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保山“乔老爷”的穷途末路
2021-09-16 23:43:58      来源:“​清风云南”微信公众号

云南保山,古谓“永昌”,意喻昌盛平安,曾是南方丝绸之路咽喉要冲,现仍是滇西政治经济文化重镇。在保山中心城区,坐落着一片与周边建筑格格不入的仿古建筑群,占地10余亩,高门巨柱,雕龙画凤,奢华尽显。这座壁垒森严的宅院,正是当地黑恶势力孕育壮大的“风暴眼”,它的主人也有着与之相称的名号——“乔老爷”。

“乔老爷”真名乔永仁,1952年出生于保山市隆阳区兰城街道下沙河村。在保山,这位“乔老爷”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起他的所作所为和斑斑劣迹,当地百姓无不闻之色变、深恶痛绝。

乔永仁(左)与乔连佰(右)

欺行霸市、欺压群众,30余年作案近300起却始终逍遥法外

乔永仁幼年生活十分艰苦,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回家,15岁开始打工。上世纪80年代初,他看准腾冲边贸开放的商机,投身木材加工业,随后又转投汽车修理业,与长子乔连佰、次子乔连万先后经营多家汽车修理厂。

曾经的艰苦岁月,并未在乔永仁心中种下勤劳致富的种子。经营汽车修理厂的同行回忆道:“他家从来不管什么规矩,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三言两语不合就动手打人,很早就开始欺行霸市了。”

2001年7月的一天,保山城郊的320国道沙河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人电话联系汽车修理厂进行施救。正当该厂的几名员工准备将车辆拖回时,乔家修理厂的3名员工也赶到现场,叫嚣要将车辆拖回自家修理厂维修。双方先是爆发口角之争,随后乔家员工一通电话叫来了十几个人,手持钢管、刀具二话不说就冲向对方员工……

这起聚众斗殴案导致双方多人受伤,在保山轰动一时,乔家也“一战成名”。后来,只要提到乔家,大家都说“不得了,惹不起,能躲就躲”。正是通过暴力打压竞争对手,乔家攫取了一桶桶“黑金”。

2000年后,乔家陆续成立数家企业,涉及小额贷款、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等。乔永仁利用骗取的3450万元贷款支持乔连佰成立汇众小额贷款公司,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为追索非法债务,他们先后培植3个团伙,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进行暴力、“软暴力”讨债,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了巨额财富。

在保山,乔家不仅对同行和竞争对手心狠手辣,对妨碍自身利益的无辜百姓也毫不手软。2009年,乔永仁看中保山市辖区内水文条件较好的地界,决定动工修建水电站。开工后,因被占用耕地和山林的补偿款没有按约定期限兑付,村民多次到施工现场讨要。

一天,村民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到施工现场开会协商补偿事宜。当20余名村民代表如约前往时,乔家的施工负责人却只字不提补偿事宜,反而要求村民对阻止水电站施工、影响工程进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并拿出协议书要求村民签字画押。

“我看了一下协议书,就算真想赔,这辈子不吃不喝也挣不着这么多钱!”村民对无理要求当场表示了拒绝。双方僵持不下时,现场突然冲进几辆车,下来的人每人握着一根五六十厘米长的钢筋。还没等村民反应过来,凶器就已经朝他们挥去,造成多人受伤。由于害怕乔家的恶名和势力,受伤村民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恶行累累,罄竹难书。盘踞保山30多年,作案近300起,以乔永仁及其部分家庭主要成员为主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逐步坐大成势、称霸一方。令人不解的是,面对受害群众的多次反映,“乔氏家族”为何总能全身而退、逍遥法外?

云南保山“乔家大院”一会客厅

金钱“围猎”、伞黑勾结,公安检察领导甘愿鞍前马后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乔家之所以能长期为非作歹肆无忌惮,少不了可以依靠的“大树”和为其开道的“贵人”。

2005年12月,乔连万带领一帮手下到饭馆就餐,因对邻桌客人看不顺眼,无故挑起事端造成对方3人受伤。案发后,公安机关以刑事立案进行侦查。而此时,乔连万还在缓刑考验期。

几天后,本应受到两案并处的乔连万,在赔偿受害人医疗等相关费用并缴纳200元治安罚款后,又如没事发生一般出现在保山街头。

为何乔家人能逃避法律制裁?原来,案发后时任保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隆阳公安分局局长普兴旺很快接到了乔家父子的电话:“我家乔连万在饭馆被人打了,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放下电话后,普兴旺立即安排下属对此事进行了轻描淡写的“处理”。

堂堂公安局长为何甘愿为乔家鞍前马后?实际上,普兴旺与乔连佰已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逢年过节都会收到乔家送上的红包、礼品,久而久之成了乔家的“保护伞”。他多次为涉嫌暴力犯罪的乔连万说情打招呼,徇私枉法、干预办案。

