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改,科创不止——云岭火山大地之子刘东才
2020-05-17 13:38:13      来源:昆明信息港

     前言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才会有希望;一个国家多一些为民族利益而忠诚守望的人,国家才有希望。”

2019年10月6日,在腾冲一中“老三届”同学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暨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五十周年联谊联欢活动上,我有幸认识了闻名遐迩的民间发明家刘东才先生 。虽已年近古稀,却精神矍铄,双眼炯炯有光,就像火山大地上的一株玉米一样,纯朴、谦逊、热情、坚定。通过几个月对先生、先生家人和先生同学以及部分村民的采访,怀着对先生的敬佩之情,想尽可能还原一个真实的火山大地之子——刘东才。 

激情燃烧的岁月,科创的种子艰难萌芽 

上世纪60年代,西南边陲的腾冲。初秋的一个清晨,来凤山顶的天空,蓝得纯粹透彻,没有一丝丝云彩,叠水河的飞瀑唱着雄壮的歌。一个矮小敦实的少年,大步流星地走进腾一中的大门。他穿着崭新的藏青色学生装,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和机敏的光芒。这个少年是腾一中高中64级新生刘东才。要求严格又非常敬业的老师们,为他打开了一扇扇知识的窗口;兼顾学工学农学军的特别教育方式,极大地激发了他对科学创造发明的兴趣。第一次看到白色晶状的尿素,在短短两周使瘦弱的玉米长得枝干壮硕、叶片碧绿;小小的马达带动水泵汲水竟然比人工井绳水桶汲水效率翻十倍……然而两年后,快乐充实的时光被一股新的潮流打破了。

1969年1月,腾一中老三届的全体同学积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刘东才拿着腾一中革委会的分配通知,满怀激情奔赴腾冲县曲石公社回街大队下乡插队,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他穿过草鞋,吃过“忆苦饭”,挣过“大寨工分”。在和农民朝夕相处、同甘共苦的日子里,他深切感受到了农民的朴实善良,也真切看到了农民生活贫困的现状,而最让他痛心的是,农民几个月辛苦劳作的成果常常被瞬间的天灾击得粉碎时——那一双双绝望悲苦的眼神。

有一次,他和村民一起去很远的大山里的陡坡上,砍去树木荆棘,开辟出一片向阳的庄稼地。然后将荆棘藤蔓烧成灰做肥料,直接用削尖的木棍戳一个个洞,把玉米种子放进去。他怎么也想不到,新中国都成立二十年了,这里的农民竟然还沿袭着最原始的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四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狂风暴雨倾盆,山洪泥流肆虐,快要成熟的玉米地一夜之间化为乌有。面对沟壑纵横的狼藉场面,村民们号啕大哭,生产队长脸色铁青,却一言不发,只是狠狠地将烟蒂掐灭踩进泥地里。一连几天,他都梦见这个场景,火山大地的呻吟和呼唤,村民绝望悲苦的眼神,一直在他心里盘旋。就在那一刻,一个为农民发明创造的梦在久经劫难的火山大地上艰难萌芽了。他下决心要研究出一种新技术来改变农民耕田种地的辛苦,尽量避免天灾对庄稼的损害,增加农民的收入。

生活变迁,不改的是对科创的潜心贯注

知青返城后的几十年中,刘东才当过商业职工、机关干部、大专学生、中学教师,任过人事股长、支部书记、科委主任,但是不管在哪个地方,也无论条件多么恶劣,他都把主要时间、精力以及大部分的经济收入投进工作、学习和科技发明上。

