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响彻云南的防空警报声 你听到了吗
2019-09-18 11:08:45      来源:云报客户端

15687726321331

“呜……”今日上午,肃穆、低沉的防空警报声响彻云南上空。

9:00-9:11 玉溪

9:18 楚雄

9:18-10:00 文山

9:30-10:30 昭通

10:00-10:13 丽江

10:00-10:15 昆明

……

防空警报响彻城市上空,是一种警示:中国人要勿忘国耻,奋发图强;

也是一种宣示:和平来之不易,悲剧不可重演;

更是一种昭示: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

今天是9月18日2

今天是9月18日

每个中国人都要铭记的日子

这是中华民族

14年艰难抗战的开始

时光的车轮一圈圈流转3

时光的车轮一圈圈流转

88年前那刻骨铭心的屈辱

我们一刻也不敢忘记

图为日军占领沈阳城。新华社稿4

图为日军占领沈阳城。新华社稿

1931年9月18日

日本关东军

炮轰沈阳东北军驻地北大营

点燃了14年侵华战争的战火

由于国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

沈阳城次日即告陷落

不到半年东北沦陷

这就是震惊世界的

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成为5

九一八事变成为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

并揭开了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

图为日军占领沈阳城。新华社稿4

图为1931年9月19日,日本侵略军装甲部队侵入沈阳市。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一曲“松花江上”

唱出多少流离关内东北人民

的辛酸苦楚

人民蒙难,国土沦丧

……

中国共产党对九一八事变7

中国共产党对九一八事变

迅速作出反应

9月20日

事变发生后仅两天

中共中央发表

《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

响亮地喊出: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三省!”

图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之一部。8

图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之一部。

九一八事变

深深激发了全民族的爱国热情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爱国救亡运动

迅速席卷全国

九一八事变后,杭州市各界群众举行抗日救国大会。9

九一八事变后,杭州市各界群众举行抗日救国大会。

1931年到1945年

超过3500万同胞伤亡

4200万难民无家可归

半个中国遭日本铁蹄践踏

中华儿女,绝不退缩

14年抗日战争中

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资料图片:赵尚志10

资料图片:赵尚志

“争自由,誓抗战。

效马援,裹尸还。

看拼斗疆场,军威赫显……”

著名抗日将领赵尚志

曾写下这样豪气冲天的诗句

他率部队征战松嫩平原

爬冰卧雪,风餐露宿

作战百余次

打破了日伪军一次次的

重兵“讨伐”和“清剿”

“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这是日军对他充满敬畏的评价

在一次游击战中被俘后

面对敌人威逼利诱、严刑拷打

他狠狠瞪住敌人,痛骂敌寇

穷凶极恶的敌人割下了赵尚志的头颅

他牺牲时年仅34岁

资料图片:陈翰章11

资料图片:陈翰章

投笔从戎杀日寇

此头慨然国门悬

陈翰章

为人谦和、长相清秀

九一八事变后

面对侵略者的铁蹄

立志从事教育事业的陈翰章

毅然投笔从戎

参加抗日救国军

在血与火的淬炼中

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年12月8日

由于叛徒出卖

陈翰章被日军所围

他拒绝了敌人的劝降

在激战中壮烈牺牲

年仅27岁

1938年10月上旬12

1938年10月上旬

东北抗联第5军妇女团8名成员

为掩护大部队突围

与日伪军展开激战

在背水作战至弹尽的情况下

女战士们誓死不屈

她们毁掉枪支

挽臂涉入乌斯浑河

高唱着《国际歌》

集体沉江,壮烈殉国

“同志们,

我们是共产党员、抗联战士,

宁死也不做俘虏!

为祖国的解放而战死,

是我们最大的光荣!”

