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城市向东 600年前的一位大师就已经安排的明明白白
2019-09-18 08:44:49      来源:云南房网

关于昆明前世今生,要从大约2300年前楚国大将庄蹻的一次地理大发现说起。

那个时代被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称为世界文明的“轴心时代”,中华文明与同期的古印度、古希腊、古罗马点亮了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的火炬,璀璨的文明伴随着春秋战国的无数征战播散四周,昆明城所在的滇池坝子也首次被载入文明史册。

滇黔古道自古就是昆明与外界联络的主要通道

滇黔古道自古就是昆明与外界联络的主要通道

公元前278年,楚国大将庄蹻奉楚顷襄王之命,率军南征。楚国远征军通过黔中郡向西南进攻,经过沅水,向西南攻克且兰,征服夜郎国,一直攻打到滇池一带,将三百里土地划入楚国版图。《史记·西南夷列传》:“至滇池,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欲归报,会秦击夺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还,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

《史记》中庄蹻开滇的故事已耳熟能详,至今庄蹻建都的晋城中心还树着他的立像,纪念这位来自东方的滇国始祖。此后2000多年,滇池流域与东方的中原联络从未中断。这条从昆明城东出,经大板桥、杨林、曲靖、胜境关入贵州的通道,或称滇黔古道或称通京驿道,从来都是游学赶考、官宦从政、行商经营往来必经之路。

巧合的是,如今的长水机场也恰好位于这条枢纽通道之上,古今同一,昆明与外界联络的重要枢纽都设置在城市东区,从昆明的建城历史与城市发展、空间格局看,这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必然。

昆明城址历代变迁,东市始终是对外大通道

昆明城址历代变迁,东市始终是对外大通道

位于滇池北岸的昆明建城史,最早发端于1240多年前的唐代,强盛期的南诏国从洱海进入了蔚蓝色的滇池地区,国王皮罗阁、阁罗凤先后都发现了滇池边“山河可以作藩屏,川陆可以养人民”的优越条件,阁罗凤的长子凤迦异奉命在此修建了一座新城——拓东城。拓东城兴建后,成为南诏国的“东京”,滇池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就从滇池东岸——晋城一带向滇池北岸转移。

在最近的一次专业论坛上,昆明规划专家周聪先生曾这样归纳昆明城址的变化:昆明城设在滇池北岸主要还是与滇池水系的变迁有关,以前滇池水位较高,盘龙江水势大,滇池东北岸的许多地方尚处于一片沼泽之中,故汉代以前滇池地区的主要城池位于晋城一带;随着兴修水利,滇池水位下降,城市北移才逐步移至现昆明城位置。

在拓东城的基础上,元代的中庆城、明清的昆明古城位置有所迁移,但都离不开坐北朝南的格局,背靠蛇山,面朝滇池,东面则一直保有穿过金马山通向中原腹地的交通要道。

经由这条古驿道,赛典赤·赡思丁上任云南平章政事,全面疏浚治理盘龙江、宝象河等多条滇池河道;马可波罗进入了这座“壮丽的大城”;沐英率30万大军南征平定云南、筑昆明城并世代镇守;徐霞客开始了人生最长的一次游历;从安宁进京赶考的杨一清成为了内阁大学士……

历经王朝更迭和城市兴废,拓东城和中庆城均湮灭难寻,文化遗产存留至今最多的,还是始建于明代初期的昆明古城。据史料记载,昆明古代历史上最宏大的一次规划布局,是在600年前镇守云南的沐英所构筑的昆明城,堪舆大师汪湛海经过8年寻勘,才设计出的这座天人合一、顺应自然的灵龟之城。 

明代昆明城是一座灵龟之城

明代昆明城是一座灵龟之城

据传世的图谱和《昆明县志》记载,明代的昆明灵龟城:龟头在南开崇政门,有楼明称向明,清称近日,楼悬沐英所书“登高望远”匾额;龟尾在北开保顺门(今北门街口与三十中之间),有楼称眺京;龟的四足分别为大东门咸化(今西南大厦前),有楼称殷春;小东门永清(今圆通街与青年路交叉处),有楼称壁光;小西门洪润(今金穗大厦前),有楼称康阜;大西门广威(今新建设电影院与师大附中之间),有楼称拓边。龟的首尾和四足不是正相对,错开一定方位,形成头向东南,尾绰西北,恰与龙脉走向形成回环,同时四足灵动,所以称为灵龟。

如今昆明的新老城区,其实大多延续汪先生通过风水学勘定的范围,向四维辐射。也就是说,昆明城的区域风貌,基于600多年前的建城而奠定,此后建筑虽然随着时代变迁,但城区范围改变很小。

昆明城自古至今格局中,南北中轴线都是从北向南延伸的正义路,正义路直承五华山麓旺气,历史上云贵总督府、布政司、巡抚衙门、蕃台、臬台等重要府第曾分布在正义路的两侧。  

武成路和长春路(今改为人民中路),以及延伸的人民西路和人民东路则是城池的纬脉。人民西路从岷山起始,东面延伸至新迎小区的路段称为人民东路,经过了五华山麓龙脉熏染,再往东延伸则是虹桥路穿越金马山、大板桥直通长水机场,这一走向也正与昆明古城通京驿道重合。