刘东才曾回忆说,水稻、玉米、小麦是世界主要粮食作物,美、苏等发达国家在其栽培技术的研究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苏联上世纪30年代在黑海一带首创玉米定向栽培,增产较大,但却无法解决大面积栽培的工具问题。美国将玉米种籽压制在特殊的塑料薄膜上栽培,功效高,增产大,但是成本高得难以推广。那时我一个蹲在深山沟里的穷知青,要想在美、苏的这些方法之外找到一种新的栽培技术,这无疑是叫花子想登月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时我父亲因抗日战争年代当过14航空队地勤人员而被划为国民党残渣余孽遣送农村劳动,我和两个妹妹下乡当知识青年挣工分,另外两个妹妹读小学,全家7口人仅靠当小学教师的母亲的微薄工资过生活,日子艰难极了。我常常是衣袋中仅有2角钱垫底。衣被单薄,冬夜御寒只得在被子上加盖劳动时用的棕蓑衣,吃的是生产队分的粗杂粮。幸好三年知青中我有两年被大队抽去小学当代课教师,每月有3元的代课补助费。这3元钱便是我全部的科研经费:买资料书籍用它;买药品、种籽用它;买笔墨纸张用它。知青三年里我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做了几百次的试验,找出了农业栽培新技术的4个较可行的方案。当时因为怕戴上白专道路的帽子,这些试验都是悄悄进行的。

1987年我从腾冲县人事劳动局科技干部股调县科学技术委员会,先后任副主任和主任职务。九十年代是计算机技术、生物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是知识经济快速反应的时代。我清楚,这个时候组织上把我放到科委主任的岗位上,是一副不轻的担子啊!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定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我决心科委主任要干好,全县的科技工作要抓好,我的业余科技发明也要进行好。时间紧,怎么办?用雷锋提倡的钉子精神挤,向休息时间挤,向睡眠时间挤。资金紧,怎么办?从生活费用上挤,家用电器不敢买,衣服不多添。

刘东才的爱人回忆说,这么多年来,他星期天从未休息过,平时通常是工作到深夜一两点。即使父亲病重住院,他去守夜,也常把工作带到病房里去做。他的多篇科技论文和工作报告,就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在病房昏暗的灯光下,以凳子当书桌写成的。那时生活过得很艰苦,他当知青时就用的热水瓶、脸盆、蚊帐等物,一直用了20多年。一台有图像无声音的黑白电视机,边修理边使用,十几年还舍不得让它退役。

而最让刘东才忘不了的是发明“玉米定向种植营养块技术”的那些日子。他说,腾冲雨水丰沛,火山地水土流失严重,可是干冬季节,又干旱缺水。多少个月明星稀的深夜,血气方刚的刘东才辗转反侧,反反复复琢磨着火山地农业生产新的技术方案:如果能够研究出一种体积小,运输方便,而肥力稳定,又抗旱的营养块,那该多好;如果再研究出一种能定向直播这种营养块的种植器,使种植的每一垄玉米的叶片都像排队一样的定向分开,减少群体之间的拥挤,充分利用阳光和空间进行光合作用,该多好……

每天下班之后他就躲进了自家的小楼里,那昏暗、低矮、窄小的小木楼就是他的实验室,他的“车间”。他用塑料自制出第一个“压块器”,压制出第一枚“玉米定向种植营养块”。他的土办法,可谓是土得掉渣了——他用废钢铁裁剪敲打,用钢锯锯那些铁块,手上磨起了多少血泡,已经是无法数得清,他硬是凭着坚韧和顽强,制造出第一支“玉米定向种植枪”。他把“玉米定向种植营养块”像压子弹一样装进他的种植枪,然后将它们一粒一粒的快速压进土壤里。他到不同的地块上进行了多次实验,看到包谷叶片定向分明,长势良好,最多每亩达到6888株,最高亩产1460斤。他采用的是免耕法,神奇地将国际上两大先进技术——胞覆肥料技术和吸水抗旱技术有机结合,兼有抗肥料流失和抗旱两大性能,他的发明最终获得了发明专利权(这里刘东才特别告诉我,中国专利局对他的发明进行实质审查时的对比技术,是美国科学家发明的“人工种子”技术。而在美国要建一个制造“人工种子”的工厂,至少要投资380万元,而且“人工种子”成本高,制造流程复杂,栽培操作要求条件高,很难为中国农民接受)。随后在腾冲县委、县政府、人大及农业、科技、扶贫、民委等部门的支持下,刘东才扩大了试验区组和示范推广面积,经过专家组测产:玉米叶片定向率达到88%,增产7.9%——38.7%。

