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共和国同龄人】孔祥苍:百丈悬崖一身轻 在平凡岗位见证祖国发展
2019-06-12 15:47:32      来源:昆明信息港

“寻找共和国同龄人”大型主题采访,重点聚焦1949年出生的70岁公民,通过讲述他们的故事、家庭和家乡的故事,讴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巨大成就,反映时代变迁和家国变化。

昆明信息港将结合自身优势,充分利用城市门户网站、微博微信、彩龙社区等多平台,以全媒体的表现手法,生动、立体、全面的展示“共和国同龄人”的故事。

如果您身边有共和国同龄人,请跟我们联系。

网友可以在彩龙社区征集活动贴下跟贴,留下“共和国同龄人”的线索;也可以直接在彩龙社区发贴,选择“共和国同龄人”标签,讲述他们的故事。

联系方式

采编中心电话:0871-65390101

采编中心邮箱:175389202@qq.com

彩龙社区征集活动贴

昆明信息港在寻找你——“共和国同龄人”-彩龙社区

人物简介:

孔祥苍

1949年10月16日出生,共和国同龄人,出生在嵩明县杨林老城,18岁参军入伍,退伍后来到东川矿务局工作了13年,之后回到家乡嵩明,就一直工作至退休,历经嵩明多个政府部门工作,从城市规划到工业建设,见证了嵩明发展的重要时刻。

精彩语录:

井下工作更是苦上加苦,主要是打眼放炮,每天都弄得混身泥浆……在东川矿山井下的三年,对我是个极大的缎炼,从那之后,无论遇到多艰苦、多困难的工作,都觉得不算什么了。

                                                     ——孔祥苍

孔祥苍

孔祥苍

6月3日,在嵩明县老年大学国画教室里,孔祥苍正在挥毫泼墨,指点着学员们绘画用笔。70岁的他仍然精神矍铄,一身蓝色的中式对襟短衫,以及言谈中始终保持的平稳温和语调,显出了他的儒雅秉性。

孔祥苍退休之后方拿起画笔,15年的时间,让他的画作在嵩明当地已小有名气。现在,孔祥苍是昆明市老干部书画协会理事、嵩明县老干部书画协会副会长,诗、书、画、印都颇见功力。

是家中长子,因为想成为英雄而参军当兵

孔祥苍1949年10月16日出生于嵩明杨林老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是家中长子,下面还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

在那个物资紧张的时代,家中子女多意味着生活会更加困难。孔祥苍回忆,小时候自己只有一双鞋,除了下霜时舍得穿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打着赤脚。因为他是家中老大,还有机会轮到做新衣服,像他的弟弟妹妹,只能穿他因不合身而“下放”的衣服。对比现在的生活,孔祥苍感叹道:“只要有钱,现在什么衣服不能买,什么东西不能(买来)吃?我们那会,连买个豆腐都要凭票供应。”

1968年,19岁的孔祥苍参军了,在当时的云南省军区独立师1团服役。那时的他,因为从小就听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的故事,心中有一个信念就是向英雄学习,并成为英雄。孔祥苍的部队当时属于公安军,也就是后来的武警,他当兵那三年,除了守卫兵工厂就是守卫刚通车不久的成昆线,岗位平凡得没有什么当英雄的机会。

但时至今日,从军的痕迹在孔祥苍身上仍不难看出,70岁的他腰板挺直,行动做事利落有序。

分配到落雪矿,见识了平凡岗位上的英雄

3年后,也就是1981年,孔祥苍退伍,被分配到了东川矿务局落雪矿,那地方条件比较艰苦,海拔在3300米左右,6月份就下雪。

孔祥苍先在井下工作了三年,他总结说:“井下工作更是苦上加苦,主要是打眼放炮,每天都弄得混身泥浆……在东川矿山井下的三年,对我是个极大的缎炼,从那之后,无论遇到多艰苦、多困难的工作,都觉得不算什么了。”后来,孔祥苍因为工作表现好,加之在部队就已入了党,就被调到井上坑口办公室工作,后任团委书记,三年后又调到了东川矿务局机关工作。

