卫国无奈唯有一饮,喝醉后加上之前遭遇的种种委屈、不理解, “哇”地一声打电话向镇长倾诉惆怅。

现实生活中扶贫干部面对的动员工作,或许比这个更艰难、更无法言说,娜仁花凭借丰富的经验和演技,贴近、靠近、走近扶贫干部内心。

大山包半个月的紧张拍摄中,3000多米海拔的高原气候,加上缺氧、紫外线强,娜仁花肺不好,尽管演技精湛,她依然头疼、晚上睡不着,无论从心里还是身体上,她也在不断克服、挑战自我。

固守、彷徨、犹豫、决绝,善良、单纯、复杂、可爱,每一个群众身上,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在基层干部润物无声的付出后,山沟里的百姓最终搬迁进城,住进了现代小区,彰显了党的好政策助力脱贫攻坚、斩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强力推动,讴歌了务实担当的基层干部对贫困群众的无私奉献和为民情怀。

“我已经非常尽力了,想做一个及格的作品。”拍摄时间紧、任务重,聊到对电影的期待时,娜仁花如是说。

男一号演员“酒憨憨”范雷

电影《安家》反映的故事让我震撼

“说着真的,关于扶贫系列的作品,我已经拍过3次了,唯有在昭通拍摄的《安家》这部电影中,感到无与伦比震撼”。9月1日,在刚刚在靖安新区拍摄完电影的男一号演员范雷告诉记者:“在电影中,走过昭通最贫瘠的地方,但是,当看到群众搬进新城,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时,内心的震撼,难以表达。”

范雷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国家一级演员,工作于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在《安家》这部电影中,范雷扮演的是搬迁群众“酒憨憨”李有光这个角色。因为家庭十分贫穷,媳妇跑了,李有光想不开,心中十分抑郁,天天以酒为伴,整日里跟当地政府唱反调,惹人嫌弃。后来在基层干部润物无声的付出后,李有光最终搬迁进城,住进了现代小区,媳妇也回来了,过上了幸福的新生活。

在大山包拍摄的过程中,范雷说:“停水停电 3天3夜,加上严重的高原反应,曾背着女一号满上遍野的跑,真的是累的不行了,是心中坚定的职业信念,支撑着自己,完成拍摄的。”

当然,《安家》这部电影 通篇弥漫温馨,让人看到了艰难困苦中的丝丝光亮。范雷说:“作为一个演员,时刻都要在观察,每一个角色都要有足够的阅历,正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其中,用心,用情 的去拍了,也才感觉到了务实担当的基层干部对贫困群众的无私奉献和为民情怀”。

戏,拍完了。见证了真正贫穷的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但说起对电影的期待,范雷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除了收视长虹,在拍摄的过程中,我的努力得到导员的认可,我就知足了。”

《易地记》的紧张拍摄

资深导演金琛

安心才能安家有花开就要有结果

金琛很忙,我的采访时间只有10多分钟。

金琛曾获第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第23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导演特别奖、第1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第21届布鲁塞尔国际电影节导演特别奖等,是电影《安家》的导演。如果不是采访的需要,我没有想到之前看过的电影《战国》、电视剧《麻雀》等由他执导。

“安心才能安家,有了心的港湾才能有居所的港湾。我不想通过主旋律式喊口号,把她拍成一个高大全的人,而是以普通人为视角,如何走进基层,走进群众的心里,关心群众,可亲可敬。”金琛道出自己的拍摄理念。

娜仁花、范雷、刘珈彤、卢映、郑昊、邵峰、郭静等实力派演员加盟,同时有着扎扎实实的生活积累,在金琛看来,这样的团队配合比较默契。

“能拍到一个好的作品,和自然界和环境去做斗争,手脱皮,晒太阳都是正常的,因为这是你的职业,这是一项痛苦并快乐的事。” 金琛坦言,人最高的境界就是不断地为人服务,为人类的爱而工作,电影《安家》就是这样一部主旋律的作品。通过半个多月辛苦的拍摄,已接近尾声,就是想通过这样一个微观的角度,聚焦一个十多户人家居住的小村庄,用镜头伸进一个平凡干部和群众的内心,来展现易地搬迁的好政策,凸显大主题,在2020电影史上留下一笔。

