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次相遇 足足准备了十年
2018-11-16 15:13:23      来源:昆明信息港

1

橘子开花了,星星点点的白,细细碎碎的躲在墨玉般的叶间。

春天,到了。

坐在二楼的茶吧,木易知道,为了这次相遇,自己足足准备了十年。十年间,木易走南,也闯过北,木易醉过,也醒过,富有过,也潦倒过。这个叫真真的女人貌似那么漫不经心的,安静的蛰伏在木易的记忆深处,不紧不慢,不惊不佈。若有还无,似不在,又似无处不在。就像今天,木易突然看到真真的朋友圈里的一条消息,貌似要到自己所在的这个县城来。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真真到了吗?真真答:刚到。这让木易从心头生出一丝欢喜和期待,想见见真真,只是木易不知道,真真可愿意见自己?

2

给真真留了自己的电话,却一直没见真真的回复。这令木易有些不安,木易想起了很久以前,刚认识真真的时候。那时候,大家都在泡论坛,论坛就是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人,各种各样的人,三流九教什么都有。而真真,不像是一个人,真真的闯入,像个女巫,或者说像个拿着魔法棒的小魔仙,巴拉巴拉拿着魔法棒一通乱指,她说,花,开吧。于是,一片混乱的江湖里,突然有了清流,有了花朵,有了醉人的暖风,泥石流到了真真脚下,成了一座护她的山丘,那些朝她放过来的暗箭,射到她面前,却变成了一朵朵微笑的花。

真真的淡雅清新,如溪,如烟,如雾,真真是那样的美好,美好到木易只能欣喜的看着真真,只能远远的望着真真。然后,默默为真真写下几千字的文字,文字里,还有木易渐行渐远的青春。木易继续走南,继续闯北,劳累之余,就是继续默默的守望着真真。虽然,木易知道真真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自己,那又怎样,木易愿意这么对真真。喜欢和爱,是有区别的,喜欢一朵花,把花摘下,带回家,插在花瓶里,时时刻刻看在眼里,这是喜欢。还有一种,为花施肥浇水,然后欣喜的看着它开得更美,这个叫爱。有时候,肯对一个人好,真的不需要太多理由,随了自己的心便是。生活,是一副重担,是男人,总是要负重前行的。走着走着,忽然有一天,木易发现真真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真真。回到原来的江湖,再也不见真真的身影了,木易不知道真真是怎样来的,同样,也不知道真真是怎样走的。

3

很多年过去了,真真的影子几乎模糊了。

一周前,木易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微信群。没有认识的人,没有一个木易感兴趣的话题,正当木易准备退群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令木易的心,跳了跳,会是真真吗?往事像只应声的蝈蝈,就这么毫无准备的响起。看样子,真真也在这群里不熟的样子,没说几句话就不见了。木易试探性的加了真真的微信,等着真真通过。那样的等待,说不折磨人,也是对的,毕竟,木易也早过了横马立刀,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年龄了,岁月,赐予给人的,除了成熟,还有稳重。木易怀着一丝丝的小期待,等啊等,终于等来了真真的通过。

木易欣然的说了过去的江湖,只不过真真的回应有些淡淡的,木易有些隐隐的失落,又说:有空到乡下走走吧。真真答:好的。这个答案,让木易一点都不满意,太礼貌就是拒绝,木易多想听到的是真真答:你的乡下是在哪里?这样,就让木易有了豪气和底气,让木易可以扬眉吐气的说上一句:我的乡下是一座山,山上有一千多百亩的橘园,我就是这山里的王。

只可惜,真真没有问,木易不知道怎样答了。

4

坐在茶吧,木易知道,自己一定会认出真真来的。果然,真真来,穿一件玫红的外套,脸上浅浅的笑,明媚了这个春天,妖娆了木易的眼。坐下,木易说:今天,缘分足了,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所以,该相遇了。是的,偶然里的必然,是要见了。木易到县里开会,真真来这里旅游,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住的是同一家酒店,并且当地还有共同的朋友。生命里,就是有这么多的奇妙,莫名的奇妙。

晚上,从来不喝酒的木易,破例的要了红酒,木易觉得相遇虽在情理之中却在意料之外,不喝点酒,没法表达自己对真真的诚意和欣喜。真真也豪爽的喝了酒,喝得脸颊绯红,然后,摇摇晃晃的一起去唱歌,他们一起唱,一起笑,一起闹,仿佛要把这十年没做的事,都给补上。

回到酒店,意犹未尽,实在是不愿意和真真分开,木易邀真真再聊聊。他起身给真真续茶,闻到真真发丝上的幽香,一阵冲动,木易是个男人,有着所有男人都有的小心思,期待这样的夜,能再发生点什么。真真落落大方的坦荡,愣是把木易的那点小暧昧和小心思给挤到地缝里灰飞烟灭掉。期待发生的,却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只是聊天,谈从前。最后,走的时候,真真留下了一个拥抱。

木易有些迷醉,仿佛那温香软玉还在怀抱之中,恍若一梦,那样的真实,又是那样的不真实。夜,深到不能再深,木易却毫无睡意,再次翻出那些为真真写下的文字,那些字,一个一个的在木易眼前蹦跳,那是木易和真真共同的过往,那是木易打马而去的青春岁月,那是木易对真真一往而深的凝望。

天亮了,意外收到真真的道歉:抱歉啊,昨晚喝多了,有失礼失态的地方,多担待。木易笑了,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一面是客套修养和面具,另一面是无所顾忌的真实。木易更喜欢那个喝多了酒大着舌头说疯话,像个小孩般边跳边闹的真真,多了份可爱和不羁。现在这个彬彬有礼的真真,让木易觉得有距离感。

突然有一天,真真问木易:你的橘园里有院子吗?木易答:有。真真再问:你会在院子里种蔷薇花吗?木易答:可能会吧。真真再说:我喜欢的地方,是有个不大的院子,春天到了,院子墙上会开满粉色的蔷薇花,院子里有一只猫,可以抱着猫,在花下晒太阳,喝茶,读书,聊天,发呆。

5

春水初生,陌上花开,木易知道和真真的这场相遇,不一定会惊艳了自己的流年,但一定会在生命里留下一份美好。木易不知道自己可会去栽满院的蔷薇,他只知道,再过几个月,这漫山遍野的橘子就要黄了,到那时,一定会有许多许多的人来到橘园,在这许多许多的人里面,木易期望会有个真真,或许,木易给不了真真一只猫,一朵蔷薇,但是,木易能给真真这漫山金灿灿的橘子,和一颗待真真如初的心。

编辑:孙红亮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