牺牲时

她们中年龄最大的冷云23岁

最小的王惠民才13岁

“八女投江”的故事被世代传颂

上图:1939年10月10日,天台县各界隆重举行欢送志愿兵团出征大会。(局部);13

上图:1939年10月10日,天台县各界隆重举行欢送志愿兵团出征大会。(局部);

下图:2015年9月13日,天台抗日志愿兵团老兵在当年天台县欢送志愿兵团出征大会原址附近合影。这4位平均年龄近95岁的老兵是当年志愿兵团1000多名战士中最后的幸存者。新华社发

1939年夏

日军大举进攻浙江沿海

由中共领导的天台县

抗日战时政治工作队

积极发动群众自愿参军

“母亲叫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上战场”

据档案记载

抗日战争期间

天台共有7600多名

青年参军出征

1460余名战士战死沙场

……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15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

是一部可歌可泣的悲壮诗篇

14年的苦难与磨砺

留给我们的遗产无比珍贵

留给我们的力量无比强大

88年过去了16

88年过去了

中国人民以不屈不挠的精神告诉世界

中华民族不可欺、不可辱

中华民族不可战胜!

如今17

如今

一个充满生机的中国

一个充满希望的中国

已经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我们抬头18

我们抬头

便能仰望没有硝烟的蓝天

我们无忧无虑

周围不会响起突然的枪声

只因我们身处和平国度

我们的身后,是强大的祖国

战争虽已远去19

战争虽已远去

但历史不能忘记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我们牢记历史

并不是要延续仇恨

而是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今天,我们向先烈致敬20

今天,我们向先烈致敬

岁月无疆,英雄不朽!

勿忘国殇,吾辈自强!

【多知道一点】

抗日战争中

“大后方”昆明

始终坚持国家和民族利益至上

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这段历史

传承着昆明的脊梁与血脉

一起来看看那时真实事件的还原

曾经,昆明作为抗日战争物资主要集散地20

曾经,昆明作为抗日战争物资主要集散地,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是日本空军主要轰炸目标之一。从1938年至1944年,日本空军先后出动战机1268架次对昆明地区进行轰炸,特别是市区的五华山、交三桥、潘家湾、护国路、大小西门等地,曾遭多次狂轰滥炸,昆明城死伤数以千计,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极其惨重的损失。

汪曾祺先生也曾在《跑警报》中回忆:“我刚到昆明的头两年,一九三九、一九四零年,三天两头有警报。”

5年内29次轰炸昆明上千人遇难

在2015年昆明市档案馆公布的敌机进袭昆明市县一览表中,详细记录了日机从1938年至1943年间日本敌机轰炸给昆明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的损失数据。1938年9月28日至1943年9月20日,昆明共遭受敌机轰炸29次,伤亡11479人,其中死亡人1024人,受伤10445人,房屋受损8734间。

敌机进袭昆明市县一览表21

敌机进袭昆明市县一览表

据记载,历次轰炸中最为强烈的一次发生在1940年10月7日,仅当次空袭就造成了伤亡160人,其中死亡民众达41人,造成难民66人,给昆明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极大的损失。1948年,中国文化信托服务社出版了《抗战建国大画史》,抗战建国史绩分类专表中便特别提到了1940年10月7日发生在昆明的这次激烈空战。

在当时的环境中,不论是政府要员22

在当时的环境中,不论是政府要员、学者教授,还是平民百姓,都无一例外地遭受了日军空袭的伤害。中国中共党史学会理事、云南省中国近代史研究会副会长张巨成教授介绍,在日本敌机对昆明长达6年的轰炸中,杨振宁、华罗庚、闻一多等人的住所都曾遇袭遭毁。在一次轰炸中,一颗炸弹刚好投放在华罗庚躲避的防空洞门口,华罗庚的耳朵被巨大的声响震出了血,更为惊险的是爆炸震塌了防空洞洞口,将华罗庚埋在了废墟之下。众人挖了2、3个小时才将他救出。