刘东才成功了!古老的火山大地,梦想之树长出了希望的花朵。那年,才四十多岁的他,双鬓却已染满白霜。在此之前他失败过多少次,我们不得而知,在此之前他有过多少苦恼懊丧,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能从困境走向柳暗花明,刘东才靠的是奉献农业、服务农民的初心,靠的是潜心贯注的钻研精神,靠的是全力以赴的坚持!就是这份钻研和坚持精神,让他缔造了一个个科创神话! 

苦了我一个,换来农家乐 

1995年政府出台鼓励科技人员停薪留职创办科技企业的政策。为了将自己的科技发明转化为农业进步、农民脱贫的第一生产力,刘东才义无反顾地响应政策号召辞职创办科技企业,一门心思搞科学研究和科技开发。 

每当回忆起刘东才辞职创办科技企业的艰难岁月,刘东才的爱人胡占芝禁不住心情激动,眼噙泪水、声音哽塞,她说:“刘东才辞职创办科技企业时,许多人对我说,你快劝劝东才不要辞职了。人家是连夜赶科场,你家是辞官不愿做,科技开发你默着好搞的嗟!但是刘东才的决心已定,我又怎能劝得住他呢!”

确实,创办企业搞科技开发谈何容易!起步之后扑面而来的种种困难和艰辛,是刘东才始料未及的—背钱驮债?栉风沐雨?殚精竭虑?

为了筹集开发资金,刘东才用父亲的房产证做抵押,贷款5万元;为将资金投入到产品开发上,他们全家常常是咸菜打底、干腌菜泡饭,想吃点蔬菜都要爱人去娘家种的菜地里拿;有一次他出差到保山买零件,为省钱住低价房间,夜里竟被小偷麻醉后偷得精光。

为做敬农牌高压多用喷雾器的试验示范,他长年奔波于农村,跑遍了全县22个乡镇。甚至有一次挑着两个喷雾器独自一人摸黑走了4个小时的山路。

为了推广他发明的深施器及其使用技术,他深入保山、德宏、玉溪、昭通、临沧、宾川、呈贡、晋宁等云岭大地各市县的田头地脚,裤脚卷得老高,给烤烟、玉米、葡萄、工业辣椒、万寿菊、贡芋、蔬菜等种植农户和技术人员讲解示范使用技术。

为了新型高效生态剂的工业生产和推广应用,他与同事翻山越岭采集原料矿样,到全国各地采购设备,下车间组织生产,频频奔波省城办批文、报项目,甚至田间试验和产品销售等都事必躬亲。

……

采访刘东才之时,他怀着幸运和感激的心情对我说:“九十年代辞职办企业的人,好多都‘淹死了’。我不仅没有‘淹死’,反而还让自己的发明创造开了花、结了果,也许是我对初心的坚持感动了家乡的火山大地,还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吧!更重要的是我们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得到了各界人士的鼎力相助!”

笔者听说过腾冲的民谣:“要发财,找东才,发明对着农民来”。其实早在21世纪初,刘东才的名字在腾冲乃至中国的种植行业已广为流传。农民朋友说,刘东才是专门为农民而生的,农哥农友们都认识他、敬重他,“农民需要刘东才,庄稼需要敬农牌(“敬农牌”是刘东才他们的产品注册商标)”,这句话连小学生都会念。

“农富国强,农富国安,农富我乐,富足是中国农民追求了千百年的心愿,我的科研就是跟着农民的需要走。”刘东才说。每年春节,他写的对联横批都是“农富我乐”,他的希望是,苦了我一个,换来农家乐!他的信念是:历尽艰难搞创新 ,年华无悔献农民! 