大板桥古驿道文物碑

大板桥古驿道文物碑

据说建昆明城时,汪先生踏勘了昆明的山川地脉,点了四十八个风水穴位,被后人誉为汪公四十八大钤记。其中第28则描述的正是“东骧神骏”的金马山:“金马山前一树花,蝶恋蜂随绕琼芽,识得火里栽莲法,子孙世代享荣华。”这是说,金马山是昆明一处好地脉,叠翠崇峦中蝶恋蜂绕,在八卦中属午火,在火里栽莲花,有木通明的景象,在这个地方建宅立院,能让子孙后代皆享有荣华富贵。

金马山以东就到了长水机场前的大板桥,这里是从东边进入昆明的锁钥之地,因桥得名的它扼昆明东面交通要冲。唐宋时即为东古道重要站口,到了元代,这里开辟了通京驿道,并设立驿站,因之被称为板桥驿。

说到大板桥,就不得不提与之有关的小板桥,其实大板桥和小板桥原来都是指桥,而且都是宝象河上的桥,大板桥靠近宝象河源头,小板桥则在下游。有河就有桥,大板桥、小板桥就以其规模大小来区分。大、小板桥都是物资集散地,但小板桥相比大板桥更靠近昆明城区。

宝象河是官渡区的母亲河

宝象河是官渡区的母亲河

大、小板桥跨越的宝象河是昆明古六河之一。源于官渡区东南部老爷山,经小寨村至三岔河汇支流小河(源于阿底村)入老宝象河水库,出库后经大板桥、干海子、大石坝、小石坝、小板桥、官渡镇龙马,在滇池半岛的宝丰村附近汇入滇池。

宝象河流域已成为昆明新财富聚集带

宝象河流域已成为昆明新财富聚集带

云南堪舆大师海平居士曾说这样点评宝象河:“风水中有一个对于城市或区域至关重要的概念,那就是山管人丁、水管财之说。东边金马山处,北来之水遇山东折,回环之后,继续向南向东流向平坦宽阔的城南,直至汇注滇池,这也是昆明宝象河的源头之一。由此可见,宝象河沿岸自古以来都是风水宝地。”

梳理至此,我们已然可以发现,昆明以往的通京驿道已变身为如今的机场高速,但仍是昆明向东推进的主力路线和连通外界的最重要通道,而自北向南流入滇池、鱼米丰饶的宝象河流域,已由乡村集市兼有转变为全新的城市区,自南往北,三个半岛、滇池会展片区、生态半岛片区、世纪城、官渡古镇、经开区、再到正迅速崛起的空港新区,这条象征财富与生机的藏风聚气宝地,与昆明城市向东推进的大势交汇于机场门户枢纽——大板桥。

关于大板桥的“前世今生”与未来前景,规划专家周聪先生有这样的概括:“大板桥历史上是从中原进入昆明的锁钥之地,如今随着长水机场的投用,机场高速和地铁六号线担起市内交通的重任,大板桥的区位优势立刻显现。按照新区规划和产业定位,大板桥将依托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突出临空特色产业优势,重点发展金融会展业、总部经济、现代物流、航空服务、科技研发等区域性服务业,建设面向东南亚、南亚的国际性外向高端服务中心,大板桥正往时代更远处行进。”

“饮其流者怀其源”,通京驿道上的板桥驿,宝象河上的大板桥集市,虽然存留于今的历史遗迹逐渐褪色,但走向中原、走向世界的大通道地位没有变,哺育了昆明城和官渡区上千年的宝象河没有变。自古以来奠定的昆明城市空间功能格局与如今东进拓展的趋势,在这里即将上演的是全新一页。

昆明城市建设经历了多年的南北拓展之后,东进大势已逐渐形成,东市主轴从二环一路往东,南侧的金马凉亭片区是官渡区加大投入改造的重点区域,除了早年所开发的东骧神骏等项目外,东原璞阅、招商凉亭轧钢厂改造项目等将极大改变片区面貌;北侧的东白沙河已逐渐演变为新的山水高端居住片区;而方旺片区和邻近的经开区更是近年来的热门板块,招拍挂市场屡屡上演“抢地”戏码,东原、中南、碧桂园、奥园、德商、蓝光、保利、阳光城、新城、旭辉、富康等一大批品牌房企密集落地新楼盘。

东原获取大板桥片区276亩住宅用地,城市东进再下一城

东原获取大板桥片区276亩住宅用地,城市东进再下一城

最近,东市区近年来形成的“逢地必抢”传统再度延续,在成功打造东市第一热盘东原璞阅之后,近日东原又溢价12亿豪取大板桥片区276亩住宅用地。值得关注的是,东原的强势进驻不仅是城市东进的自然延伸,也使得占据空港枢纽门户位置的大板桥,成为了官渡区一个全新的开发板块,全新的东市人居高地跃然而出。

昆明主城东进的大幕才刚刚拉开,地铁、道路、学校、医疗等城市配套的不断完善,人居品质的升级,推动城市发展潜力更精彩的释放,特别是远期规划1.4亿客流量的长水机场,以及空港新区临空特色产业优势,保税区、金融会展业、总部经济、现代物流、航空服务、科技研发等区域性服务业云集,产业高地所带来的强大聚集效应和区域活力,使得昆明向东推进的速度与力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毫无疑问,城市东进是一场关于昆明人居空间与产业布局的宏大叙事,而最新的篇章将由50强房企东原在东进的最前沿奏响,主城东,东原启城,开启的不仅是东原的开发新历程,更是昆明主城东进的序章。

编辑:钱嘉榀 责任编辑:孙红亮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