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共和国同龄人】刘俊:用花灯和歌舞歌颂党的好政策
2019-06-19 11:08:51      来源:昆明信息港

“寻找共和国同龄人”大型主题采访,重点聚焦1949年出生的70岁公民,通过讲述他们的故事、家庭和家乡的故事,讴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巨大成就,反映时代变迁和家国变化。

昆明信息港将结合自身优势,充分利用城市门户网站、微博微信、彩龙社区等多平台,以全媒体的表现手法,生动、立体、全面的展示“共和国同龄人”的故事。

如果您身边有共和国同龄人,请跟我们联系。

网友可以在彩龙社区征集活动贴下跟贴,留下“共和国同龄人”的线索;也可以直接在彩龙社区发贴,选择“共和国同龄人”标签,讲述他们的故事。

联系方式

采编中心电话:0871-65390101

采编中心邮箱:175389202@qq.com

彩龙社区征集活动贴

昆明信息港在寻找你——“共和国同龄人”-彩龙社区

人物简介:

刘俊

1949年5月20日出生,共和国同龄人,嵩明县计生委老干部,现为嵩明县老年大学教师。

精彩语录:

“我们国家的发展确实不得了,以前根本不敢想能用上电灯电话,还能开上车。”

——刘俊

刘俊 记者李春铭摄

刘俊。记者李春铭/摄

刘俊家有三十多件乐器,他几乎都会一点。七十年代,村子里文化生活单一,有样板戏看已经很不错;那时他二十岁出头,在花灯团拉二胡。

如今,他已70岁,在老年大学教二胡。

“我们年轻那会没什么文化生活,乐器都是自学。”刘俊刚下课,正在收拾他的提包:“七十年来国家的变化天翻地覆,以前想都不敢想能有现在的生活。”

地震房子裂开看到星星,日子还算过得去

小河底村在昆明市嵩明县杨林镇,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而过。

1949年5月20日,刘俊在一个普通家庭出生。他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母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盘弄着家里的几块地。父亲曾到昆明西山的一户人家做工,哪里烂了就帮着修修补补,赚得一点辛苦费勉强支撑家用。

五十年代初的日子大多相同,一年一套衣服补了又补,饭里没有油荤,过年也吃不上肉。伙食团把洋芋连着皮剁细了,掺着杂粮或包谷一起蒸,再煮一大锅汤,丢几片菜叶子。

刘俊的父亲不知从哪带回两只兔子,想改善一下生活。当时刘家住着简陋的土基房,一间用来睡觉,另有一小间算作厨房。兔子养在厨房里,灶台也是用土搭的。刘俊还记得狡猾的兔子在灶台旁打了许多小洞想逃出去,引来二十多只小银鼠。

刘俊的小学毕业照 记者苏雯芊翻拍

刘俊的小学毕业照。记者苏雯芊翻拍

一天晚上,刘俊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感觉地震。头顶的墙震得裂开,随着震波一拢一合,他透过裂缝看见了天上忽明忽暗的星星。“那个房子啊,破烂不堪。”刘俊对过去的居住条件印象深刻。

1959年,吃不饱的日子来了。伙食团没有洋芋掺杂粮,也没有菜叶子,只有熬一锅稀饭,每人用大瓢深深舀上一瓢。看着满满一大碗,实则无法给人提供下地干活的力气。许多人营养不良,得了肿瘦病(营养不良性水肿)。

幸得小河底村的那条小河,即使日子再困难,刘俊也可以挽起裤脚去捞鱼摸虾。捉到一些黄鳝、泥鳅、小鱼,拿回家用盐巴煎一煎。

日子还算过得去。

取蛇皮扯马尾做二胡,日子有音乐流进来

读小学时,刘俊对二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没有条件接受专业培训,甚至连一把二胡都没有。

刘俊把黄梨树砍下做杆,取蛇皮做琴皮,再去山里找些野竹,用火烧一烧弯成弓。等到村里赶集的时候,他悄悄跟在马匹斜后方,趁牵马的人不注意,用力扯下几丝马尾,渐渐凑够了弓毛。

刘俊上课用的二胡 记者苏雯芊摄

刘俊现在上课用的二胡。记者苏雯芊/摄

二胡有了,没有老师怎么办?刘俊找来一本著名演奏家刘天华编写的教材,仔仔细细把每个音符抄下来。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小河底村都会有二胡声传来。

1968年,公社组织宣传队演样板戏。那会刘俊刚读了一年中学,辍学在家帮忙挖黄萝卜。“那会的黄萝卜好得很,又水又脆。”

刘俊听见宣传队演出的消息,他也跟着大队,一个村接一个村地演戏唱灯。从落水洞、石子河、龙潭坡,到蚂蟥井、盐槽、花窝村……都有他们的身影。

“那会儿没有其他文化生活,宣传队能去村里演出算很不错了。”

许多老照片保存完好 记者苏雯芊摄

许多老照片保存完好。记者苏雯芊/摄

村里到了晚上一片漆黑,等到大队来巡演的时候,照明用的都是打气灯。灯座下面有个打气的活塞,往装煤油的储油罐里打气,石棉网的灯芯点起来白亮得很。演的过程中还要有人接着打气,以保持灯内的压力。