云南大学3次遭袭 中国造币厂昆明分厂被毁

除了西南联大,战火中的云南大学也同样曾历经摧残。张巨成说,云南大学曾先后遭受了3次轰炸,许多图书、校舍等在轰炸中被毁。

据悉,第一次轰炸发生在1941年10月13日,30多颗炮弹投向云大校园,造成了141间校舍受损、60多丈围墙被毁、4270册图书付之一炬。1941年5月12日,云大遭受了第二次敌机轰炸,此次轰炸摧毁了65间校舍、315册图书,另有1名校工受伤。发生在1941年8月14日的第三次轰炸则致使1名校工不幸遇难。

除了云南大学,当时的中国造币厂昆明分厂同样未能幸免于难。1940年10月13日,中国造币厂昆明分厂在轰炸中被毁,当时它刚刚才成立几个月。

1940年10月13日中央造币厂昆明分厂被日机轰炸照片23

1940年10月13日中央造币厂昆明分厂被日机轰炸照片

造币厂主任黄福祥在致财政部电上报损失情况的报告中写道:“保管股、电工间、木工间及工人宿舍全部均倒塌,其余各房舍亦大部震毁,幸物料库房及机体悉获保全,稽查队班长朱一鸣尽力值守,竟以身殉并重伤队兵一名轻伤两名。”

档案记载,在这次空袭中,中央造币厂昆明分厂一半厂房被毁,为保证工厂正常运行,该厂在昆明郊区租地建盖草棚,继续生产。而这次轰炸给中国造币厂昆明分厂造成的损失达162935元。

没有任何画面

比当年亲历者的描述

更能还原那些年

昆明的血色记忆

提起这段恐怖的经历,她仍然浑身战栗、泪流满面...

1938年9月28日,一个昆明人习以为常的阳光灿烂的早晨。15岁的少女赵阿芝手提一个小包袱,正急急从城外西郊马街往城里家中赶。她是回城接她妈到马街乡下姨妈家躲避日机空袭的。自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寇大举进犯,近半国土相继沦陷,为配合地面进攻,占领南京后,日机对我内陆重镇武汉、重庆、桂林、贵阳等地进行了惨绝人寰的狂轰滥炸,然而,南国昆明却一直风平浪静。老昆明人都不相信小日本打得进来,昆明是块仙乡福地,又地处西南高原,大江湍流,高山险峻,山隔水阻,有懂飞行的人估算过,日本飞机根本就飞不到这里。然而,随着战事一天天吃紧,人们的侥幸之心又都揪紧了。

空袭后的房屋24

空袭后的房屋

小阿芝不知不觉已来到小西门外的潘家湾,高大的城墙和城门楼就在眼前,只要再穿过一片苗圃地,钻进城门洞,就可以回家了……忽然,城门洞中一下涌出了许多人,都在跑,都在叫,尖锐的警报声响起来了!恍惚间,似乎有人在敲锣,有人在吹哨子,有两个骑单车的人,拼命挥动手中红色和白色的小旗子,边骑边嚷:“小日本的飞机来了!小日本的飞机来了!快跑,快跑……”小阿芝被潮水般的人流冲得几乎要跌倒,只好扭头也跟着人流往回跑。一个挑担子的妇女猛一下把她撞倒在地,手中的包袱骨碌碌滚落撒开,姨妈为她做的一双绣花鞋被后边的人踩来踩去,踢得远远的……她捂住痛得钻心的膝盖,大嚷:“我的鞋子!你赔来……”那妇女放下担子,赔笑道:“太对不起了,你等着,我帮你捡!”边说边跑过去帮她捡鞋。小阿芝后来仍记得很清楚,那是一张被阳光晒得黝黑的脸,她的头上,是一张农妇们常顶的阴丹蓝头帕。她放下的担子里,一头是苦菜,一头是瓜,叶子上还挂着露珠。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头顶上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紧接着“轰、轰、轰”几声巨响,强大的气浪和尘土再次把她掀翻在地,一大股刺鼻的硫黄味呛得她直咳嗽。飞机很快呼啸离去,在弥漫的烟尘中,她发觉农妇和前边跑着的几个人一下子不见了!摆在她前方是一个硕大的弹坑,还冒着烟。苗圃那边,惨叫声、呻吟声不断。忽然,有人尖叫一声,声音之惨,令她毛骨悚然。她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去,天哪,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弹坑旁的杨草果树杈上,挂着几根断肢残臂,还有一截血淋淋的肠子!……树枝上还吊着一块蓝蓝的东西,她定睛一看,妈呀,是农妇的头帕,浸透血的阴丹蓝头帕!她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云南日报登载的日军轰炸昆明图片25