有花开就要有结果,这,是导演金琛对《安家》的期待。

《易地记》的紧张拍摄

制片人陈乾伦——

电影《安家》非常值得期待

我们先后在昭通拍了40集电视剧《万物生》和电影《安家》。之所以两次选择在昭通拍扶贫大剧,是因为昭通的扶贫工作在全国具有代表性。

在拍摄《万物生》的时候,我看到过一张照片,靖安新区上万名搬迁群众摇号分房,场面非常震撼。把来自不同县区的数万名群众搬到一起来生活,这项工作非常了不起,是讲述中国脱贫故事的一个生动样本。

当时我就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再拍一部讲述易地扶贫搬迁故事的片子。就易地扶贫搬迁这个角度来说,《安家》这个名字更合适,后来在网络申报环节一次成功。

电影《安家》推向世界不成问题。这部片子不仅真实真实讲述了中国扶贫故事,还塑造了一批鲜活生动的角色,描绘了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一个群像,特别是娜仁花老师主演的赵姑妈角色,在剧中饰演副镇长兼累马寨党支部书记,是这部戏的灵魂人物,她成了,这部戏也就成了。

《安家》这部戏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讲述如何动员群众搬家。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突然要离开了,大家心里都有很多不舍,有太多太多故土难离的乡愁情结,扶贫干部做了大量工作。第二部分讲述如何顺利搬家,扶贫干部找准问题症结,从根子上去推动问题解决,最终赢得群众的支持和信任。第三部分讲述搬迁后的新生活。这部分主要讲述搬迁群众从贫穷落后的小山村一步搬到窗明几净的城市小区,从思想观念、生产生活方式到精神面貌等方面,实现了从“山里人”向“城里人”的彻底转变。

电影《安家》非常值得期待。这些年我投资拍了20多部电影,先后获得了“华表奖”“百合奖”、“世界民族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等荣誉。和以往的片子相比,电影《安家》在演员阵容、设备配置、团队组建等方面都是最高端的。经过紧锣密鼓的拍摄,电影《安家》在昭通顺利杀青,接下来将进入后期制作阶段,预计元旦节前后可制作完成。

《安家》在昭通杀青

原著作者、编剧沈洋

小说《易地记》暨电影《安家》创作谈

昭通“搬不动山就搬人”的新时代愚公精神

地处乌蒙山腹地的昭通,是我的故乡。

我从小生活在离市区近百公里一个叫大山包、海拔3000多米的小山村,那是我的出生地。因此,对我而言,在我儿时记忆里繁华的昭通城,也只能算作第二故乡。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昭通城里人。更没有想到,40多年后,我的那些父老乡亲们,那些舅舅叔叔们,会拖家带口,搬进昭通城,抑或是城郊不远处的那些叫做幸福、思源虹桥、红路、靖安、卯家湾的安置规模近万人甚至四五万人的安置区。

于是,一个具有新时代特征的名词“易地搬迁扶贫”,成为我较长一段时间驻镇挂村入户的工作内容。

故乡山民,原本住陡山、走泥路,吃粗粮、穿单衣,熬日子、归黄土,这似乎就是他们的宿命,几乎无一幸免。有些人,终其一生未走出大山。生在土墙房,埋在后山上。白天转山坡,晚上回老窝。贫困、疾病,焦虑、烦恼,成为苦寒人生之标配。

而当这一群人,有一天突然在党和政府的强力推动下,搬迁进城、入镇,住上高楼,学会乘电梯、用煤气、蹲马桶,他们的日子一下子变得和城里人一样,这之间,他们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思维裂变?他们的思想转轨、习惯转变和生活方式的彻底变化,会发生怎样精彩的故事?这是我一直感兴趣的地方。

中篇小说《易地记》参加由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文明办主办,云南省教育厅、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协办,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承办的云南省“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中,荣获文学类一等奖,还获得了云南省2019年度优秀文学作品奖。

我相信,作为乌蒙山深度贫困片区的昭通,这波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搬迁“移民潮”,可谓中国精准脱贫的一个缩影,很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定然是有故事的,是有小说性和戏剧性的。但这样的大场面、大手笔、历史性的突围,该怎样用小说去表现?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在没有充分把握的情况下,我拒绝贸然动笔。我忧心自己功力不够,非但写不好浪费了素材,更担心把不准脉相,图解了政策,曲解了这个伟大时代,画不准我的那些父老乡亲的鲜活生动形象。因为,在他们身上,总是有那么多的良知和善意,总是有那么多生生不息的奋斗原动力与爆发力,总是有那么多超乎小说之外、让人意想不到的故事发生。