硕果累累,光环耀眼 

有志者,天不负。一路挥洒汗水,一路收获希望。赤子之心的种子,从艰难萌芽到坚强生长再到开花,最终结出累累硕果:高级工程师,全国星火科技先进工作者,30位建设保山有突出贡献的模范人物,保山市政协委员,云南省科技特派员,地区级突出贡献优秀专业技术人才,腾越镇优秀共产党员等等。有25项科技发明申请了中国专利,其中发明专利授权6项 ,实用新型专利授权17项,4项商标获得了国家注册。先后创办两个科技企业,先后主持实施国家级和省级科技项目5项,曾获国内多项科技奖项。尤为瞩目的是,他实施成功了多项专利新技术,开发成功了多项专利新产品:

他创新了国际上只能用火山灰制造肥料的常规办法,研发出了用火山碎屑岩、中草药为原料制造肥料的新方法,该肥料不仅肥效高,并且具有防病效果,既节约了资源,降低了成本,还生态环保。由他们公司生产的新型高效肥料先后列为国家火炬计划产业化项目、国家农转资金项目、国家星火计划项目、云南省科技攻关计划项目和富民强县计划项目;先后两次被国家农业部评审为“无公害农产品生产用肥”。经国家项目验收专家组查证验收:施用该生态肥料后水稻、玉米、小麦、蚕豆、油菜、大豆、甘蔗、茶叶、亚麻等均增产在6.4%—19.6%之间。几年来该新型高效生态肥料已在省内外多种农作物栽培上累计推广了1370万亩,并且还成功地应用在了中草药种植、大树移栽和花草栽培上。

他解决了手摇喷雾器机型落后,功能单一,费水、费农药,溅漏严重的问题,研发出了高压多用喷雾器。该喷雾器一机多用,省水、省农药、省化肥,短短两年时培训使用技术42700多人次,推广13200多台、套整机和配件。有力地支援了烤烟、粮食、油菜等支柱产业。

他发明的“新型高效肥料抛秧技术”,可谓是栽秧史上的一次技术飞跃。用新型高效肥料在秧盘育苗,营养丰富,植株健壮,泥脚和秧根粘得牢。栽秧时,不用再下到水田里,只需站在田埂上,将秧苗抛到田里。秧苗飞得又远又准,就像鸡毛键子一样,稳稳直立。而且无返青期,落地就继续生长。用“新型高效肥料抛秧技术”栽培的水稻比同品种常规栽培的水稻有效分蘖增加32%—46%,成熟期提早3—8天,产量增加35%-54%。农民朋友赞叹地说:“改变千年种稻史,栽秧不用再弯腰”!更有专家认为该抛秧技术的成功,为今后无人飞机抛秧栽培水稻打下了基础。   

他研发的“灌根深施器”,用IBS塑料制成,全长14cm,最大直径2cm,全重16克 ,价廉物美,坚固耐用。只需旋接到普通喷雾器上即可使用,方便快捷、不堵塞、不伤作物根茎,能够提高药效肥效30%—40%,节水30%—40%,省钱40%—60%,减少农残污染43%—55%。现已在各地推广37650多套,尤其对2019年工业辣椒、烤烟、万寿菊等农作物抗旱保苗起了很大作用。腾冲界头镇工业辣椒种植合作社做过多次对比,用“灌根深施器”深施化肥比人工瓢浇快十多倍。

他发明并且建立起了“现代农业新概念技术”模式。该技术模式包括:种子营养块(营养球)栽培技术;玉米定向种植营养块技术;水稻抛块(抛秧)栽培技术;带毛棉籽营养球机械播种技术;双组分胞覆种子栽培技术;种子营养球种草植树技术;富锶生态食品栽培技术;盐碱地栽培及盐碱地改良技术等八个方面的新技术。经过刘东才他们长期的广泛的科学验证,“现代农业新概念技术”不仅高产、节本、增效,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嫁接到无人机化、信息化、工厂化的现代农业平台中进行运作。著名水稻专家刘汉学认为“该项技术如果试验成型,将是一项重大的突破,很可能是我国二十一世纪水稻栽培的主要技术”。  