云南日报登载的日军轰炸昆明图片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来时,只见城墙脚、苗圃里到处是烟,到处是火,到处是惨叫和呻吟。被炸现场血肉模糊,一片狼藉。几个警察和闻讯赶来的市民在火堆土坑里走来走去,一位老警察向她走来说,小姑娘,你醒了?没炸着吧?算你命大呀……见她怔怔的不说话,老警察长叹一声:“惨哪,最惨的是一对母子。当妈的脑壳被炸飞了,脖子里血还在淌,一个不到一岁的娃娃,也被炸死在他妈的身边,小手还紧紧握着。我们赶到时,小人的手指头还在一动一动的……”

多年以后,当年的小阿芝、如今的赵妈妈提起这段恐怖的经历,浑身战栗,泪流满面:“那天我硬是昏了头,咋会让她去捡绣花鞋哩,悔不该呀……”在云南省档案馆里,可以查阅到日机首次轰炸昆明的当天,云南省防空情报处报呈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的一份情况报告表。“空袭略况:1、巫家坝机场中弹80余枚。2、昆明市西门外潘家湾、凤翥街、苗圃等地中弹23枚,毁师校一部,炸民房37间,震民房29间,死94人,伤47人,牛、马各一头。3、我空军击毁敌机一架,焚毙敌空军5名,生获俘虏池岛1名。”

生获俘虏池岛图片26

生获俘虏池岛图片

那些年,昆明简直成了人肉横飞的屠宰场...

李民生老人在寓所接受采访。李民生是抗战时期云南省防空协导委员会副主任、军委会昆明行营警备司令部副司令、昆明防护团副团长、云南省警务处长、滇军中将李鸿谟先生的四公子。提及当年的日机大轰炸,李民生目光暗淡:“当时我还太小,但父母和哥哥姐姐,还有我父亲的同事和朋友,曾向我讲述过不少骇人听闻的事情。一句话,那些年,由于日本飞机连续6年的狂轰滥炸,昆明简直成了人肉横飞的屠宰场……”

云南日报登载的日军轰炸昆明图片27

云南日报登载的日军轰炸昆明图片

自首次轰炸昆明成功,特别是占领了武汉、海南岛及越南河内的机场后,日空军凭借数百近千架性能优越的战机,组成强大的空中优势,有恃无恐,开始了对云南全境,重点是昆明市和滇越铁路、滇缅公路及滇黔公路各交通枢纽、重要桥梁、发电厂,以及各军工厂、机场等军事要塞的狂轰滥炸,图谋切断当时中国唯一的国际交通线和通向内地的物资运输线。李民生说,日机所到之处,如入毫无防御之境。用亲历其境的他父亲及同事的话来说,是“飞得之低,连翅膀上的膏药旗和飞行员戴的眼镜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们的高射炮也实在太差,敌机一来,轰隆隆,完全是放空炮,虚张声势而已,热闹是热闹,但只会在敌机下边开花,根本打不着它们”。更有甚者,日本的广播电台竟公开扬言,何日何时将派机来轰炸昆明。“就那么怪,到那个时候,它们居然就真的来了!”可见其无所顾忌的程度,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而机场停着的那些幸存的飞机呢,虽有一些苏制“蜜蜂式”战斗机,绝大多数是教练机,还多为老弱病残者,根本不是日本零式战斗机的对手。因此,只要防空警报一拉响,不仅是老百姓乱作一团地“跑警报”,机场上的各型飞机也纷纷逃命“跑警报”,疏散到其他机场去,否则,就只有袒胸露背等着挨炸的份了!当时云南的机场,除了昆明的巫家坝,还有嵩明的杨林、祥云的云南驿等。1940年,日机出动了40余架重型轰炸机,一次就将云南驿机场停放着的苏式飞机炸毁了30多架,蒋介石听后怒不可遏,下令将机场站长“就地正法”,并令有关飞行员挂上“耻”字胸牌。

