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5】万物有灵,他用画笔绘就大理生物长卷
2021-01-19 17:02:14      来源:云南发布

在大理市大理镇三文笔完小的墙上

画着一幅30米长的苍山生态图:

苍山冷杉和可爱的小熊猫

白腹锦鸡和象牙参

美花报春和长尾山椒鸟

白顶溪鸲和马缨杜鹃

……

这幅画的作者叫田震琼

八年间

他画出了苍山200余种生物图谱

动物、植物分门别类

画出森境、细节和具体特征

《苍山生态图》局部建议横屏观看

“苍山生物多样性太丰富了,

单杜鹃花就有60多种,一辈子都很难画完。”

田震琼感叹道

田震琼

毕业于原中央工艺美院

北京从事服装设计二十年

八年前至今致力于博物绘画

2012年,机缘所致

做了20年服装设计的田震琼

离开了生活了几十年的北京

来到苍山脚下

因为生病

在与药草接触的过程中

他开始描绘那些在山间丛林中的动植物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身体逐渐好转的他

开始沉迷于记录山间的动植物

2012年,我刚到大理,阅读了一本名叫《滇南本草》的植物学书籍,打算画一下上面记载的植物。我到苍山上去寻找这些植物的真实样本,发现书上绘画的样本与真实的植物样本对不上。于是,我先用相机把见到的植物拍摄下来,再通过植物绘画的方式对它们进行真实的还原,可作为最真实的第一手植物学资料。

植物画与其他类别绘画

最大区别在于

既要表现美

更要准确表现出每样生物的特征

每个细节都必须非常准确

我想画的植物要准确到科属,让植物专家一看画就知道属于什么科什么属。

于是他找到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

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教授

在曾教授开设的研修班进行学习

刚开始只是出于好奇去画,之后发现苍山、洱海生物太丰富了,就想着要分门别类把各种生物画出来。

▲ 地涌金莲

▲ 聚合草

▲ 桫椤树

▲ 豌豆花

▲ 大理报春

田震琼说苍山上所画的每种植物

他都用手机标注了GPS坐标

并做了详细的数据记录

所做这些是希望对苍山保护有一定作用

按以前的记载

苍山的杜鹃属植物有40多种

在寻找杜鹃花时

田震琼认识了一位网名叫

“断肠人在刷牙”的网友

才得知苍山上的杜鹃花多达60多种

田震琼便有了画遍苍山的杜鹃花的想法

现在所能查到的各种植物志书,几十年都没有修订了。我要用植物绘画的方法详细描述,对苍山植物进行真实记录,弥补几十年来没有科学手段记录的空缺。

▲ 迷人杜鹃

▲ 腋花杜鹃

▲ 马缨花

▲ 云上杜鹃

▲ 刚毛杜鹃

苍山特有的凸尖杜鹃

是杜鹃花中叶型最大的

叶子上有小尖

长70公分,宽25公分

桶状花,有红斑

有白、粉两种花色

2017年

田震琼绘画的

苍山植物画《凸尖杜鹃》

获得了国际植物学大会金奖

在植物绘画界崭露头角

▲田震琼的《凸尖杜鹃》,用科学的眼睛准确描绘出了物种的科学特征,用艺术的笔触为花赋予了鲜活的生命,擅于观察细节的他会画出花茎和种子的横切面,连种壳上细微的纹路都描绘得很精细。

▲ 英国皇家植物园的相关人员观赏《凸尖杜鹃》

苍山上的植物,除了杜鹃,还有龙胆、报春花、豹子花、云南大百合等,数不胜数,90%以上都是中草药。这几年来,我天天都爬苍山,知道每种植物在苍山上的大致分布位置。

为了达到既准确又美观的绘画效果

田震琼结识了很多民族学

人类学专业的博导、教授

一边看书,一边向专家教授们请教

一花一鸟皆生命

一枝一叶总关情

近代植物分类系统学开创者林奈曾说

每个物种都会发出一个自己的音符,然后这些音符汇合成一个气势恢宏的生命之歌。

田震琼从不觉得自己是

一名艺术家或者是画家

他给自己贴的标签是博物爱好者

在有生之年

田震琼想用画笔尽可能多的

为苍山的动植物“画传”

为大理“留影”

▲ 苍山西坡杜鹃

▲ 海菜花

▲ 银杏树

八年间

为了准确地描绘

植物的形象和特性

田震琼曾无数次登上苍山

往返于十八溪

画了近200余种图谱

有苍山上常见的植物

也有大理坝子中常见的植物

他甚至对洱海周边村庄的

农田杂草进行过详细调查

苍山十八溪(部分) ▼

▲ 中和溪

▲ 白鹤溪

▲ 双鸳溪

▲ 阳南溪

▲ 隐仙溪

▲ 莫残溪

▲ 黑龙溪

▲ 清碧溪

▲ 梅溪

他还曾经用一年的时间

跟拍苍山莫残溪的植物

每个节气去拍摄一次

一直拍到海拔3200米的苍山上

在莫残溪他拍到了眼斑贝母兰

云南大百合等稀有植物

▲ 莫残溪花卉

除了画植物,田震琼也画鸟类

他常常到江尾湿地去拍鸟

有那么一段时间罗时江湿地聚集了各种不同种类的鸟,成群的灰雁和赤麻鸭。白骨顶、黑水鸡、小䴙䴘、紫水鸡也都是这里的常客。

▲ 江尾湿地常见鸟类

湿地中有一种当地常见的鸟类

名叫“小䴙䴘”

他去观察了很多次,从早守到晚

因为小䴙䴘一直不上岸

所以无法观察它脚趾的结构

一次偶然的机会

他在鹤庆草海湿地

捡到了两只小䴙䴘的尸体

终于观察到了脚趾的结构

画出小䴙䴘的完整肖像

▲ 小䴙䴘

▲ 苍山洱海野生鸟类生态图

这是大家司空见惯的戴胜,我一直以为它的头冠是一条,捡到一只死的后我才发现头冠原来是分开的很多羽。

在这幅戴胜的画上,田震琼分别画出鸟儿活着和死去的状态,还有尾羽、翅膀的内外侧及爪底等。一幅珠颈斑鸠图上,画有鸟的体貌特征及翅膀、颈羽、背羽、尾羽。

▲ 戴胜

他也带来自北上广的中小学生夏令营

到苍山青碧溪认识植物

青碧溪有很多苍山特有的野花

还有城里见不到的野荨蔴

他一边教孩子们画植物

一边普及户外常识和

动植物保护的相关知识

教育孩子们从小爱护自然生态环境

我刚来大理的那几年,紫水鸡已经不在洱海周边出现。这几年,随着洱海的保护治理,生态慢慢恢复,紫水鸡从无到有,并且越来越多了。

▲ 风头䴙䴘

▲ 黑水鸡

▲ 垂花报春

目前

田震琼正在画一幅

10米长的《大理长卷》

他要在画上画出

100种大理特有的鸟类

如白腹锦鸡、血稚、红腹角雉、星鸦

黑翅鸢、红尾溪鸲、凤头䴙䴘、白骨顶等

每种鸟类一雌一雄,总共画200只鸟

现在已经画了接近20只

田震琼说

苍山和洱海保护成果正逐步显现

生物多样性越来越丰富

他打算一直坚持把苍山的所有杜鹃画完

未来,还想把洱海的鱼类画下来

让我们一起期待!

资料:大理州委宣传部

信息员:李政波

编辑: 袁鸿凯 责任编辑: 钱嘉榀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