采访中,刘老师特别介绍了“带毛棉籽营养球机械播种技术”的启迪过程。他说,该技术是被新疆诺百富国际贸易公司的老总逼出来的,该老总听到刘东才制造的新型高效肥料在安徽省潜山县用于棉花追肥,棉桃多得把树都压弯了,于是就直接到腾冲找他帮助解决棉花播种的老大难问题——现在新疆全部实现了棉花机械化播种,但为了使棉籽能顺利通过播种机,首先必须脱掉棉籽上的棉毛,使之成为裸种籽或包衣裸种籽,可是裸种籽和包衣裸种籽的出苗率低、苗势弱,影响棉花产量。刘老师认真研究后发现:棉籽上的棉毛不仅具有吸收土壤中的水分和养分来供给种子发芽的功能,而且还有保护种子的作用。一旦人们把棉籽上的棉毛强行脱掉,那就等于把鸟儿拔去羽毛,却还想让它飞得更快一样,适得其反。于是他用新型高效生态剂对带毛棉籽进行特殊的制球处理:一是保留了棉籽上的棉毛,二是让棉籽包裹了养分;三是棉籽营养球能顺利通过机械播种。随后,他用带毛棉籽营养球在腾冲栽培出了5株结了桃、开了花的棉花。该老总听到这个消息后,喜出望外地说:“袁隆平发明杂交水稻技术,第一次也只培育出了8株杂交稻。看来这5株开了花的棉花可能就是新疆2140多万亩棉花的一个福音啰!”

笔者采访之时有幸看到了刘老师在腾冲自家院子里栽培出的那几株棉花,确实感到非常的惊奇和振奋。

采访中我还了解到刘东才的好几项发明专利或科技成果,比如《翡翠健身球》、《用翡翠粉末制造护肤霜的方法》、《翡翠健美梳》、《翡翠滚珠按摩梳》、《使用粉尘燃料的往复式内燃机》、《中西方便进食餐具》等等。刘老师告诉我,虽然这些发明或科技成果不属于农业范畴,但是它们都涉及到国计民生和产业发展。他说:“比如,腾越翡翠是腾冲历史最久、名声最响、从业人数最多、税利最高的一个传统产业,然而近年来翡翠产业一直滑坡。我认为只有依靠翡翠养生保健新产品、新领域的开发才能重振腾越翡翠的辉煌,于是多次给有关领导提出建议。1992年7月18日我申报了世界上第一项翡翠专利《翡翠健身球》,之后又陆续申报了其他5项翡翠专利并开发出了样品,甚至还像神农尝百草一样在自己身上做了试验、取得了效果。截止2014年,世界上一共有翡翠方面的专利108项,而我占了其中的6项。”

刘东才还多次以文字报告方式向省、市、县政府建议科学开发腾冲火山地质资源、中药材资源及植物资源(见《打开97座金山,腾冲就是首富》(2009年9月3日报告),《探查腾冲铼矿资源》(2011年7月21日报告),《探查腾冲稀土矿资源》(2012年9月27日报告)),从而给腾冲人民找到新的支柱产业。

通过采访,我觉得刘东才虽然是古稀之年,但仍然象科创夜空中一颗闪亮的恒星,光华耀眼,令人敬仰。可是在荣誉面前,他始终纯朴如初,一如云岭火山大地上一株茁壮的玉米树,哪怕是缀着饱满的玉米棒子,依然脚踏坚实的大地,叶片青翠碧绿,在阳光下静静地绽放生机。 