随着生意版图的扩张,乔家面临的各种经济纠纷也逐渐增多,奉行“拳头主义”的乔永仁也在寻求更为“合法”的途径解决问题,而首要的任务就是结识和拉拢政法系统的领导干部。

为和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陈玉华搞好关系,乔连佰主动让女儿给陈玉华当干女儿,双方互称“干亲家”,陈玉华则称乔永仁为“干爹”。多年来,陈玉华公开充当掮客,为乔家结识公职人员和笼络各方关系牵线搭桥、奔走卖命。

在一起合同诈骗案中,就有时任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处长张迅、省人民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张有贵、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高云、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李术尤等数名政法系统领导干部为乔家提供帮助。据查,这些政法干部收受乔家贿赂几十万至一百余万元不等,严重破坏法律公平正义。

不唯政法系统干部,乔家还以邀约吃饭、喝茶、打牌、搓麻将等方式,百般讨好其他部门的一些公职人员。逢年过节、红白喜事,都会根据职务高低向这些人奉送数额不等的礼金和贵重物品。为解公职人员“燃眉之急”,乔家总能“不计回报”地“慷慨解囊”,以借贷之名行行贿之实,将彼此系于一根绳上。经查,乔家向公职人员行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00余万元,向个人行贿最高一笔金额达200万元。

在吃吃喝喝、拉拉扯扯和金钱的巨大诱惑下,65名公检法系统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一步步成为乔家政治利益上的同盟者、经济利益上的共享者和逃避法律打击的庇护者。

其中,保山市委原副书记、市政府原市长吴松,在任职期间4次收受乔永仁贿赂共200万元,以及价值27万余元的金条,为乔永仁办理土地规划调整等事宜提供支持与帮助;保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杨建洪,收受贿赂、干预司法,为乔永仁涉法案件提供帮助、站台撑腰;保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副局长朱剑平,先后收受乔永仁、乔连佰父子贿赂226万元,为乔家在获取政府工程和土地开发等方面大开方便之门;更有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省招生考试院原院长朱华山,收受乔永仁贿赂近百万元,为乔永仁及其重要关系人的子女入学事宜说情打招呼……

“乔家大院”大门

强力扫黑、“打伞破网”,幸福安全生活环境重回保山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云南省委坚决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深入整改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云南开展“回头看”时指出的问题,彻查“乔氏家族”涉黑案件。

云南省纪委监委、省委政法委统筹指挥、精心部署,保山市成立了以市委书记为组长,纪委监委、政法机关的主要负责同志为副组长的专案组,抽调各系统精兵强将,强力扫黑除恶、“破网打伞”。纪检监察机关开辟4个战场,100余名纪检监察干部开展跨区作战;公安机关抽调8个州(市)100余名民警成立若干小组,分赴多个州(市)和省外调查取证、抓捕嫌犯……

黄粱一梦终须醒,无根无极本归尘。2020年11月24日,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乔永仁、乔连佰、乔连万等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骗取贷款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等一案。经一审宣判,乔永仁、乔连佰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拘役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至此,“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宣告覆灭。

与此同时,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乔氏家族”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目前已有216名公职人员受到查处,其中28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法律处罚,40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另有35人纪检监察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自己做错了事、做了坏事,不是没有报应,现在时间就到了。”留置期间,早已预料到苦果将近的普兴旺向办案人员如此感慨。

“党和国家扫黑除恶,对我们农民来讲是特大好事。‘乔老爷’倒了,咱们上街赶集也好,出门打工也好,心里都踏实多了!”得知“乔氏家族”受到应有惩罚后,曾经深受其害的村民难掩激动之情。

“现在在保山,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吃过饭到公园散个步,幸福感、安全感大大增强了。”谈到如今的生活,曾被乔家滋扰的汽车销售店负责人满意地说,“不用担心有人到店里找茬,治安环境、营商环境越来越好。”

“乔氏家族”案件涉案人员达500余人,涉黑资产33.8亿余元,是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查处的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最多的案件。如何守护好来之不易的治理成果,防止黑恶势力卷土重来?

“黑社会性质组织之所以能够坐大成势、胡作非为,关键在于被‘围猎’的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为他们站台撑腰,除恶务尽必须清除混迹在党员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保山市纪委监委第七审查调查室工作人员说,“我们将坚持惩治腐败的力度不减弱、零容忍的态度不改变,坚决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切实守护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

在严惩腐败的同时,保山市围绕该案开展了“七个一”以案促改工作,即:一次以案促改专题教育、一系列警示教育活动、一次专题民主生活会、一次大讨论活动、下发一批纪检监察建议书、建立完善一批规章制度、出台一份修复净化政治生态的意见。今年以来,全市各级党组织共开展警示教育专题民主生活会183场次,开展警示教育活动2907场次。同时制定出台《保山市禁止县(市、区)党政正职违规干预重大投资监督办法(试行)》《保山市政治生态分析研判工作暂行办法》等一批制度规定,推动标本兼治。

黑恶势力阴霾消散,人民群众重新拥抱安居乐业美好生活。图为云南省保山市大寨村傣族妇女正在合作社学习织布。王龙芹/摄


编辑: 俞逍 责任编辑: 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涉未成年人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