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荞明家人不知道什么是“躲猫猫”(图)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2-24 19:54:03进入社区来源:玉溪新闻网

涉赔偿方案

李荞明母亲泪流满面

李德发失儿之痛溢于言表

李玉梅眼神黯淡

  进入“躲猫猫”专题

  →进入论坛讨论

    1月30日,24岁的红塔区北城镇青年李荞明因盗伐林木被刑拘,进入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2月8日下午受伤住院,4天后在医院死亡,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晋宁县公安机关2月12日给出的解释是,当天李荞明受伤,是由于其与同监室的狱友在看守所天井里玩“躲猫猫”游戏时,遭到狱友踢打并不小心撞到墙壁导致。

    经过媒体报道,该起被网民称为“躲猫猫”的事件,越来越被各界所关注。

    2月20日下午,本报记者前往红塔区北城镇大石板村椒园38号李荞明家,了解其家人近况。

    父亲不知道什么是“躲猫猫”

    当天下午3时许,记者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了李荞明家,当时李荞明家里坐满了人,亲属、警察、记者,这让两层小木楼所围出的院坝有些拥挤。44岁的李德发抽着水烟,眼睛浮肿,失儿之痛溢于言表。

    据李德发回忆,儿子李荞明12岁小学毕业后,由于家庭困难,加之不爱读书,便留在家中帮家里干农活。随着李荞明逐渐长大,家里的生活重担也逐渐转移到了他身上。今年大年初四,李德发得知,李荞明和村里其他5个人到山上偷砍了几棵树,于大年初三被晋宁县森林公安局抓获,并关在了晋宁县看守所。接到看守所通知后,大年初九,李德发和亲友一起去看守所探望李荞明,但没有被获准探视。正月十四晚上,看守所通知李德发,说李荞明因颅脑出血已被送往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正月十五凌晨两点左右,李德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当时他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头部有伤,右头部有血迹,见到我一句话也没有留就走了。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德发哽咽地说。

    “我向看守所询问,可看守所一直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第一次他们告诉我,儿子是在玩‘躲猫猫’游戏时被狱友推倒在墙上撞击致死,但第二次他们又告诉我,我儿子玩的游戏是‘瞎子摸鱼’。我们绝不相信我儿子是玩游戏死的!我们农村人活了一辈子也不知道什么是‘躲猫猫’或者‘瞎子摸鱼’。我儿子那么老实的一个人,过年时被抓进了看守所,我不相信他还有心思玩游戏!”李德发抹着泪说。

    “找不到他的照片。”记者希望能看看李荞明的照片,可李德发在家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无奈之下,只好拿出了李荞明的身份证。“你们不要拍照了。”突然,李荞明的母亲从记者手里夺走了身份证,然后抹着眼泪钻进了低矮的厨房。

    未婚妻不知该何去何从

    李荞明的未婚妻李玉梅比他小两岁,两人出生在同一个村子,从小青梅竹马,感情非常深厚。“虽然他现在不能给我些什么,但我相信生活总会好起来的。”提起未婚夫,李玉梅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非常难过,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为了两人的婚事,两家人从年前就把彩礼准备齐全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离婚期还有三天时,李荞明却撇下李玉梅,离开了人世。

    对于自己的未来,李玉梅感到很茫然,不知今后该何去何从。

    村民认为砍几棵树不至于死

    在李荞明的家中,几位村民表示,平时村里也有人去山上砍树,也有被罚的。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罚款200至300元,第三次拘留一定时日。没想到这一次李荞明就因为砍了几棵树,一个活蹦乱跳的青年小伙子说不在就不在了。“靠山吃山,砍几棵树不至于死啊。”村民李大爷说。

    一名在大石板做木工的晋宁县人陈某某说:“他(李荞明)违法是该罚,可是也不至于死啊。”陈某某说,之前大石板也有部分砍伐者被晋宁公安机关拘留过,但因砍树而致死的只有李荞明一个。

    现要求赔偿25万元

    “一伙二三十岁的人,怎么还会在看守所里玩只有小孩子才会玩的游戏,就算真的玩游戏,谁也不可能把自己撞得如此严重!再说,李荞明从小到大都没有玩过‘瞎子摸鱼’的游戏,怎么会和狱友在一起玩呢?”对于此前晋宁县公安机关给出的解释,李德发及其亲友都不认同,他们猜测,李荞明之所以受伤,是遭到毒打所致。

    “我们要求晋宁公安部门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李荞明的表大爹陈本平说。他说,通过商量,他们对晋宁公安部门提出了三点要求:一、一次性赔偿40万元人民币。二、晋宁公安方面要求火化遗体,他们目前不同意,等尸检报告出来后,有一个明确说法才能同意。三、反映一下家庭困难,希望公安部门考虑。

    目前由于双方协商多次仍未能达成一致,李家又拿出“第二方案”,“要求等尸体检验报告出来后,对检验结果基本相符和满意(的情况下),根据本地习俗,安葬费要求赔偿人民币25万元。”陈本平说:“我们综合考虑后,觉得公安局既然不赔偿40万元,也不答应把李荞明的遗体运回家乡安葬的要求,那就一次性赔偿我们丧葬费25万元好了。”

编辑:韩焕玉  责任编辑:韩焕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