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政委的新“战场”:“昆明好人”田家任带领乡亲们引水修路办实事
2019-09-18 08:22:19      来源:云南日报

退休了,他就回来了,在山沟里一呆就是17年。

村里人,无论老小,都亲切地称呼他“田老爹”。

“田老爹”名叫田家任,昆明市五华区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中心军休干部,如今已是古稀之年。

1945年,田家任出生在宣威,新中国成立后,他上过小学,初中辍学,在生产队当过记分员、会计。

“大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了,母亲就不敢再让我去当兵了,但我还是积极争取参了军。”田家任如数家珍地讲述着自己的参军史。1964年入伍公安部队,在安宁驻地保卫电台。在连队干过文书,曾任指导员、组织股长、团政委、师政委等职务。

2000年,田家任从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政委岗位上退休后,被单位返聘。2002年,57岁的田家任提前结束返聘期,从昆明市区带上家当来到妻子的老家——安宁市草铺街道邵九村委会大箐村民小组居住,他的目的很单纯:照顾80多岁的岳父。

在村里呆了一段时间后,碰上了干旱,村民们吃水困难。“看到那个人背马驮的场景,我就想,在战场上喝水困难,在和平年代也如此艰难,这种状况必须改变。”田家任说。

说干就干。田家任独自一人背着小背篓,拄着棍子,带着砍刀,披荆斩棘,几个月里把村子周边的山沟摸了个遍,只为寻找一股好水源。

“一开始,村民们以为这位师级大领导是耍花架子,后来看老人家是来真的,就跟着他一起找起水源来。”大箐村小组党支部书记严永春说。

“那个时候也没想太多,就是想早一点找到水源,让乡亲们早点喝上干净水。”田家任回忆说,最后,终于在离村子直线距离3公里远的地方找到了水源。他就到街道办、村委会报告协商,协调施工力量。

正在施工紧张开展之际,田家任突发应急性胃溃疡大出血,村民们赶快将其送到医院。在医院住了几天,老人家放心不下引水施工工程,悄悄出院赶回了工地。

在老政委的鼓舞和带领下,全村老小齐上阵,经过半年多的紧张施工,2006年12月,约3公里长的输水管翻山越岭,蜿蜒接到了村小组,那一刻,这个30多户130多人的小山村沸腾了。

2007年以前,大箐村没有一条可以通车的机耕路。村民们祖祖辈辈都是靠人背马驮来解决春种秋收。那年秋收前,老政委不知从哪里协调来了挖掘机,在隆隆声中,机耕路修建工程开工了,村民们有的主动让出被占土地,有的背上镐头、铁锹,一起投入战斗……没多久,一条平坦的机耕路就从山腰村组通到了山脚下的上百亩良田。

看着村子里的硬件设施一天比一天好,老政委又开始琢磨起村里的精神文明建设。他和村干部们商量几次后,开始组织过重阳节、妇女节,如今,这两个节日已成为村里的大节日。每年重阳节,他用自己的退休金给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包红包;靠在部队学得的一手修理手艺,常常义务为村里人家安装、修理水路电路等;自家一部小轿车跑成了村民的“顺风车”……天长日久,田家任成了村民眼中的主心骨、好心人,还被安宁市、昆明市先后评为“安宁好人”“昆明好人”。

“不愧是老革命、人民子弟兵的好榜样,田老爹做事来真的,为村民办了很多好事实事。”村民常信科多年来把田家任的一言一行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就是这么一个好心人、热心人,在家风建设上却“毫不留情”。田家任在部队医院工作时,医院曾有政策,职工家属有残疾者可酌情安排工作。田家任的二儿子右腿膝盖以下截肢,本可享受照顾政策,可老人家怎么也不干,“我的儿子安排了,那么多医院职工的家属怎么安排?我怎么管理大家?那样我说话腰杆子就不硬气了。”那一年,二儿子在大理出车祸,田家任因为在迪庆参加演练没能及时赶到,后因贻误最佳治疗时机,儿子右腿膝盖以下截肢,落下终身残疾。这件事至今让老人家感到亏欠儿子。(云南日报 记者左超)

编辑:钱嘉榀 责任编辑:孙红亮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