在长期走村串户、与群众深度交流沟通的过程中,我正巧在昭通的一个安置区遇到了一位专做易迁群众志愿服务工作的某镇副镇长,也就是我小说里塑造的“赵姑妈”。赵姑妈不是一个实打实的亲属称谓,而是广大群众对她的一个尊称。驻村女干部、吃苦耐劳、有良知、敢于挑战、有担当精神,不怕牺牲,事无巨细一律接招,待群众如亲人,通情达理。这样的干部自然是值得称道和书写的。

可是,离眼下生活太近,现实中各种要素都很全的原型,对于一个以虚构为本的小说而言,有其积极有益的一面,却也是极其危险的。我担心的问题是,怕把小说写得像极一个报告文学。因此,我极力回忆平时下乡工作时与干部群众打交道的点点滴滴,把想象的可能性放到最大,尽可能艺术地还原“赵姑妈”在做群众工作时的原始状态,把赵姑妈那知冷知热,急群众所急的细节还原,力求呈现一个生活中真实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党性和担当、有情怀的乡镇基层干部形象。

同时,在小说中,像李有光这样原本对生活充满希望,却在一次次的折腾中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甚至对社会、对政府有了敌对情绪,怀疑一切,不相信干部,大有往前迈一步就成了社会负面典型的的摇摆群众,在我的采访过程中是真有其人的,我虚构了“赵姑妈”和她的养女肖洁不怕脏不怕恶心,不厌其烦上门照顾“酒鬼”李有光,并亲自为他们清理垃圾、打扫卫生,尤其肖洁直接跪在地上为其找鞋子的举动,彻底融化了李有光那一颗冷漠、失望、放弃的心。

小说中,赵姑妈帮助累马寨搬迁到城里的妇女们找到一个到昭通城省耕公园打扫卫生的工作,为了第一次上岗不迟到,不会上手机闹铃、又害怕自己睡着了耽误上工而一夜合衣未睡的农村妇女,是在做易迁群众的工作中,真实发生的故事,我略加修饰,写进了小说中,这个细节,着实让我感动了一阵,心里满是辛酸。

我生活的昭通市,总人口625万,贫困群众184万,36.24万人居住在边远高寒山区,为了改善这些生活在大山深处、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贫困群众的生活,全市新建了23个集中安置区,通过“进城、入镇、上高楼”的方式,“挪穷窝、断穷根”,让贫困群众彻底搬出大山。

在2018年已实现13.18万人搬出大山的基础上,今年,还将完成5.24万户、23.06万人的搬迁安置。如此气魄,这种敢于拼搏创造的奋斗精神,可谓新时代的“愚公移山”,唯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和人民能够做到,感天动地、气壮山河。

中篇小说《易地记》,就是想要记录下这场轰轰烈烈的“大搬迁”易地搬迁扶贫进程中的真实状态,记录下中国农民在时代大潮中背井离乡奔小康的感人故事。“窥一斑而知全豹”,在小说中,我尽量避开宏大场面,注重叙事的坚实与质地,小处开口,细处着墨,试图聚焦一个15户人家居住的小小村庄,把笔触伸进每一个平凡干部和群众的内心,去真实探源,客观记录下这一幕幕、一桩桩、一件件,试图在小说中凝聚人们的悲喜,留下时代的点滴印迹。根据《易地记》改编的同名电影《安家》杀青了,进入后期紧张的制作,相信,经过导演金琛的精心编导,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获得者、国家一级为演员娜仁花,实力派演员范雷等对剧中人物的认真刻画,电影《安家》能反映出时代的脉搏,反映贫困山区干部和群众挪穷窝、断穷根,与全国人民同奔小康的艰苦历程、辛酸苦辣和幸福生活。相信电影《安家》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喜爱。

《安家》在昭通杀青

观察·观点

一部现实主义的精品力作

文艺究竟为谁服务?文艺当然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究竟什么术的文学艺术作品才能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是当前每一个文艺工作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必须回答的“必答题”。

2014年10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 电影《安家》反映的是我国脱攻坚大决战这一背景下,国家级乌蒙山特困连片地区核心区昭通市在啃下脱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易地搬迁中的感人故事。剧中通过大山包镇副镇长、累马寨村党支部书记赵姑妈,大山包镇党委阳书记,搬迁群众“酒憨憨”等人物塑造,从一个小切口真实再现了中国在世界减贫史上这一波澜壮阔的伟大壮举,反映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是一部主旋律而又温情满满的现实主义精品力作。