青年孔祥苍刚到落雪矿时的意气风发

刚到落雪矿时青年孔祥苍意气风发

前前后后,孔祥苍在东川矿山工作了13年,对东川有着很深的感情。退休之后,他仍不时回东川去看看自己曾经工作的地方。因为,那里不只留下了他的青春岁月,还让他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带头作用。

1981年,东川爆发了一场泥石流灾害,孔祥苍随落雪矿党委副书记、矿长检查灾害影响时,走在最前面的矿长被突发泥石流冲下山去,当场牺牲。时隔35年,孔祥苍回忆起这段往事依然印象深刻。他说:“那时的党员干部都强调带头,走在最前面,所以最先牺牲的就是他。”

孔祥苍在东川矿务局时的工作照

孔祥苍在东川矿务局时的工作照

一直怀有英雄梦的孔祥苍,由此真真切切地认识到了平凡岗位上的英雄应该是什么样,一个共产党员又应该怎样做。1984年,孔祥苍因夫妻团聚原因,正要调回嵩明,不料东川一座矿山突发泥石流,造成40余人伤亡,他被抽调去参加救灾抢险。孔祥苍二话没说就直奔救灾现场,直到救灾结束,才回来办理了调动手续。

调回嵩明工作,最初想买早点都不容易

1984年孔祥苍调回嵩明时,已阔别了家乡16年,可他印象中嵩明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城区还是那么小,只有四条主街,南北大街长不过1公里左右,走到头也就走到了郊区,走到了农田;路是石板路,坑坑洼洼;楼房老旧,最高不过三四层;城中心只有一家百货公司。

那时,嵩明车辆稀少,大街上甚至没装红绿灯。在东川工作那些年,同事们曾跟孔祥苍开玩笑,说嵩明小到哪有四条街,只有司机们常走的“麦街“和”豆街“而已,这两条街也只是因为秋收后当地农民将麦子和大豆晒到马路上让过往车辆碾压而得名。

刚回到嵩明的孔祥苍,对家乡的生活有点不适应,那时,嵩明还处于物资紧张时期,人们只有吃两餐的习惯,早餐、早点铺子还没进入嵩明人的生活当中。而在东川矿山工作过的孔祥苍,不仅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也习惯了一日三餐,而嵩明,当时早上想买个早点都不容易,饭馆铺子一般要到早上9点10点才会开门。

孔祥苍最先是在嵩明城建局工作,这是个1984年才组建的新部门,总共不过12个人,他们学了3个月的规划,就开始绘制嵩明的蓝图了。当时的嵩明,财政收入还不到1000万元,他们所能做的规划,也只是将嵩明城区的南北大街由三四米拓宽至12米。不过,这倒是孔祥苍和他的同事为家乡做的第一件事。

筹建嵩明啤酒厂,与厂子建立深厚感情

1985年,孔祥苍进入昆明市委党校学习,两年后调到嵩明工业交通局。1988年,嵩明氮肥厂要改建成啤酒厂,孔祥苍又被抽调去担任工程副指挥长,主管土建和协调老旧设备拆迁、新灌装生产线的安装。

由于资金紧张,建厂时诸如土地平整、设备安装,都是指挥部人员和工人一同参与。对于孔祥苍来说,这几乎是项全新的工作,他得重头学起,土建投资、工程图纸、技术资料、可行性报告,他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学习和熟悉。整整两年,他骑着单车往返于杨林开发区和嵩明县城,12公里的路,他要骑将近1个小时。