树高千丈不忘根,落红化泥更护花 

当刘东才的“玉米定向种植营养块技术”、“新型高效生态剂栽培技术”、“敬农牌高压多用喷雾器”、“灌根深施器”等专利技术被中央、省、地、县电视台及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科技日报》《农民日报》《云南日报》《云南科技报》《农村百事通》《保山日报》等几十家新闻媒体采访报道后,就有湖南、江西、河南、陕西、黑龙江、宁夏等十三个省的数十家单位和企业与他联系技术转让、合股生产和技术示范。吉林省的德惠县由县政府专门派了五人小组千里迢迢到腾冲邀请刘东才去做技术示范推广。西双版纳的一个县,副县长和农技中心主任把车开到他家门口与他洽谈技术示范。湖南省湘江边一个年产40万吨的化肥厂(国家二级企业),两次发函动员他技术入股。河南省商丘地区的一位个体老板,三下云南找他,邀请他到河南合伙生产,最后一次他对刘东才说:“老刘,我有句话不知你中听不中听,要发财你得跟我走。否则,三年后你还是个穷酸样!”有好朋友也劝他说:“东才,山麻雀吃谷子拣着旺处飞,快走了,洋丝瓜在腾冲当猪草,到了山东就变宝,再说科技成果无国界,哪里用不得?”

面对高额的专利转让,刘东才一次次婉言却坚决地拒绝了。他说,是家乡的土地养育了我,是家乡的农民激励了我,各级各部门的领导和同志们关心、支持我,家乡的父老乡亲期盼着我。我的根在云岭!在保山!在腾冲!

在刘东才刚辞职创办企业的时候,就有人劝他以开发专利产品为名,趁机申批买下便宜土地,以后就可以炒房地产赚大钱。但他不为所动,认为这有失科技工作者的初衷和风格。他说发明必须推动生产,服务生活,尤其是要能解决人们生产或生活中的重大需求。他搞科研发明不为名不为利,就为奉献农民、奉献家乡,就为科技创新、富民强国。

刘东才不但在利益诱惑面前不为所动,他还常常直接帮助农民脱贫致富。比如,他们公司曾经给界头永盛村无偿捐赠三吨新型高效肥料,用以水田抛秧;界头种工业辣椒的农户,遇到几十年不见的大旱,就在农民朋友心急如焚之时,刘东才为他们送去了大量的深施器和灌根器,25元一个的深施器,卖给农民才15元一个,7元一个的灌根器,也只算成本价5元一个;2014年他给玉溪市农民捐了120个灌根器;2016年他给腾冲市烟农捐了280个灌根器和120套深施器;2017年他给临沧永德县农民捐了120个灌根器和80套深施器;2020年初他又给腾冲的几个乡镇捐了50套深施器用于万寿菊种植。

……

采访中我问了一个不吐不快的问题:“刘老师,您己经取得了这么多的科技成果,也获得了许多的荣誉,人们常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您已经七十二岁,为什么还要辛苦奔波在科技创新战线上?”

刘东才回答说:“我们这一辈人被以前的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及阶级斗争耽误了好些时间,现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得好,团结一心,国强民富,科技人员大有用武之地,自己总感觉到不把剩下的余热释放给国家和人民,将会抱憾终生。” 

强军之梦,科创园的奇葩 

采访中我看到刘东才特别保存的三份材料——一份专利证书、一封马子龙将军信(复印件)和一份《第十六中国科学家论坛请柬》。专利证书记载,实用新型名称: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发明人:刘东才,专利申请日:2016年12月29日,专利授权日:2018年06月05日。马子龙将军的信是写给中央军委领导的,向军委领导推荐刘东才的文章《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在未来战争中的应用》。《第十六中国科学家论坛请柬》是邀请刘东才到中国科学家论坛上交流《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看到这三份文件,我吃了一惊:一个农业科技工作者怎么会有国防专利发明呢?看到我的惊奇,刘东才才慢慢给我说道:“由于我父亲参加过抗日战争,当过14航空队地勤人员,加之腾冲作为滇西抗战主战场,涌现过许许多多气吞山河的抗日英雄和抗日故事,这些深深地熏陶着我感染着我,使我从小就喜欢战争故事及兵器知识。”随着他的讲述,让我们把时光上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吧。