云南日报登载的日军轰炸昆明图片28

云南日报登载的日军轰炸昆明图片

徐振环老先生,是至今仍健在的日机大轰炸的见证人。当时,他是昆华小学的学生。日机一来,正上课的孩子们都挤到窗边往外看。只见飞机飞着飞着就乒铃乓啷丢炸弹,都叫起来:飞机屙屎了!飞机屙屎了!……老师吓得声音都变了,大叫:快趴下!快趴下!钻到桌子下边!……日本飞机一炸,人人如惊弓之鸟,大家都开始跑警报,有钱的就往温泉、西山、滇池畔跑,没钱的则往山野乡间跑。当时平民跑警报较为集中的地方,有小坝外的波罗村;北郊的下马村、岗头村、司家营和龙头街;西郊的黄土坡、岷山和高峣等。徐振环的父亲徐经训是行伍出身,曾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的上校参军兼护从、国民革命军少将兼广州宪兵司令部参谋长,对躲避轰炸很有经验,别出心裁地在离家不远的小西门城墙上凿了一个防空洞。由于有了这避风港,徐家得以在日后频繁的大轰炸中幸免于难。徐振环的父亲病故后,还被日本飞机“着着实实追撵惊吓”了一回。为父亲送葬那天,徐振环和亲人们披麻戴孝,心中祈盼着父亲平平安安地上路……不料抬棺的队伍刚走到正义路时,刺耳的警报声又响起来了!眨眼之间,满街都是惊惶奔逃的人们,送葬队伍也跟着拼命狂奔,一直跑到红庙村才将棺木暂时寄存。路上没掉一滴眼泪的徐振环,此时不禁抚着父亲难以入土的棺木,仰天痛哭!……

被轰炸后的昆明街道29

被轰炸后的昆明街道

双腿被高位截肢的辛惠仙老人,是至今幸存的日机大轰炸中的受害者。在《云南日报》宿舍区,老人说,1940年9月30日早晨9点多钟,当时仅4岁的辛惠仙吵着要吃东西,母亲拿了两个核桃,叫她用门框夹开来吃。辛惠仙刚走到门口,日机便呼啸而至。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她一下就昏死过去。醒来后只觉得双腿疼得钻心。事发多年后,邻居马大爹才告诉她,惨哪!火光、浓烟交织成一片残酷的血腥场面。我奶奶、父亲、母亲、舅爹、姑妈、两个嬢嬢的躯体被烧得吱吱发响,焦煳蜷缩成一团,都分辨不出哪个是哪个了!最后是从他们的牙齿来辨别身份。特别是我父亲,眼睛被一颗大钉子戳进去,眼球血淋淋地挂在脸上,惨不忍睹……马大爹发现被震出屋外的小惠仙还活着,手中还攥着两个核桃,便把她抱在马家栏柜的柜台上。赶来的救助队员见她双腿的脚趾头已被烧焦脱落,把她送到英国人开的惠滇医院。她被简单包扎后,在院外的草地上睡了7天7夜,剧烈的疼痛使她昏死又醒来。第8天,外婆才千辛万苦找到她。她的腿已溃烂生蛆,不得不接连做了4次手术,双腿高位截肢。一天之内她便痛失7个亲人和自己的两条腿,成了无家可归的残废孤儿。

交三桥大惨案当天,昆明所有棺材铺的棺材都销售一空...30

交三桥大惨案当天,昆明所有棺材铺的棺材都销售一空...

