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禁毒警 父子双英烈
2021-04-03 09:11:12      来源:云南日报

2021040301_res03_attpic_brief

父亲张从顺。

2021040301_res07_attpic_brief

小儿子张子权(右一)与家人合影。

在祖国西南边陲、禁毒前沿临沧市,有这样一个家庭——一家5口,4人从警,两代英烈。父亲张从顺是镇康县公安局军弄派出所原所长,1994年在侦办一起跨国贩毒案中勇斗毒贩,遇毒贩暴力反抗引爆手榴弹,为保护战友不幸壮烈牺牲,被追授“二级英雄模范”、革命烈士等称号。张从顺牺牲后,妻子彭太珍含辛茹苦,将3个儿子培养成为人民警察。2020年12月15日,身为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的小儿子张子权,在办理一起跨国境跨省区重大涉疫专案中突发疾病牺牲。这对戍守边疆的警察父子用宝贵生命书写了为党和人民尽忠职守、无私奉献的家国情怀。

身为人民警察,父子俩舍生忘死、前仆后继

在人民的利益受到威胁时,张从顺、张子权父子挺身而出,把个人生命安危置之度外,用生命捍卫忠诚。

1994年8月31日深夜,一个境内外相互勾结的武装贩毒团伙准备到内地贩毒,正在热水河村查处赌博案件的军弄乡派出所所长张从顺接到情况报告后,带队设伏抓捕毒贩。9月1日凌晨1时许,张从顺带领战友与毒贩展开殊死搏斗,不料毒贩在黑夜中拉响藏在腰间的手榴弹,身受重伤的张从顺因失血过多而壮烈牺牲。

张从顺牺牲后,妻子彭太珍一人含辛茹苦将3个儿子培养成才,考进了公安队伍。然而命运多舛,2020年12月15日,小儿子张子权在“11·04”重大涉疫案件发生后,主动请战加入专案组,连续坚守20多个日夜,终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不幸牺牲。“如果重新选择,我仍然支持他们当警察。”小儿子张子权牺牲后,彭太珍依然坚定地说。

“要怕死,如何做警察!”张子权生前常这样说。他曾多次卧底毒贩身边,在枪口利刃下周旋,在野外风餐露宿蹲守,经历过数次命悬一线的生死考验。

在军弄乡,哪里有情况、有危险,哪里就有张从顺的身影。一次,他接到群众报告发现两名毒贩,一口气赶了10多公里山路,追上手持匕首企图夺路逃窜的毒贩,并赤手空拳制服对方,缴获毒品1400克。

在查办案件时,父子俩总是冲锋在前。在查获一起盗窃耕牛案时,张从顺三次走山路沿途寻访到耿马县孟定镇,步行路程300余公里,被群众称为“铁腿公安”。为侦办一起生产制造K粉原料的团伙案件,张子权冒着生命危险在原始森林蹲守跟踪20余天,终于找到制毒窝点。在禁毒岗位的9年里,他先后参与缴获毒品27.7吨,用青春和热血践行了“边疆多缉一克毒,内地少受一分害”的铮铮誓言。

“一门两忠烈、忠勇荡乾坤。”这是对父亲遗志未竟事业的继承,更是对忠诚警魂红色基因的传承。正如张子权生前所说:“我没有刻意去选择这条(从警)路,感觉自己就是要当警察,这份职业相当神圣,一定要做好。”

身为戍边卫士,父子俩用生命筑起安全屏障

临沧是云南禁毒前沿阵地,边境管控任务艰巨。张从顺、张子权父子俩不惧危险、不畏牺牲,扎根边疆、为国戍边。

张从顺从小就有一颗赤诚的报国之心。1969年,他响应号召参军入伍,在部队历任副班长、班长。1975年从部队复员后在镇康县中心商店工作,尽管已担任到了主任,却毅然放弃优渥条件,于1982年主动申请调到镇康县公安局工作,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他只身来到军弄乡创建军弄派出所,并且一呆就是12年,为守护祖国边疆安宁作出自己的贡献。

军弄乡靠近边境线,治安复杂、跨境违法犯罪时有发生,特别是武装贩毒分子更是穷凶极恶。张从顺常年累月奔走在村村寨寨,踏遍军弄乡的山山水水,全乡8个村公所71个村寨,方圆35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都留下他的足迹。

“不坚守,哪有安宁?”在国家利益面前,在祖国边境线上,张子权坚守一线、不畏艰险。2020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出差在外的张子权得知单位要组建抗疫禁毒先锋队,第一时间主动请缨,毫不犹豫在请战书上签上名字、按下红手印,义无反顾奔赴临沧市任务最重、条件最艰苦的防疫卡点,在那里连续坚守了30余天。

