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时卖出1万斤洋葱 走红的直播经济
2020-04-01 10:41:50      来源:春城晚报

 T2

近期,一方小小的直播间里,来自云南的玫瑰、非洲菊、雪莲果、木瓜纷纷成为主角,迎来了更多的粉丝或买主。全网观看人数达70万人,两小时直播卖出1万斤洋葱,600场直播卖出上百万枝鲜花……这些数据,无一不让人感受到直播给经济带来的助力。

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2020年,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

 直播卖花

 玉溪上百万枝鲜花销往各地

 想听哪一种花材的详细内容,可以直接在下方打字告诉我哦!这个郁金香的花头非常大,花期也很长,有粉色、黄色……宝贝们拍下鲜花,可以立即用空运给大家寄出来。”京喜主播“penny柚柚”的直播间里摆满了鲜花,玫瑰、郁金香、百合、向日葵……“收到玫瑰花材后,先不要摘去外面的网套和保护的叶片,用剪刀斜切后泡在深水里‘醒花’半天,再修剪打理,去掉不好的保护花瓣和叶片,就可以收获美丽的玫瑰了。”

在京喜的直播间里,除了主播带货卖花、在产业带巡播让消费者直观感受以外,鲜花基地的商家们也在线上自播起来,还有花农科普、花艺师插花、为衍生品鲜花饼带货等多种形式和内容。

记者看到,一个叫“云卖花”的直播间里,高达11.6万人在线观看。京喜直播负责人张倩蓉表示,从2月21日在直播间上线首场“云卖花”直播到现在,已经推出了600场不同形式的直播,帮助云南玉溪鲜花商家累计售出上百万枝鲜花。

 声音

 鲜花买主陈星:传统购买鲜花,更多是去市场或花店里,直观地挑选。“云卖花”虽然不能让顾客直观接触到鲜花,但我们能看到一朵花从原产地生长、采摘、运出的过程。花农科普、花艺师插花等衍生内容,增加了买花的互动性、娱乐性。主播作为买花者和鲜花之间的纽带,对我们的消费体验是有提升的。

直播旅游

独特的拍摄视角更有代入感

在“游云南”平台,短短一小时的一场关于海鸥的直播,全网观看量达70万人次,用户互动量环比提升960%;同产出的图文信息得到网友积极呼应,视频观看量达110万;慢直播累计观看量达到156万。

直播里,受众跟着海鸥投喂员的视角和脚步,一起搬运鸥粮,做好防疫检查,再拉着鸥粮到海埂大坝进行投喂,万只海鸥集体扑食的壮观场面带来了极大的感官冲击;在海埂公园,受众又跟着海鸥投喂员一起走上栈道,用鸟语发出信号吸引海鸥聚集,人和海鸥的光影印在日落西山的余韵里,无限和谐。

 “在前期大量调研之后,我们联动了昆明草海大坝景区、海埂公园,以海鸥投喂员为切入点,用直播和短视频的形式展示了投喂全过程,真实地呈现了疫情期间海鸥的生活以及值守一线的投喂员的付出;同时,这些场景也在展示着景区的特点、美景以及滇池的生态环境。”直播的主创人员之一、主播周梦棋说。

 声音

 主播周梦棋:之所以选择直播,是因为其有趣、具有互动性,用主播作为连接游客和景区的桥梁,更有代入感。直播旅游、云旅游打破了景区接待能力的界限、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是对线下景区的线上补充和延伸,是景区数字化转型中的新选择,开拓了旅游的新课题。目前尚处于发展时期,但我们对其很看好,也有很多探索实践,更有很多期待。

直播带货

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成新宠

 受疫情影响,一些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出现滞销的情况,通过电商平台“直播带货”成为了多个地区帮助滞销农产品走出去的好办法。

今年29岁的王耀忠是拼多多平台上的一名商家,几年前,他与4名大学毕业的朋友组建了一支12人的电商创业团队,做起了“寻鲜人”。他们经销云南当季时鲜蔬果,建水紫皮洋葱是主营的商品之一。

 此前,原本应该进入“畅销季”的建水紫皮洋葱遭受重创。有电商经验的王耀忠联系了拼多多小二,在店铺内开起了直播。直播员轮番上阵,王耀忠的妻子也不得不临时客串。直播间很简陋,既没开美颜灯,也没专门的直播台。虽然有些业余,但并没有影响网友们助农的热情,直播间里频繁跳出拼团成功的提示。最后,两小时卖出了1万斤洋葱。

近期,各大电商平台均能找到“县长带货”的身影。在淘宝,云南景东彝族自治县副县长许亚洲直播助力70吨水晶豌豆“飞”出景东;在拼多多,云南省红河州河口瑶族自治县县长邓瑞为河口的红心牛奶木瓜代言……

声音

丘北县副县长贺志春:直播带货是一种销售农产品新模式的有益探索,政府官员带货能给当地地标产品增加信服力,充当解说员的形式把农产品的各种特性诠释清楚。我们就在原产地,就在田间地头,对产品更了解,更接地气,少了一些吹捧,多了一份真实。

专家观点

云南应利用直播经济拓宽农产品销路

云南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任薇薇说,数字化交互全民化已经孕育出了举足轻重的线上市场,随着微信、快手、抖音等成为人们重要的数字化互动工具,眼球经济带动的市场不可限量。直播卖花、带货、旅游等如大潮涌来,未来,直播带货很有可能会涵盖到各个产业。

 就直播带货的火爆程度而言,任薇薇说,随着5G等技术广泛在高速互联与个体生活之间的深度融合,高新技术的出现使得直播带货成为可能,且产生了更强的带货能力。另外,消费行为社交化也推动了直播带货的发展,因为消费已不仅仅是一种物质需求,已经逐步成为数字社会中的一种社交模式。

在她看来,一方面,直播对实体经济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主播们通过自己的体验,更为真实地还原产品特性,且不同主播突出了不同产品的个性化,会推动商家更加注重完善产品质量,以及差异化、定制化生产,从而推动供给侧改革。同时,直播让更多人有了从事经济活动的机会,一部能上网的手机灵活和低成本的市场准入,极大地拓宽了经济的多样性,形成了更多产业链。

但另一方面,直播经济可能带来的结果是,带货能力强的主播、企业可能拥有大量的资源,逐步形成垄断的形式,这不利于整体经济竞争性的发展,政府未来在宏观调控方面应该做适当调控。

“不得不承认,直播经济已经发生并逐步升温。作为地处偏远地区的云南来说,利用直播经济打造云南文旅名片,拓宽农产品销路确实为一条与时俱进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部门应该为商家、农户创造更好的合作平台,提升他们的积极性,同时倒逼云南的数字经济快速平稳发展,最终实现多方共赢的局面。”任薇薇说。(春城晚报记者 朱婉琪)

编辑: 周硕 责任编辑: 曹月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涉未成年人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