孔祥苍在曾经参建的嵩明啤酒厂门口

孔祥苍在曾经参建的嵩明啤酒厂门口留影

嵩明啤酒厂是当时杨林开发区最早入驻的项目,设计产能为1500吨,用的是保加利亚进口的生产线,与上海江南啤酒厂合作,当时叫做“飞鸽“啤酒。

孔祥苍好不容易熟悉了啤酒厂的厂房和生产线,却因为啤酒厂划归商业局管,于是在工程结束后也被调到了嵩明县商业局。

受限于技术和市场,嵩明啤酒厂发展并不顺利,但孔祥苍仍然为它操心不已。缺客户,他利用自己在东川工作多年的经历,帮啤酒厂开辟当地的客户;设备出故障,一手亲建起厂房和生产线的他,又回到车间帮助工程人员查找问题,梳理工作流程。

或许正因为这么投入,所以后来尽管嵩明啤酒厂几易其主,最终被嘉士伯收购,现在又更名为昆明华狮啤酒有限公司,都没有影响孔祥苍对啤酒厂的感情。

前些年,孔祥苍回啤酒厂参观,了解到厂里现在的产能已经达到了2万吨,不由得非常高兴。

即使啤酒厂不再冠”嵩明“之名,即便作为奠基者的孔祥苍自己后来又去了县乡企业管理局工作了10年直到退休,但在他心中,这个落户于家乡的项目,仍是他为之自豪的作品,因为,它至今仍实实在在地为嵩明的财政和就业做着贡献。

经历多个部门和岗位,亲眼见证嵩明崛起

自从1984年调回嵩明,孔祥苍就再也没有离开这片养育他的土地。他在嵩明工作的二十年,经历了多个部门和岗位,有的岗位短则一年,长不过三年,频繁的调动曾让孔祥苍觉得不踏实,甚至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

但在那个百废待兴的时代,改革在摸索中前进,开放在试验中学习,机构组建、职权划分也总在变动,干部们的频繁调动更是常态。每次面临调动,孔祥苍都会默默地提醒自己:“服从组织需要,服从组织安排,身为一个共产党员,就应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党工作。”他认为,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在平凡岗位上最应该保持的态度。

孔祥苍现已很少回杨城老家了,老家的变化之大已让他认不出路该怎么走了。父母早已不在,家中原先的土木老屋,在80年代由他们几兄妹凑钱重新盖成了两层楼的砖混房,但现在也已不符合抗震要求,成了危房。

老家、老屋不远,但是一份回忆,一个念想。孔祥苍说,嵩明这片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土地,才是自己的归宿。

在这里,孔祥苍看着嵩明由一个农业大县,变为一块工业热土。嵩明的财政收入,已经从当年的800多万元增长到2018年的12.01亿元,城区面积扩大了差不多10倍,最宽的马路甚至达到了60米,孔祥苍倍感欣慰。

平凡岗位发光发热,满意家乡的发展变化

他说,当年,嵩明的企业和经营者,都还不清楚什么是市场,只想依赖统购统销的模式发展,如今,嵩明的企业已能自如地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弄潮,这就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改变。

在孔祥苍看来,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退休老人,现在他和大女儿住在一起,平时接送接送孙女,教人学学绘画。他认为,自己这么些年,也是在一个个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一个普通共产党员应该做的工作,没有什么说得出来的亮眼成绩,但是从来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孔祥苍的画作

孔祥苍的画作

嵩明县老年大学的国画教室里,摆放着一幅孔祥苍最近完成的山水画,青色山峰中一股瀑布倾泻而下,山峰背后悬崖处两只山羊正悠然吃着草,旁边有孔祥苍的两句题诗:“百丈悬崖一身轻,好景无处不登临。”

这虽是随手之作,但却彰显了孔祥苍的心境。孔祥苍看惯了东川矿山的繁忙与灾害,也见证了嵩明县城的崛起,看着自己的家乡无论城市规模还是财政收入都扩张了几乎10倍,他觉得,这才是他心中最满意的画作,最挂念的风景。(昆明信息港 记者周硕)


编辑:钱嘉榀 责任编辑: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