在侦办一起重大涉疫跨国违法犯罪案件时,张子权与战友辗转多地,日均行程达2000多公里,在30多度的高温下身着防护服和尿不湿,连续奋战22天,成功突破关键人物,快速查清案情。战友们一度发现他脸色发白、面容憔悴,劝他休息,他却摆手拒绝,随即又投入工作。超强度的连续作战,让他倒在了岗位上,匆匆走完了自己36年短暂而壮烈的一生。张子权用生命中最后的坚守,诠释了人民警察的神圣涵义。

身为共产党员,父子俩始终铭记初心使命

无论是早年牺牲的张从顺,还是刚刚离去的张子权,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中共党员。

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是国务院首批授予“模范禁毒支队”称号的单位,在其党建室里张贴着张子权的党员承诺:“高标准、严要求、争进取”。短短9个字,诠释了他对党的事业的执着追求。

张从顺生前是军弄乡党委委员,在抓好治安工作的同时,积极为军弄乡的经济发展献计出力。在他的倡导和推动下,军弄乡的橡胶种植初具规模,柚木种植方兴未艾。当他牺牲时,全乡已种植橡胶9000余亩,优势逐步显现。

相似的故事也在儿子张子权身上重现了。脱贫攻坚战刚刚打响,张子权就申请驻村工作,与两名同事住在仅10平方米的房间里,一干就是13个月。他带领群众想办法、找出路、谋发展,劝说并协助近600户村民拆除危房重建新房,积极协调申请扶贫贷款,大力发展养殖种植业,发动亲友为贫困学生捐资助学。当他离开时,帮扶村的村容村貌、群众生活都发生了明显变化。得知他牺牲的噩耗后,村民们伤心不已。

任何时候都不忘自己是共产党员、是人民警察,张从顺在担任军弄派出所所长期间,一手抓法制教育,一手抓治安治理,扎根派出所10余年期间,军弄乡治安、刑事案件查破率均在90%以上。儿子张子权也一样,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他嫉恶如仇、除暴安良,为彻底铲除当地的黑恶势力,走遍了37个村、58个村民小组,辗转多个市县,走访千余名群众,最终成功侦破全市涉案人数最多、情况最复杂的黑恶大案。

“一定要做一个好人”,这是张子权在父亲张从顺墓前立下的誓言。生活中,母亲彭太珍也用实际行动教导儿子们自觉为社会作出贡献和表率。无论身在哪个岗位,只要人民群众有需要,张从顺、张子权父子总是主动伸出援手;在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威胁时,总是挺身而出、不畏艰险,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用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践行着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传承良好家风,父子俩艰苦奋斗、舍小家顾大家

张从顺清正廉洁,生活简朴,妻子无正式工作,3个孩子都在读书,还要赡养70余岁的老母,6口人的生活就靠他的工资和妻子偶尔做临时工的微薄收入维持。尽管生活不富裕,他从来未向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无论面对多大的困难,总是自己咬牙顶着。

勤俭持家、艰苦奋斗的家风,让张子权从小就养成了勤劳节俭的好习惯。参加工作后,张子权三兄弟子承父业,先后加入公安队伍。虽然他们身在不同岗位,但都始终保持着秉公执法、清正廉洁的优良作风。工资收入是张子权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一家三口住在临沧市区一套60平方米的商品房里,至今尚欠房贷11万元,经济状况捉襟见肘。

张从顺、张子权父子把战友当亲人。张从顺在军弄派出所俨然一位“严师慈父”,所里的民警病了,他寻医问药赶到20余公里远的县城探望;新民警没有按时领到工资,他就将他们带到家里搭伙,还把自己的工资分给大家。在单位里,张子权常常主动申请出差加班,把调休机会让给老同志;遇到办案人手不够,正在输液的张子权曾毅然拔掉输液管,与战友一道外出办案,三天三夜来回上千公里,强忍着身体不适,圆满完成任务。

张从顺、张子权父子心里时时装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张从顺生前常常为了忙工作而顾不上家,1979年夏天,还在勐捧供销社中心商场当主任的他,替请假的员工到流水村购销店值班,期间突然得知家中刚满三岁的女儿发高烧昏迷不醒,却为了不影响工作仍选择坚守岗位。最终,当他下班后跋涉近40公里山路赶回家时,年幼的女儿已经离开了人世。张子权也一样,妻子怀孕时很少有时间陪她去产检,女儿住院一个多月一直来不及照顾……张子权牺牲后,5岁的女儿一直给他发微信,而他却再也没有回应。

“两代禁毒警、父子双英烈”。张从顺在供销社工作时是一个好营业员、好“管家”,在部队当兵时是一名好战士、好班长,在公安队伍里又是一名好警察、好所长。张子权既希望“成为父亲那样的警察”,又不希望“活在英雄父亲的光环下”,要脚踏实地走好自己的从警之路。父子俩身上流淌的血液、闪耀的光芒一脉相承。(云南日报 记者陈晓波

编辑: 黄彩英 责任编辑: 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