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2021-11-29 14:34:57      来源:科技日报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

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

“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精神

在1988年被媒体报道以前,很少有人知道于敏是谁,更少有人了解他在做什么。中国的“氢弹之父”于敏之子于辛说:“我们从没问过他在做什么,他也从未告诉过我们,后来才知道他从事的‘秘密工作’是研究氢弹。”

“他是一个严谨、认真的人。在从事核武器的理论研究过程中,他一遇到大问题,就会将其分解成各种小问题,陆续找出其中的关键点,把每一个物理参数互相联系起来,直到理论被认证。”于辛说,大家缺什么知识或者要往这个方向发展,父亲喜欢总结理论知识在黑板上“敲重点”,甚至还将自己的理论编成讲义进行讲解。

谈起父亲,程开甲之女程漱玉说:“1969年,首次地下核试验成功后,为了掌握有关地下核爆炸的第一手材料,程老等科学家下定决心进入地下爆心去考察。当时,考察爆心属头一次,谁也不清楚有多危险,但他们做好简单的防护措施便进入直径只有80厘米的小管洞中匍匐前行。最终,科学家们通过仔细观察、测试,获取了许多一手资料和数据。”这项事业,正像彭桓武先生题赠所说,“集体集体集集体,日新日新日日新”。

“舍我其谁”到无畏的责任担当

从原子弹试验成功到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科学家们取得的成就是辉煌的,但工作条件之艰苦却难以想象。

于辛说,父亲于敏年轻时就有胃病,1970年去了青海221厂(当年的核武器研制生产基地),高原反应加上工作紧张,他的身体更加虚弱。“人家说青海有221厂,而他有‘112’或者‘122’胃病,因为在当时的条件下,他早上只能吃一两,中午吃二两,晚上吃二两,身体也垮得很厉害。”他说。

由于过度劳累和精神压力大,半年后于敏回到北京的当晚便休克了。“那时我刚上小学,母亲带着我去探望父亲。”此刻,于辛眼眶泛红。那一次,于辛和母亲终于有机会探望于敏——像于敏一样,参与“两弹一星”科学事业的科学家们,为了从事这项“秘密工作”,甘愿隐姓埋名,甚至连身边最亲的人也无法陪伴,“还好那一次,父亲生病时母亲也在身边。”

“誓干惊天动地事,甘做隐姓埋名人”。虽然在极有限的时间里与功勋后辈们对话,大家却能感受到,那时候的科学家们在无比艰苦的条件下,依然心系祖国、心系人民。(科技日报 记者李迪 陈科)

编辑: 马兴亮 责任编辑: 孙红亮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涉未成年人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