据徐振环老人回忆,1941年12月18日那天,上午9点多钟, 10架日本三菱双引擎轰炸机突然出现在昆明上空,见巫家坝机场停放着的一架欧亚公司的客机,正临时起飞逃往金殿方向,便穷追不舍。追至大东门一带时,忽见两辆美军十轮卡车拋锚停在交三桥上,狂奔逃命的数千市民,被死死阻塞于桥头和大东门城门洞前,于是灭绝人性地俯冲朝无辜平民投弹扫射。见人就拼命扫呀……此时正是人口最密集、道路最拥挤的时候。交三桥上的路面本来就很狭窄,又是太和街、环城路、小猪场三条街道的交汇处,跑警报的人涌如潮水,无法躲避,顿时人肉横飞,血光四溅,整整半座城,成了日机狂轰暴扫的流动打靶场……日机离开后,徐振环曾随大娃娃跑去看,只见到处躺着一排排被赶来的救护队收敛的尸体,交三桥侧的桥墩栏杆、城墙的墙壁上、路旁的杨草果树、电线杆上,糊满或悬挂着遇难者的碎衣、烂肉、断肢及内脏……桥下的盘龙江里,水面上还漂浮着血衣……徐振环老人说,一位金店老板遇难时,随身携带的金手镯、金戒指被炸得满天乱飞,引起一些人哄抢。一个抢金人于抓到的当天就被枪毙了。交三桥被炸的当天,昆明所有棺材铺的棺材都销售一空,有的街区甚至连草席都很难买到。“交三桥大惨案”之惨烈、伤亡人数之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令昆明全城刻骨铭心、永志不忘。据后来到现场救助的警员和救护队员估计,死伤者起码有500人以上。后飞虎队研究会会长孙官生经过反复调查核对,初步确认“交三桥大惨案”的遇难者为365人,伤者则不计其数。

日本轰炸机在中国的天空中横行31

日本轰炸机在中国的天空中横行

就在昆明全城沉浸于“交三桥大惨案”的大悲痛、大恐慌、大绝望中时,大伙万万想不到,物极必反,仅仅两天之后,巨大的转折,一下出现在昆明的万里晴空——日本人的空中克星来了!悄悄地,不动声色地来了。

于“交三桥大惨案”发生的当天,陈纳德将军的美国志愿航空大队,结束了长期厉兵秣马的严格训练和艰苦准备,告别仰光吉桃机场,挥师北上,向昆明集结。1941年12月20日上午,跑警报的昆明市民觉得有些异样。怪事情了,明明听见日本飞机的轰鸣声,咋个又惊慌地飞走了呢?连炸弹也没丢一个……忽然天上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巨响,胆子大的人钻出防空洞,大叫起来:快来瞧呵,小日本的飞机挨打了!打着了!一架,两架,栽洋头了……人们纷纷从防空洞、防空壕里跑出来,从山坡掩体、树丛中钻出来,天上突发的景象,令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架又一架平时不可一世的日机,在一群画着大嘴鲨鱼图案的飞机包抄、追逐、围歼下,起火,爆炸,拖着黑烟栽落山谷……

被轰炸后的昆明街道32

被轰炸后的昆明街道

徐振环老人是空战的目击者之一。他说,真是解恨啊,那天,天上的飞虎队员在咬着使劲,地上的昆明市民也在拍着巴掌、跺着脚使劲!两天前还被“交三桥大惨案”的血水、泪水泡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昆明人,一下子见着这种大快人心的场面,用狂喜这两个字都不能表达当时的心情。每击落一架小日本的飞机,人群中便发出一阵欢呼,人们忘记了这是战斗,忘记了还有危险,都在跳呵叫呵笑呵,尽管脸上还挂着泪水……徐振环说,那天的空战,不像是打飞机,而是像美国人说的那样——打野鸭,一群勇敢的鲨鱼在蓝天上打野鸭!

在飞虎队强有力的打击下,日本轰炸机再也不敢轻易来犯。丧失多年的昆明制空权,开始稳稳落入陈纳德和他的飞虎队掌心。

飞虎队旧照33

飞虎队旧照

编辑:钱嘉榀 责任编辑:孙红亮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