一、要写出一部现实主义的精品力作,这就要求作家、艺术家走进生活深处,在人民中体悟生活本质、吃透生活底蕴,只有把生活咀嚼透了,完全消化了,才能变成深刻的情节和动人的形象,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激荡人心。《安家》作者沈洋是昭通本地人,剧中的大山包镇累马镇是作者的出生地。在作者的视觉中,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大山包镇已经成了贫穷的标签。而当有一天,而当这一群人在党和政府的强力推动下,搬迁进城,住上城里人才能住的高楼,也学会了乘电梯、用煤气、蹲马桶,他们的日子一下子从山区贫困人口变为城里人的时候,这些祖祖辈辈生活在高寒、冷凉、交通不便地区贫困群众,究竟“会发生怎样的裂变,他们的思维转轨、习惯转变和生活方式的彻底变化,会发生怎样精彩的故事?”成了作者力求表达和反映的地方。

昭通是出文人的地方,近年来,昭通作家群成为昭通的文化名片,沈洋是其中的姣姣者。70后的沈洋学校毕业后当过乡村教师、中学校长、政府文秘、新闻记者,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在《中国作家》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余万字,有作品被《小说选刊》《散文选刊》选载。已出版长篇小说《大救驾》等十余部。中篇小说《包裹》被改编为同名电影(编剧),长篇小说《万物生》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编剧)。

纵观沈洋的作品,不管是反映贫困山区小学生的《包裹》(改编同名电影后,入围第三十五届开罗电影节“金莲花”奖,国家教育部和广电总局第三十批向全国中小学生推荐的十部优秀影片之一),还是反映脱贫攻坚中现代产业发展的《万物生》(已改编为40集同名电视剧,即将在央视播出)、长篇纪实文学《彝良大地震》、《遥远的洛泽河》等,现实主义题材成为他的主旋律。

中篇小说《易地记》是一篇洋溢着新时代脱贫攻坚时代精神的及时之作,是一篇讲好中国故事中,最具鲜明时代特色的脱贫故事。是作家贯彻习近平同志提出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作家的历史使命和责仼感,扎根现实生活,反映时代,讴歌时代新人的优秀之作。沈洋的这部中篇小说,为精准脱贫的时代主旋律,增添了一个强劲的音符。作品发表于《边疆文学》2019年10期“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学作品专号”上,获得云南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国”文学类征文一等奖。

二、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

《小说选刊》编辑尚书在责编稿签中这样写道:“易地扶贫搬迁是国家脱贫攻坚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重’是因为此举可以有效缓解农村的贫困问题,‘难’在于广大贫困群众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放不下’是基层扶贫干部赵姑妈多年前捡到弃婴时便已有了的‘病’,“放不下”让她面对贫困群众的不配合胆大如斗又心细如发。担忧全全三姐弟的生活状况,操办留守儿童家园,为李有光打扫新居、安排工作,小说在润物细无声式的点滴叙述中,直抵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的精神之核——共情。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是赵姑妈这些扶贫干部的优秀特质。”

云南省作家协会在颁发2019年度优秀作品时,这样写道:“一千多年前,唐代大诗人杜甫曾发出‘安得广厦万千’的概叹,而当下中国轰轰烈烈的易地搬迁工程,正是一个国家举全民之力缓解农村贫困的有力举措。沈洋的《易地记》通过基层扶贫干部的生动故事,聚焦当下农村贫困群众的思想意识以及扶贫带来的巨大变化,写得有情怀、有悲悯,有感情,勾勒出的,是一幅‘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动人场景。”

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云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云南省作协原副主席、《边疆文学》原主编张永权在读了沈洋的《易地记》评论道:“这是一篇以新时代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为时代背景,反映了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时刻,通过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干部的艰辛细致的工作,使深山峡谷的贫困农户,易地搬迁到城镇实现脱贫的曲折历程,塑造了为使广大农村贫困户脱贫而无私奉的时代新人。”

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我们期待着《易地记》改编的电影《安家》能给困境中的贫困群众,看到更多的希望,予以他们更大的力量。(云南网 记者蔡侯友 沈迅 通讯员张永刚 聂孝美 沈力 摄影报道

编辑: 苏雯芊 责任编辑: 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