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藏”着一个绣球属和蔷薇属活体植物基因库的“秘密花园”
2021-10-14 14:19:25      来源:昆明信息港

离云南昆明不远的阳宗海畔,有一片占地1300余亩的月季和绣球花田,这里取名“南国山花”,每年5至7月间,能有幸欣赏到这片无边无际绣球花海景观的游客都感慨——置身其中满眼都是美景,是可以忘记一切的“治愈系”花海。

如今,COP15盛会正在云南昆明举办,这片经过9年时间,把一个山头建成一片花山的南国山花庄园,可谓是云南生物多样性的一个缩影,园内收集展示的蔷薇、绣球属植物达成百上千种,部分花卉品种经过园主的精心研发栽培,已在国内外获得新品种权。园内还成功引种了南半球木本花卉,整座花山一年四季花开不断。

看着这满目的花田、闻着花朵的芬芳、听着花儿的吟唱,置身其中者一定会忍不住想惊呼——这颜料与颜色组成的大地画卷,是谁第一个拿起了巨大的画笔,把一片普通的人间,孜孜不倦地绘成了仙境。

南国山花的园主叫杨玉勇,已年过六旬。记者见到他的当天,杨玉勇说:“我明天要去独龙江了,之后去西藏,这段时间正好是蔷薇花期,要去找花的种质资源,去拍一些野外的图片,做些验证。我希望在我的余生时光中,在南国山花这片花地里,尽可能多地研植出一些花的新品,为祖国留下点科研成果。”看着这位因常年在外被太阳晒得皮肤黝黑的老人,他本该是可以在家颐养天年的年纪,却还要为钟爱的花的事业奔波。于是,笔者跟随杨玉勇的脚步,悠悠穿行于南国山花一片片花海之间,聆听他讲述南国山花背后那个美丽的花园梦。

现场:山峦只听见绣球花开的声音

每年5-7月,是南国山花最美的时节。清晨,阳光灿烂,湛蓝的天空中,一朵朵浮云悠悠飘过头顶,如宫崎骏动画片中的那极致美丽的卡通画面。在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阳宗镇左卫营,一个叫南国山花的庄园内,大片的绣球花或粉白、或玫红、或紫蓝,或粉红……它们如花的海洋一样,成为铺在山坡上一幅致美的画卷。没有画笔的痕迹,只有颜料的铺张,毫无顾忌地跳跃在田垄间,在明媚的夏日里招摇的摆动着身姿,色泽逼人的干净与清凉,一眼望不到边,灿烂了整座山峦,描绘出一片神奇壮观的夏日景观。

被花海覆盖的山峦下,不远处是一片静谧的,泛着粼粼波光的阳宗海。在山风、丽日、湖水的包围与润泽下,这片足以令人惊艳的绣球花田哗啦啦就展现在世人眼前,加上云南独有的好气候,微风徐徐,构成了夏日里最惬意的时光。于是,在阳宗海风景名胜区附近出现了两个海,一个阳宗海;一个南国山花花海。

此时,只希望时间静止下来,耳畔只有绣球花儿绽放的声音,还有它们簇拥在一起欢歌起舞的模样。而游客好像已幻化成了一只蝴蝶或者一只蜜蜂,无忧无虑地被放飞于花丛之中。只想在花田中寻找快乐,却原来,快乐不用寻找,到处都是!左看一道道亮白,右看一片片黄粉,近处是铺陈的碎紫,远处是汪洋的星蓝……每一朵花都在向世界优雅地眨着眼睛,这里便是南国山花。

园内的绣球花在每年的4-7月间进入盛花期。然而,即便是盛花期,园内游客也并不多,三三两两的游客穿梭于花海中,他们大多陶醉于这如仙境般的花田中,此时已忘却了所有,只有花海、浪漫的氛围、自己和心上人。这个时候,想起高畑勋的电影《岁月的童话》,这不就是那片只会出现在电影里的山坡吗?万花迷离、山水相伴,田园的一切气息在这里被缓缓放大……

争议:门票定370元,太高?

南国山花于2012年建园,如今已经过了9个年头。起初这里的定位仅只是一个育苗育种的基地,如今这一定位仍未改变过。由于多年的连续种植,园区花海渐成景观,慕名而至的人逐渐增多。为控制入园游客规模,也不至于将所有人无情地拒之门外,2015年,南国山花初定了200元的门票。3年前,这里的门票调为370元/人。

据记者了解,这个门票价格,甚至超过国内很多5A级景区,在以花田景观为主的景区中也属于较高的门票价。此价格至今都让很多赏花人望而却步,虽然南国山花离昆明主城区仅不到一小时车程,然而昆明市民对这里的了解知之甚少。

有人问,南国山花370元/人次的门票价包含了什么?其实370元仅包含了入园参观游览的门票和一顿简单的生态餐食。对此,很多游客不解,这么美丽壮观的花田,为何定如此高的门票价将赏花客“拒之门外”?

