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藤裕人用镜头记录云南少数民族服饰之美
2020-07-17 17:39:23      来源:昆明信息港

纳西服饰的披星戴月、傣族服饰的高雅尊贵、佤族服饰的粗犷豪放……后藤裕人的相册像一副五彩斑斓的画卷,记录着云南各个少数民族流光溢彩的民族服饰。

后藤裕人来自日本北海道,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梳着及耳的中分,穿着一件粉色细条纹衬衣和一条米色休闲裤,身上有种温文儒雅的气质。除了雪白的头发以外,完全不像一个将近60岁的老人。他现任云南民族大学日语讲师,热爱摄影,一有时间就去寻访少数民族村落。 

01 后藤裕人

后藤裕人 供图

2004年,后藤先生正在进行环球之旅,离开老挝从云南西双版纳入境,正巧赶上了当地的集市。感受过了世界各地的山川之魅,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服饰之美让他眼前一亮,“这些服装从刺绣到样式都令我十分着迷。”他下定决心,要用镜头记录下云南所有的少数民族服装。

“哇!真是不得了的大都市,比北海道最大的札幌还要大。”来到昆明,特有的冬日暖阳、餐馆中溢出熙攘的烟火气息无不让他心动。因为从昆明出发去寻访少数民族村落较为方便,2006年他开始在这里定居,一住就是14年。

长途跋涉只为亲眼看看白倮族民族服饰

后藤先生起初在云南师范大学学习中文。课余时间,他经常通过阅读、查资料等方式搜集有关云南少数民族的资料。

一天,后藤先生在报纸上看到白倮族民族服饰,“我太喜欢了,很想亲眼看看。”然而,报纸上仅有简略的信息——村子在文山麻栗坡镇附近。对于当时语言不通的后藤先生而言,前方有着可预见的重重困难,但他还是决定独自去探访这个村子。

带上报纸,说走就走。后藤先生查好路线,便搭乘从昆明到文山唯一一趟客车,再坐巴士来到麻栗坡。下车前,他抱着试试的心态,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询问了司机和几个当地人,试图找到白倮族村。“当然知道啊!”当地人说:“镇上刚修了条水泥路,沿这条路一直走到底就可以找到这个村子。”

虽说是新修好的水泥路,但走上9公里却一点也不轻松。中午出发,直到饭点他才找到了心心念念的村子。“村子不大,但房屋很有特色,”后藤先生的照片里,白倮族的民居形似傣家竹楼,只不过一楼不养家畜而是空置。

02 白倮族民家 后藤先生 摄

白倮族的民居 后藤先生/摄

环视一圈,后藤先生找到了一位正在晒太阳的村民,他激动地上前搭话,无奈自己不懂方言,村民又不会普通话,尝试了各种方法后,两人边写汉字边用肢体比划,大概了解了对方的意思。村民对这位外国人的到来给予了热情欢迎,并带他去到村长家,向村长说明后藤先生的来意。

夜幕降临,山村格外安静。后藤先生决定在村长家借宿一晚,村长端上几碗农家菜,一大杯自酿酒。大家围坐一桌,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间,已是饭饱微醺。

次日,刚从宿醉中缓过劲来,后藤先生便迫不及待地在村子里拍照。对陌生人充满好奇的孩子们、带孩子散步的母亲、年轻男子……身穿白倮族民族服饰的男女老少都能在他的照片中找到。

03 白倮族儿童 后藤先生 摄

白倮族儿童 后藤先生/摄

04 白倮族母亲和孩子 后藤先生 摄

白倮族妇女和孩子 后藤先生/摄

从照片中能看出,白倮族服饰配色简朴,但绣着繁复的图案符号,还各有讲究。白倮族女性服装祖母辈的镶龙纹,父母辈的绣X、S形,已婚未育的,在花裙上绣上睡着的S形红线纹;少女的裙子,则以圆点为主,还有圆形、三角形、正方形、菱形的图案。男性的服饰相对简单,一二米长的头帕圈起戴于头上,黑白相间的条纹呈井字形,上衣色彩朴素,多数是黑、白、蓝三色搭配,看上去古朴大方而美观。

05 白倮族男性 后藤先生 摄

白倮族男性 后藤先生/摄

看似简洁却不简单的图案,却代表着天地万物,星星、太阳、月亮、河流、荞麦……大自然里一切与他们有关的东西,都在他们的服饰上有所体现。

 拍下傈僳族服饰 近距离感受民族文化

探访少数民族村落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刚开始因为语言不通他碰过不少壁。很多村民都觉得来了个拿着相机的“怪人”,完全不理睬他。不过,他有时也会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有机会近距离体验少数民族文化。

