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石梯村:春意满林“打鸟”忙
2019-03-14 08:33:28      来源:新华社


蓝绿鹊。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新华社昆明3月13日电 记者严勇 姚兵 民间有句谚语叫“不打春日三月鸟”。可在石梯村,一群人正架着“长枪短炮”,沉浸于一场“打鸟”盛宴中。

001

红头鸦雀。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村里的景颇族小伙何正中这两天忙得不可开交。“灰孔雀雉小崽出来了,想拍的各位老师,请电话联系。”他的一条微信朋友圈视频,吸引来了数十个鸟类摄影爱好者。

正在”打鸟“的鸟类摄影爱好者。盈江县委宣传部供图

“‘打鸟’就是用长焦镜头去拍鸟。”何正中原本并不知道这一专业术语,可如今做“鸟导”3年多的他,目前在观鸟摄影圈已是小有名气。

石梯村位于享有“中国犀鸟谷”之称的云南省盈江县。据统计,该村目前发现有鸟类400多种,几种犀鸟、林雕鸮及灰孔雀雉等珍稀鸟类为该村独有。

双角犀鸟。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为了避免‘打鸟’四处跑,扰了小动物,现在我们在村子附近修了10多个鸟塘。”小何解释,“因为村子的生态好,把它们吸引过来了。”

“你们这次一定会满载而归!” 见到新老朋友,小何拍着胸脯跟他们保证。简单寒暄后,他们就直奔“打鸟”点。途中,他还会拿出笔记本,对照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标注,讲述近期观察到的珍稀鸟类活动轨迹。

灰孔雀雉。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来自北京的摄影爱好者孙晓宏对石梯村情有独钟。每月必来光顾的他,这次带着朋友专门来拍犀鸟。“当下正是繁殖季,各种鸟开始找对象、谈恋爱,比较活跃。”

“昨天来了10个人,今天又有11个。‘打鸟’战绩都还不错。” 何正中管理着村里的2号鸟塘,按照60元一个机位的价格,短短两天就有1000多元的收入。

白冠噪鹛。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石梯村是中缅边境上一个以景颇族、傈僳族为主的贫困山村,以村内千年“茶马古道”上的石梯为名。过去,村民们靠山吃山、刀耕火种。如今,他们放下了“油锯、斧头、砍刀、兽夹”等“祖传家当”,自觉投身于生态保护中,并尝到了其中的甜头。

据村民小组长排忠华介绍,村子为了发展“打鸟经济”,带动广大村民脱贫致富,提供了包括餐饮、住宿、向导等在内的一系列配套服务。

鹰雕。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春江水暖时,谚语“不打春日三月鸟”逐渐变成了“春意满林好‘打鸟’”,村民们也迎来了创收的时节。为了拍摄到最佳画面,摄影爱好者们一待就是好几天。他们的吃住行成了村民们的增收渠道。不少时候,村子内外的农家乐和民俗客栈都会爆满。

除了挣钱,村里人还肩负起了爱鸟护鸟的职责。据何正中回忆,去年6月到9月,持续的降雨天气,使得来村里“打鸟”的人很少。但为了保证鸟儿顺利觅食,他们还是坚持每天投食。

灰孔雀雉。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观鸟旺季的时候,鸟儿给我们大家带来了收入。淡季可不能亏待它们。”他说,“打鸟在我们这已经禁止了,小孩放假回家,我不让他们玩弹弓。”

“春天打一只,秋天少一窝”。 捕鸟和盗猎行为得到了禁止,有效保护了现存动植物资源。看到有鸟在筑巢,村民们会等它彻底安顿好了才带人去“打鸟”。

白头鵙鹛。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目前,村内建了40多个鸟类监测点,去年共接待观鸟人2万多人次,村民人均收入从原来的不足2000元增加到8000多元。

收入从何来?村民们心里跟明镜似的:“打鸟”。可鸟为何而来?他们在生态保护中找到了答案。

棕头钩嘴鹛。盈江县观鸟协会会长 班鼎盈 摄/供图

排忠华介绍,县里的生态本来就好,而根据专家建议,村民又补栽了一些深受犀鸟喜欢的果树花种,为其提供“宜居”环境。石梯村还成立了护林队,定期开展巡护,筑牢生态保护防线。

鸟塘远处,灰孔雀雉带着幼崽,出现在镜头之下。开屏的公雉像是全副武装,耀武扬威地护着母雉和小雉。“生态工作做得好,我们的收入也能跟它们下蛋育雏一样,越来越多。”何正中自信地说。

英文稿件:

Spring birding tours lift village in Yunnan out of poverty 



编辑:周然 责任编辑:钱嘉榀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