对此,南国山花行政总监童舟一语道出缘由:“南国山花最初的定位就不是一个让游客进来观花旅游的公园,这里主要是一个科研基地,开展花卉种植研学活动,致力于对植物新品种和专利的研发,准确地说是一个珍贵的种质资源圃种育种基地。公司希望能把主要精力放到花卉品种的研发方面,让园艺工人能更多地把精力投入到花卉的种植及管养上,而不是对游客的管理。”

据介绍,目前园内主要进行三大类植物的种植,包括蔷薇属、绣球属和南非木本花卉的种植,由于其中的绣球属和南非木本花卉成本较高,单支花卉批发价最低为20元,为避免大量游客入园对花卉造成的破坏,因此庄园的门票就定了个“高门槛”。

370元的门票确实让这片壮观的花田不为很多人所知,只是在阳宗海附近安静地开放,而且每天仅通过网络限定100人入园。对于该园所定的这个门票价,南国山花的管理者杨玉勇和童舟直言,并不回避有点故意而为之的意思,他们说:“这么美丽的花田,我们并不是想借着花期挣游客的门票钱。之前有的游客进入园子,会踩踏甚至攀折园内花卉。这个园子主要是以种花和科研为主,园内之所以不设置其他任何过多的娱乐设施,也正是因为我们想把空间尽可能地留给植物,并让植物得到最好的照料。”

由于花海面积较大,且每日不超过100名游客的“极端”限制,对入园游客而言又带来了另一个好处——能入园的游客完全不必担心欣赏花田景观受到旁人干扰。园内除了立着的国旗杆、满目的花田、餐厅区外,只有三五个可供游客休憩的露天亭子,其余未设置任何休闲娱乐的区域。部分花田中设置有标牌,上面写着“科研实验区域请勿擅入”。

童舟说:“此前还有人向我们建议可以在园内布设些照明设施,花期间可开放夜景观光。但我们认为,这些花之所以全露天种植,没有采用大棚,就是希望它们能充分吸收天地之气,尽量减少人为干预,这对植物形成天然抗性也是极好的,露天培育的花,花期能比大棚内的更长。我们想让植物回到最天然、最本真的状态,植物白天进行光合作用,晚上需要充分得到休息,所以不希望有任何人为及光照打扰到植物和花卉的正常生长规律。”

坚守:爱花人的科研梦

说到南国山花,不得不提南国山花的园主杨玉勇。

杨玉勇说:“我开发这片种植园是受到父亲的影响,父亲早年就爱种植月季。1982年我大学毕业,在老家辽宁参加工作,先被分到一个研究所,后来当了5年的机关干部,有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从1988年起开始涉入花卉种植,最初我在老家东北种了10亩月季。后来了解到云南气候较好,就于1998年来到云南。”

因为蔷薇和绣球两个属在中国是全世界种植最广、品种最多、最先进的分布中心,而且早在1200年前的清朝时,这两个属就是作为观赏植物的传统名花,栽培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唐代诗人白居易在诗中就写到“何年植向仙坛上,早晚移栽到梵家。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杨玉勇说:“诗中的紫阳花,就是现在的绣球花。而宋代又称紫阳花为八仙花。因此一直致力于对两个属的种植、种质资源收集和新品种选育。”

回顾起建设之初,杨玉勇说:“蔷薇和绣球属植物对气温的要求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热,需耐干旱,降雨量不能大。所以并不适宜在降雨量大的华南、华东、两广地带栽种。几经考察之后,云南是最佳种植地。1999年注册成立了昆明杨月季园艺有限公司,最初这里还是一片荒山,刚开始种时规划了58亩。我们想,露天种正好符合我们想要种植植物的生长条件,还可以改善大环境。如果搞荒山绿化,只种树,产生不了一定的收益,会很难维持。此外,露天种植相较于大棚而言,节约了大棚建设成本,产量并没有降低多少,而且能露天种植的品种,生命力会很强。尽管靠天吃饭,花的心思会更多,但植物的生长会更环保、更可持续。”

杨玉勇认为,种质资源是育种的基础材料,没有种质资源,育种就是无源之水。为更多地收集、保存,更好地保护和利用野外种质资源,他几乎每年有1/3的时间置身野外。在随后的发展过程中,南国山花不仅引进了丰富的植物种质资源,还在此基础上进行杂交育种,通过自主研发新品种,获取种权收益,展现育种资源优势。

