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瑞丽边境执勤纪实,“这些巡逻道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2021-04-01 18:51:31      来源:国家移民管理局

清晨五点雾气还未散去,云南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姐相执勤点警灯闪烁,民警杜毓刚通宵结束,揉揉困倦的双眼,从角落里堆放的泡面箱中拿出一盒撕开,倒上壶热水等待着……

黑夜常与泡面作伴、浓茶相随,一句玩笑话却道尽了基层一线执勤民警的艰辛。

今年2月至今,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党委结合口岸防输入管控措施的调整和形势任务的变化,在该站管控的40多公里边境线上先后设立了60余个执勤点,将执勤队警力下沉边境一线,实行24小时驻点执勤、查缉管控,对周边小路便道实施全方位、立体化管控,睡帐篷、吃泡面、熬长夜成了民警们的常态。

9月缅甸疫情暴发,瑞丽出现两例输入病例,瑞丽边检站的执勤民警面临着更加严峻的防控压力……

邓然:一个月吃的泡面比一年还多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边境上一个风雨棚,铁架一角挂个白炽灯,帐篷里面一张简易床、一张折叠桌子和两把椅子就是一个执勤点,桌子上吃了一半的泡面还冒着热气。

“自从到分站支援以后,泡面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白天三餐单位提供,荤素搭配还有水果,但巡逻体力消耗实在是太大,到了半夜肚子饿,就靠泡面充饥,我一个月吃的泡面比我以前一年吃的还多。”正在封控点守点的民警邓然道出了守点的不易。

24小时执勤就意味着吃住都在执勤点上,10月的瑞丽依然烈日炎炎,蚊虫也多,椅子靠背上溜过蜘蛛、裤腿袖口里钻进蚂蚁、帐篷里爬进来蛇都是常有的事,这般艰苦环境若非亲临,无法想象,而民辅警们铆在执勤点上一待就是数月。

执勤的环境是艰苦的,工作也不仅仅用“辛苦”两字就可以概括。

中缅瑞丽段边境线犬牙交错,无天然屏障,两国边民同宗同源、语言相通,往来频繁。边境形势错综复杂,管控任务十分艰巨,必须通过24小时不间断的“守点+巡边”才能有效打击走私、偷渡等违法犯罪。近三个月内,这个站查获非法出入境案件88起110余人,查获走私案件110起,案值790万余元。

宁显圳:夜间还要提防“三毒”

民警宁显圳1个多月前刚迎来自己孩子的降生,虽牵挂妻儿,但他从未让家事影响工作。

哪条边境线已经封堵、哪条便道岔路口多、哪段界河曾设有渡口……宁显圳对边境辖区了如指掌。

“虽然配了巡逻摩托车,但有些地段还是要靠徒步巡逻,眼前能看到的这些细长的巡逻道都是民警们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我每天微信步数都超过两万步,不过就是衣服每天都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汗味夹着臭味连自己都嫌弃。”宁显圳说。

图片

由于地势低洼,有的巡逻道一到雨季总是积满了雨水,民警必须淌水巡逻。而夜间巡逻中,除了道路难走,还要时刻提防“三毒”——蚊子、蜈蚣和毒蛇的侵袭。

夜晚帐篷白炽灯下,宁显圳拿起电蚊拍“噼啪,噼啪……”打起了蚊子,才赶走一波不到几分钟又围上一波。放下电蚊拍走出帐篷,四周空旷的稻田不见人烟。

此刻的宁静,只为守护远方的喧嚣。

李国志:帐篷被吹飞,被子被淋湿

天黑挑灯,雨来扎营。大多数执勤点山高林密、湿热难当、周边没有人烟、没有信号,最艰苦偏远的腊撒分站坪山执勤点海拔1700米,昼夜温差比较大,执勤点又在风坳口上,周围没有遮挡物。

这个执勤点距离腊撒分站还有1个多小时的颠簸山路,夹在两座山中间的坪山丫口是方圆40公里内唯一一个去往缅甸的出口,40和41号界碑分布在丫口两侧的山林里,在这里坚守的民警每天要穿过密林沿界碑开展巡逻,防止不法份子借助森林的掩护偷渡。

8月的一个夜晚,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席卷了坪山丫口,临时搭建的帐篷被吹飞,被子被淋湿,桌上的东西洒落一地。

“也没有太害怕,只是可惜了我刚泡好的方便面。”当时正在执勤的民警李国志笑着回忆说。

270多天的坚守,腊撒分站坪山执勤点的民警用坚定的意志和乐观的态度面对艰难险阻,构筑了一条坚固的防线……

从年初的春节到中秋国庆,大家都在往家里赶之时,他们却还要再等等。因为在家门之前,还有国门需要坚守!

山里扎营吃泡面、抱枪熬夜等天明,无论山高路远,无论酷暑“烤”验,瑞丽边检站民警始终承担着常态化疫情防控和打击跨境违法犯罪的双重职责,不断践行着“守好多个点,护好一座城”的使命誓言。

岁月静好,感谢有你!

编辑: 罗文忆 责任编辑: 昝娟娟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