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2019-01-13 13:55:32      来源:昆明信息港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2019年新年伊始,在大理摄影博物馆听孙沁南老师讲他与大理老门楼的故事。讲桌上就放着他的专著《大理老门楼》,讲座是临时安排的,就在博物馆的图书室,没有专门通知,听众都是慕名而来。没有讲稿,没有投影,他就翻着这本书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口气讲了两小时,可见他对书的内容已经了如指掌。毎一个门楼,毎一张图片他都可以讲出一个故事来……
大理人对大理的老门楼印象是很深的,但往往都是表面的印象,而对老门楼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老门楼背后的故事却了解不多。孙沁南的讲述勾起了老年人的乡愁,也提起了年轻人的兴趣。大家聚精会神的听他从远古时代的大理人穴居、半穴居生活到汉代大理老门楼的雏形。从南诏、大理国的"国门"到明清时期遍布城乡各式各样的门楼。从民国以来的发展、演变到保护和传承。从不同的门楼所反映的等级、地位和贫富贵贱以及主人的文化素养、喜好忌讳到一些细微的装饰图案所表达的历史文化内涵。由远及近,由浅入深,由表及里都讲述得很清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对孙沁南老师的学识、记忆和语言表达能力深感敬佩。
《大理老门楼》的书名就和孙沁南的性格为人一样,朴实,低调,不张扬,没有什么博人眼球的亮点。书中收录的599张图片和近5万字的文章及图片说明,构成了一部544页的专著,也可以说是巨著。孙沁南以他独特的眼光,独特的视觉,选择了这个平凡而又独特的主题。从这本书让我更深入地了解大理,认识大理,令我耳目一新。
孙沁南讲完大理老门楼的故事,我说:"这个故事听起来好听,这些图片看起来好看,这个故事背后的故事可能更精采。请孙老师再给我们讲讲你当年选择这个主题的初衷和你创作过程的艰辛。”
孙沁南曾担任大理州图书馆馆长,研究馆员,业余爱好摄影。他的工作本来与大理老门楼没有什么关系。他说选择这个主题实属偶然,1985年他从下关西大街路过,见到过去”腾冲商帮”的大商号”洪盛祥 ”的门楼前拴着几匹马,顺手就拍了一张照片。后来觉得不太满意,1987年又去拍,发现那个老门楼已经被拆除了。他猛然意识到这些东西再不重视记录和保护,将会渐渐消失了。于是下决心拍摄记录,他认为这也是力所能及,可以做的事。决心好下,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工作,家庭和经济条件都是必须面对的现实。
孙沁南不仅担负着繁重的工作,八十年代他夫妻俩人的工资加起来也才一百多块钱,仅够维持一家3口的基本生活,要拿出钱来买相机,买㬵卷,还要抽出业余时间拍片,实在不容易。有时还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他不务正业,花自己的钱,做公家的事,划不来。甚至有时候连家人也不理解……
他排除了各种干扰,认定了的目标就义无反顾,一路走来,转眼就是30年。先后走遍了大理州的村村寨寨,共拍摄过几千幅有关老门楼、老街区的照片。
他开始从洱海周边的村庄着手,然后进入周边的山区,再逐步到大理州各县。每逢节假日他就骑着自行车,远处就搭长途班车,带着干粮去走村串寨。当时因为㬵卷贵,舍不得按,一个点就拍一两张,回家冲洗出来不满意,下星期又再跑。这样反复奔波折腾是家常便饭。他利用图书馆工作的便利条件,查阅了大量的图书、文献资料,从中寻找他需要的拍摄点。有些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但是他要的老门楼已经消失了。有些是书本上误传的,去到现场根本就没有。有些老门楼他第一次去还好好的,第二次去就被人拆除了,看到这种状况他常常伤心难过,好比自家的房子被人拆了一样。他说书中收录的有些大理老门楼现在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有些则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他曾在很多场合极力呼吁保护大理历史文化,保护历史街区老建筑,抢救大理老门楼!
从最初利用业余时间拍摄到《大理老门楼》的出版发行,整整30年,孙沁南都是自觉,自愿和自费的,为出书欠下的债他几年后才还清。我问他"这30年来你是否动摇过,或想放弃的时候?"他说"从来都没有动摇过,更不会放弃,至今也无怨无悔。虽然书巳经出版了,我还在继续关注大理老门楼,拍摄大理老门楼。"
孙沁南说:"虽然我没有能力将拍摄的每一座老门楼保住,最起码我能够为社会留下历史记忆的影像。"《大理老门楼》中的这些图片,虽然没有一张在摄影比赛中获过奖,但它们的实际价值己经远远超过了某些"大奖"。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作品将会显得趆发弥足珍贵。我认为作为一个摄影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就值了!
孙沁南退休以后坚持默默奉献,长期为老年大学授课,他愿意无私的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更多的人,用自己的生命之火,照亮更多的人。
我与孙沁南老师因共同爱好摄影而相识,从他的《大理老门楼》我又重新认识了他,现在成为我的良师益友。我在他身上看到,玩摄影应该怎样玩才有意义?要向他这样不追风,不赶潮,能够在平凡的生活中去发现不平凡的题材?玩出个性,玩出风格才有意义。我认为他就是这样玩的,他是一个直率的人,一个认真䠌实做事的人,是一个以严谨态度做学问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学习,值得信赖的朋友!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2019年1月12日孙沁南在大理摄影博物馆讲他的《大理老门楼》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白族本主庙门楼-大理市湾桥上阳溪-始建于清,民国重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城门楼-巍山县城-始建于明、清重修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清真寺有厦门楼-巍山永建-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戏台过街楼-剑川象图-清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白族民居门楼节孝匾-宾川上沧-清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段氏宗祠照壁门楼-云龙旧洲-清、民国重修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国民党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常委、云南省代主席、中将李宗黄家宅门楼石刻牌匾-鹤庆-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马家宅院过街雕楼-巍山东莲民国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民居三滴水门楼-洱源县凤羽-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民居无厦门楼-洱源九气台-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桥门楼-洱源炼铁茄叶村-清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白族民居门楼吉祥木雕装饰-大理市喜洲-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村落口阁门楼-鹤庆松桂-始建于清,民国重修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天主教堂门楼花板雕饰-大理市古城-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中华民国中央直辖滇军总司令杨希闵上将故居二重门三滴水门楼-宾川平川街-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主教堂门楼-大理市古城-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大夫世弟框式门楼-大理市下关-清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门楼木雕门墩-剑川县城-明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玉皇阁道教牌楼山门-巍山巍宝山-清-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御前侍卫府进士李长根宅门楼匾额-大理市海东-清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金顶寺门楼- 宾川县鸡足山-始建于明,清重修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云南大学校长董泽故居无厦大门-云龙宝丰-民国 孙沁南摄

孙沁南和他的《大理老门楼》

钟鼓楼-宾川州城-民国 孙沁南摄

编辑:李丽朱 责任编辑:徐婷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