后藤先生去到长江第一湾附近的丽江石鼓镇寻访傈僳族时。在客栈办理入住手续时听闻客栈老板要带四五个年轻人参观附近一个傈僳族的村落。“我可以加入你们吗?”后藤先生语气真诚地询问,生怕被拒绝,还拿出相机向他们展示自己拍摄过的作品,受到了大家的欢迎,约好明早一起出发。

06 石鼓镇清晨的景象 后藤先生 摄

石鼓镇清晨的景象 后藤先生/摄

“天蒙蒙亮,客栈老板开着皮卡车带我们进山,我们坐在货架上,一边抓着车上的栏杆,一边聊着天。”大家都对即将见到傈僳族村落很是期待。 

07 大家乘坐皮卡车去探访傈僳族。后藤先生 摄

大家乘坐皮卡车去探访傈僳族村落。后藤先生/摄

摇摇晃晃一个小时左右到达了目的地。村子在半山腰上,海拔比较高,当地村民因地制宜饲养了牦牛,用牦牛奶来制作奶酪,算是当地特色。

08 高山草甸 后藤先生 摄·1

高山草甸 后藤先生/摄

09 高山草甸 后藤先生 摄2

高山草甸 后藤先生/摄

10 高山草甸 后藤先生 摄3

高山草甸 后藤先生/摄

当时正值盛夏,山上并没有积雪,参观美丽的高山草甸后,一行人来到一位村民家中,热情的村民为所有人倒上了直接用牦牛奶制作的酥油茶。

11 傈僳族村民 后藤先生 摄1

傈僳族村民准备酥油茶 后藤先生/摄

“茶偏咸,牛奶味十分重,喝第一杯觉得挺好喝,刚喝完马上又被续满了,村民的盛情难却,又喝下了第二杯和第三杯。”一路的颠簸让浓郁的奶味在后藤先生胃里翻腾,至今他也没能忘掉那三杯酥油茶的浓郁。

12 傈僳族招待宾客的酥油茶 后藤先生 摄

傈僳族招待宾客的酥油茶 后藤先生/摄

不断地与身边朋友说中文,不停去寻访少数民族村落,他的中文越来越好,也积累了些许拍摄“窍门”。现今,他会先在地图上选定少数民族村落,再选好时间去参加当地的集市。“很多少数民族都会来赶集,我就可以直接拍,很方便。”

“每次拍摄完照片,我都会在最近的镇子上洗出来,尽可能把照片送给被拍摄者,”在后藤先生看来,照片可以记录美好,很有意义。 

学中文到教日语 鼓励学生开口讲

除了是一位优秀的摄影师,后藤先生还是一位深受学生欢迎的日语教师。2009年,经朋友推荐,他成为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的教师,负责教词汇、作文、口语等课程。2013年起,他又在云南民族大学继续教学生涯。 

学校改变,不变的是他的教学理念。他常和学生说“语言学习和做运动是一样的”,光是把书上的记下来是不行的,只有开口讲话、互相练习的时候才能算是开始学习语言,最重要的是不能畏惧开口说话这件事。课堂上他鼓励学生互相练习,课后让学生录一段自己读的文章,边听边录下改正意见,再返给学生。

“如果学生因为我的课而更加了解日本就好了。”后藤先生的心愿很简单,看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去日本旅游,慢慢地认识日本,他觉得自己的梦想实现了。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云南民族大学开设了网课,有时信号不好,后藤先生还是更喜欢与学生面对面交流,他期盼疫情尽快结束,早日见到他那群可爱的学生们。

教学之余,他喜欢走进书店独享一段静谧的阅读时光,偶尔也约上三五好友去打羽毛球,或是择一酒屋小酌几杯。受疫情影响,这些娱乐活动不得不搁置,后藤先生打趣说:“我都长胖了,得去莲花池公园跑跑步,不然裤子要穿不下咯。”

当然,后藤先生也期盼着摘下口罩踏遍云岭山河,继续探访隐匿在各个角落里的少数民族村落。从西双版纳到长江第一湾,他走过了云南大大小小百余个少数民族村落,拍摄了数千张照片。这些照片不仅记录下云南少数民族服饰的美,更承载着背后许许多多生动的故事。(昆明信息港 实习记者谭杰文)

英文稿件:

Goto Hiroto records the beauty of ethnic costumes with his camera 



编辑: 谭石艳 责任编辑: 钱嘉榀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