从小学到中学,放学之后刘东才总喜欢一个人关在家里,沉浸在抗日故事和武器知识的书籍中。他了解到自1871德国毛瑟等人发明金属定装式枪弹(属于有壳弹),距今已有近百年。虽然该弹暴露出了许多缺陷,可是由于没有新式枪弹替代,所以百年至今世界各国仍然以金属定装式枪弹为军队的制式枪弹。他反反复复琢磨,想发明一种更为先进的枪弹,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神魂颠倒的地步。就在他苦思冥想、山重水复之际,忽然间柳暗花明,春节时放的高升给他带来了灵感,一个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的发明构思猛然跳出来。通过方方面面的对比分析,他觉得这个创新具有可行性和先进性,假如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研发成功,肯定会颠覆金属定装式枪弹的垄断地位,能够极大地提高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随即,刘东才怀着兴奋的心情将无壳弹的发明设想写信报告给国防科委,国防科委很重视,委托腾冲武装部找他了解了情况。可惜过后不久,他就知青下乡了。还有,在读高二时刘东才看了苏联阿尔拉左罗夫著的《火箭炮和喷气式发动机》之后,产生了一个利用氧离子复合能作为动力源的发动机构想。他将这个构想寄给相关部门,相关部门在回信中给予他热情洋溢的鼓励,并强调指出他的某些构想跟人造卫星相类似。1970年4月,当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播放着《东方红》歌曲遨游太空的重大新闻在生产队的大喇叭播报时,刘东才正在秧田里砌埂子,他仰望着远方晨曦微露的火山群,脸上绽开了喜悦的笑容。

80年代刘东才当县科委主任时,将无壳弹的设想报告了马子龙将军。马将军非常重视,随即找来昆明军区修械所的专家们进行论证,然而此时中央军委已有通知,各军区不再研发轻武器。2016年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形势下做出了军民融合发展的战略决策,刘东才认为无壳弹发展的春天来临了,2016年12月29日,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专利,想不到的是时隔五十多年,时代沧桑巨变,武器科技一日千里,尤其是上世纪越南战争之后世界各国就掀起了新式枪弹研发热潮,但这个发明最终还是在2018年6月5日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权的授予,证明了该项发明在当今世界范围内仍然具有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这让刘东才很是意外和欣喜。当马将军听到“中空弹体无壳弹及其发射枪管”被专利授权的消息后很是高兴,于是将刘东才的文章向中央军委领导做了推荐。  

刘东才还说,除了马将军,他还要由衷地感谢苏君红院士(苏院士是赫赫有名的军工专家,曾任云南省科协主席)。他创办农业科技企业之时,苏院士就写条幅“科技成业、创新发展”对他进行鼓励;当他的“无壳弹及发射枪管”专利授权后,苏院士认真分析了专利资料后对他说,该项发明如果能够争取到国家立项支持,就一定会开发成功。

当我祝愿刘老师开发成功时,他告诉我:“国家对武器研发法规明确,管控严格,程序很多,也可能我有生之年看不到该发明的实施了。但是我相信中华民族的后人一定会将它开发成功,从而续写中国的强军梦!”

一般人只知道刘东才奔波于田间地头,以发明造福农业、推动生产,服务生活,殊不知他年少时最初的梦想却是关于航空和军事方面的。如果命运不安排他下乡插队,也许火山大地上少了一个农民的福星,却多了一位军事发明专家。但不管如何假设,如今,我们欣喜地看到,广袤的云岭火山大地上,长出了刘东才农业生产发明的参天大树,树上繁花盛开,硕果累累;他的科创园里,也开出了一朵奇异的花朵,亮丽夺目。 