大队演到了花窝村,连打气灯都找不到,刘俊记得:“只能用下洞子的煤石灯,拉根铁线,四五盏挂在一起,就那样演给他们看。”

1970年,县上来了几个人调研,看见刘俊会拉二胡,而且嗓子不错,就把他调到嵩明县花灯团工作。最初月工资19块钱,其中有6块是伙食费,一个月下来省不了多少钱。

买了单车还结了婚,日子已经不愁吃

清早,燕子开始叽叽喳喳筑巢的时候,刘俊已经起来练基本功了。花灯团没有排练房,团员们都是站在走道上,把脚抬到窗边拉筋。

团长是个直性子,看见团员训练条件艰苦,大腿一拍就决定建砖混结构的排练室。大家分工合作,运石头拉石灰,建六间房子花了500块。后来花灯团有机会去曲靖交流,对方十分羡慕,刘俊模仿人家的语气说:“哟,嵩明县花灯团还自己盖房子!”

当时的嵩明在刘俊印象里,城区范围只有三平方公里那么大。从县城回杨林的路上几乎看不到汽车,一天到晚只有两三辆经过。

为了方便回家,刘俊省吃俭用,工作一年后花160块钱买了辆二手的永久牌自行车,每到放假就回去帮忙做活。

刘俊和陈树仙翻看老照片 记者苏雯芊摄

刘俊和陈树仙翻看老照片。记者苏雯芊/摄

1975年,刘俊和曾经的小学同学陈树仙结婚,在公社上与六十多对新人一起举行集体婚礼。刘俊穿着特意用阴丹蓝布做的衣服,买些香烟和瓜子请大家吃。几个朋友到牛栏江捞上来许多鱼虾,炸得酥脆。就这样简单吃顿晚饭,婚就算结了。

公社提供了两间砖混结构的小房子,十多平米,刘俊和陈树仙就住在这里。墙上贴满报纸,没有衣柜也没有像样的家具。

刘俊有时会和陈树仙一起边拉边唱 记者苏雯芊摄

刘俊现在仍会和陈树仙一起边拉边唱。记者苏雯芊/摄

住房虽然紧张,但是从包产到户开始,家里种了足够的水稻和玉米,还养了几头猪,工资也涨到42块,吃饭已经不成问题。

花灯团的房子拆了,那地方重新建起一栋大楼作为嵩明县政府。

1986年,刘俊分到嵩明县计生委。那时,中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掀起第一轮房改热潮。刘俊分得七十多平米的房子,三室两厅。不过什么家电都没有,他自己做了躺椅、茶几、柜子、桌子和衣柜。

工资也从四十多块,涨到几百几千。刘俊在计生委一干就是16年。

刘俊在计生委时的工作照 记者苏雯芊翻拍

刘俊在计生委时的工作照。记者苏雯芊翻拍

退休后在老年大学教乐器,日子不仅是温饱

2002年,刘俊从计生委退休,嵩明县老年大学聘请他当老师,教二胡和萨克斯,同时还是老年大学乐队领队。

每天早上九点,刘俊都会准时带着水杯和乐器盒走进二胡一班,教室里已经有十多位老人坐好等待上课。一天下来,刘俊要讲四个小时,他的杯子里常常泡着枸杞和菊花。

不止会拉二胡,刘俊还会弹琵琶、吹双簧管、吹长号……而且都是自学成才。刘俊家里随处可见乐器,光琵琶和二胡就各有三把。半年前,他买了一只单簧管,又想自学。他有时间就会和妻子一起边拉边唱,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刘俊在老年大学教二胡 记者苏雯芊摄

刘俊在老年大学教授二胡。记者苏雯芊/摄

“现在的生活好了,以前哪有条件学乐器。”刘俊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我在这儿教了十多年,也是希望退休生活能发挥点余热。”

今年,刘俊的70岁生日悄悄过了。从苦日子过来的人,不习惯大肆庆祝。用他的话来说:“平时吃那么好,天天都像在过年过节,根本不在乎生日吃什么。”

刘俊现在还保留着一些过去的习惯,虽然已经住上了嵩明城里的大房子,他还是在杨林老家种了些小米菜、玉米、癞蛤蟆菜。有时间就回去看看,吃粗粮和野菜。

刘俊家中摆放着许多乐器 记者苏雯芊摄

刘俊家中摆放着许多乐器。记者苏雯芊/摄

对于现在的生活,他似乎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我们国家的发展确实不得了,以前根本不敢想能用上电灯电话,还能开上车。”

刘俊感叹七十年来的变化天翻地覆,他带领老年大学的学员们,每年演出的时候用花灯和歌舞的形式,歌颂党的好政策。这群从穷苦日子过来的老一辈有共同的话题,也有共同的感受。对于如今的好日子,他们心怀感恩,并十足珍惜。(昆明信息港 记者苏雯芊)



编辑:钱嘉榀 责任编辑: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