一分耕耘,总有一分收获。而每一分收获,又是一种激励。杨玉勇在原公司拥有的技术基础上成立的昆明南国山花园艺科技有限公司流转土地1300亩。历经9年打造的南国山花科技生态园,建成了100亩的玫瑰谷,集合了中国古老月季园、野生蔷薇园、木香园、现代藤本月季园、玫瑰著名品种园、丰花月季品种园、食用玫瑰园、现代月季园及自育月季品种等蔷薇属9个大类2400余种(品种)。其中杨玉勇的自主研发月季申请知识产权品种达到43个,已获得授权39个。中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切花月季新品种‘冰清’和第一枝在国际上获金奖的月季花都是杨玉勇的杰作。目前,园内收集的蔷薇属中国野生种(变种)达180余种;国外野生种(变种)100余种;中国古品种70余种;现代品种2000余种;获得国内新品种权40余个,肯尼亚新品种权1个。

此外,园内另一个主打品种是绣球属植物。目前南国山花已成为国内绣球属植物最大的种质资源、新品种选育和商品切花生产基地。园内200余亩绣球花有7个品种群,从每年4、5月开始进入盛花期,可一直开花至晚秋的10月。从早花品种大叶绣球品种群、粗齿绣球品种群,到晚花品种圆锥绣球品种群在园内都能寻到其身影,还有四五十种稀缺品种的绣球花集中展示于科研基地内,其中最早的一个品种来自于唐朝。如今,园内有绣球属国内外野生种(变种)有近100种,园艺品种近300种,在国内申请新品种30种,已获新品种权15种;欧盟新品种权3种。

探索:建成国内首个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繁育基地

南国山花园区内除规划建设了月季园、绣球科研及展示区种植两种“国花”外,杨玉勇的种植研发之路也走向了世界——南半球木本花卉种质资源的收集及试验基地,目前已建成高原特色木本鲜切花高效生态生产示范与推广基地500余亩。

想要成功引进种植一种植物,必须了解它的繁殖方式、生长习性,还有原产地的气候环境。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的原产地在南非、澳大利亚等国家。为寻找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在云南适宜生长的土地,杨玉勇在昆明进行了6年实验,最终选择了阳宗海山坡地。杨玉勇说:“气温合适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木本花卉植物不喜水多,一旦大量降雨,山坡地有利于及时排水。木本花卉植物具有对水肥要求不高的特性,对于山坡地绿化美化、石漠化荒山改造也有帮助。”

南国山花的山坡上,几株既像树又似花的奇特植物映入眼帘。杨玉勇介绍,这就是南国山花特有的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根据植物生长的周期和品种的不同,每棵木本花卉植物每年能开出1-6朵花,有时候还能更多,花期较长,花冠较大,可达到10厘米以上,每朵花市场销售价15元-60元不等。植株可以长到三四米高,而且生长周期长,种下一棵可以管10到20年。在山坡地种植木本花卉植物,平均每亩可种植330棵,花龄3年后开始开花,以开花首年每株1朵花,每朵40元计算,亩产值可超过12000元。而且从首次开花起,每年开花数量逐渐增加,到了盛花期,亩产值可超过60000元。

现在在南国山花的种植基地中,4年花龄的 ‘塞尔维亚’已经开花,硕大的花冠直径超过15厘米,花瓣尖端呈红色,花期长达1-2个月。将来,南国山花除了种植、销售木本花卉植物外,杨玉勇还打算在园中建设一个木本花卉植物园,对100余个品种进行集中展示。

通过这些年的坚持,杨玉勇把4个科9个属共300多个品种从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引入昆明。经试种,有包括帝王花等100多个品种成功栽种,并开始适应区域推广和新品种选育,这些木本花既可做成切花和干花销售,还可成为荒山绿化的好产品。

杨玉勇介绍,南国山花的南半球木本花卉种植区域建起来后,成为了国内首个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繁殖、培育基地,而且已实现量产,其中包括如噢拉花属、银树属都较容易种植,且收益好,推广面积大。南国山花生态都市农庄还成为昆明首批获得“都市农庄权益证书”的9座农庄之一,农庄依托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月季、绣球花等花卉,实现了集科技、研发、展示、种植、销售于一体。

如今,年过六旬的杨玉勇仍在随时奔忙于野外收集种质资源,研发新品种,并努力实现新品种权收益达到园区总体收益的50%及以上的发展目标。他同时也在筹划出版《中国蔷薇》、《中国绣球》两册书籍,准备把自己20余年种植繁育花卉的技术转化为文字,指导更多的人科学种植,美化家园。

“花是一个美丽的事业,我想在云南昆明这片土地上,通过自己的种植经验和科研成果,多为祖国培育出一些自主研发的花卉品种,把美丽传承下去。我的目标是把蔷薇属和绣球属做成中国最全的植物基因库,让明媚的花园,取代凄凉的荒地,助力春城的生物多样性锦上添花。”杨玉勇说。(昆明信息港  记者杨雁/文  天天/图)

编辑: 孙红亮 责任编辑: 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涉未成年人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