不同的战线,同样的拼命硬干 

在严防严控新冠肺炎期间,我中止了对刘老师的采访,直到4月19日,刘老师在微信上发的几段视频又引起了我的注意。经过询问才知道,在战疫期间,刘老师在另一条战线上,为家乡人民拼命硬干着。

刘老师说,2月7日他在家里接到了腾冲市分管万寿菊产业的領导周德维同志的一个电话,周德维同志说:“刘老,我们要拜托您一件事,请您在保证健康的前提下,务必帮市上寻找或者研发一款万寿菊移栽器,要单把的,能够移栽常规苗。”刘老师知道,这是一个硬核任务,别看一个小小的能够移栽常规苗的单把移栽器,全国多少个农机部门研究了多少年都没有搞出来!然而刘老师更清楚,万寿菊种植是带动我市中药材产业、旅游产业发展的一个大项目,面积已到了4.17万亩。如果赶在种植节令之前解决了万寿菊常规苗单把移栽器的问题,那么就能省力省工,降低种植成本,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从而促进万寿菊项目的发展。于是没有丝毫犹豫,刘老师就接受了这项艰巨任务。

接受任务后刘老师通过计算机对全国100多家制造移栽器的企业进行了查询,他选中了山东省一家工厂的产品,并克服了该工厂防疫停工、快递停业的困难,邮购到了两件样品,但是收货后一看该产品仍然不能移栽常规苗,只能移栽营养钵苗。于是刘老师只有自己研发能够移栽常规苗的单手移栽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刘老师画了120多张设计草图,手工制作了三个备选的新样机,然后在自家后面的一小块菜地上反反复复做了110多次的试验,初步选定了一款比较理想的新机型。这60多天的时间里,刘老师几乎每天早上9点开始一直干到晚上十一二点。累了,就在家里院场中慢跑几圈;眼睛痛了,就做做眼保健操,或者闭目养一下神(2011年他的眼底黄斑发炎,右眼的视力降到了0.3以下,他画图时必须左手拿放大镜,右手握铅笔,而且用眼时间一长,眼睛就痛)。他的爱人随时提醒:“东才,你悠和着些得了,你是心脏装过支架的人!”其实,刘老师何尝不想早早休息呢?但是他向市领导承诺过,必须在种植节令之前研制出万寿菊常规苗单把移栽器!                        4月上旬,刘老师终于完成了这个新式移栽器的试制,而且还完成了发明专利的全部申报手续。该器不仅能移栽各种秧苗、点播各种种籽,而且还能干深施各种化肥,速度快、质量好、省工省力。4月9日在来凤山管理所的菜地上、12日在界头镇梅家村农户梅昌茂的工业辣椒地上、4月13日在滇滩镇召开的全镇万寿菊移栽现场会上,该移栽器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移栽效果,至今已有130多户种植专业户打电话求购该新式移栽器。但是刘老师告诉我,在制造业基础薄弱的腾冲要将这个新式移栽器尽快制造出来,实在是一项更难更艰巨的任务。刘老师说,他已跑了五六个厂家了,它们都因设备和技术有限而拒绝了我。刘老师叹了一口气说:但求天帮忙、政策好、人努力,能使这个新式移栽器顺利投产,以解农民的迫切之需!

珍贵的合影,人民的榜样

采访中,我发现刘老师有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这是他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合影。他说:“2005年我到湖南长沙参加首届全国民间科技发展研讨会,袁隆平院士是本次大会的荣誉主席,会议期间我拜会了袁院士,谁也想不到,这么伟大的科学家竟然朴素得跟农民一样。袁老是我最为崇拜的科学家,是国人学习的榜样。”是啊,就是因为有像刘老、像袁老一样坚持初心,想人民所想,急国家所急,全心全意,奉献社会、造福人类的人,我们的国家,才有了希望,我们的民族,才有了希望。(作者:腾冲一中校刊《紫薇苑》杂志主编 万菊芬)

 



编辑: 上官艳君 责任编辑: 孙红亮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