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阳智能逾期应收账款超20亿 实控人美元行贿落马厅长
2018-11-13 12:17:50      来源:中国经济网

编者按:11月13日,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明阳智能”)首发申请上会,保荐机构为申万宏源。明阳智能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2759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 13.80亿股,计划募集资金25亿元,用于阳江高新区明阳风机装备制造叶片项目、阳江高新区明阳风机装备制造整机项目、恭城低风速试验风电场项目和靖边明阳宁条梁二期风电场项目。

明阳智能曾为中国明阳子公司。中国明阳曾于2010年至2016年期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明阳智能是中国明阳主要境内核心经营主体。2016年7月,中国明阳完成私有化退市。

今年2月份,明阳智能发起了在A股首发上市的申请,首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7月份明阳智能更新披露了招股书。

明阳智能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下滑,2017年,明阳智能营业收入、净利润双降。2014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3.32亿元、69.40亿元、65.20亿元、52.98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97亿元、3.58亿元、3.88亿元、3.44亿元。

明阳智能前后两次公布的招股书中2015年、2016年流动资产、非流动资产、资产总计、净利润等多项财务数据对不上。如:2018年2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97亿元、4.21亿元。2018年7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8亿元、3.88亿元。

2015年和2016年,明阳智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净利润。2014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24亿元、1.23亿元、9139.79万元、12.93亿元。

2015年至2017年,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9.21亿元、51.57亿元、42.78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73.14%、80.31%、82.04%,逐年在攀升。

按逾期账龄法计算,2015年至2017年9月,明阳智能在信用期内逾期的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分别为44.96%、53.64%、56.59%。记者计算,2015年至2017年9月,信用期内逾期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2.13亿元、27.66亿元、29.56亿元。

即便明阳智能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2017年9月末有下滑,如果按照逾期的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年末明阳智能逾期的应收账款稳超20亿元。

报告期内,明阳智能拥有的子公司多达50多家,转让、注销了18家,主要子公司亏损500万元(任一年度)以上的多达11家。这11家子公司中,2015年有6家亏损,2016年增至9家,2017年仅有一家盈利。仅在2017年11家主要子公司的净利润合计亏损1.07亿元。

明阳智能还对政策性收益存在依赖,公司获得的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合计数分别为1.50亿元、1.37亿元、1.40亿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35.22%、32.21%、41.77%。

2017年3月30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其中包括收受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阳公司”)董事长张某6贿送的美元2万元。据李兴华供述:张某6是明阳公司老板。2010年前后,我去明阳公司考察过几次,认识了张某6。省科技厅给予明阳公司几千万元资金支持。2011年和2013年春节前,张某6都到我办公室,每次给我1万美元,共2万元美元。

2015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向关联方经常性采购商品、接受劳务交易总额分别为2.64亿元、1.77亿元、1.18亿元,占公司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11%、3.65%、3.02%;向关联方经常性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总额分别为1.81亿元、3.45亿元、1.92亿元,占公司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2.61%、5.29%、3.62%。

报告期内,明阳智能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发生过多笔资金拆借,多笔资金拆借在亿元级别以上。其中,亿元级别以上的拆出包括:2015年,明阳智能向中国明阳拆出9.32亿元;2016年明阳智能向能投集团拆出4.51亿元、明阳智能向天津控股拆出4.4亿元;2017年向能投集团拆出1亿元。

明阳智能频现违法违规,招股书显示,明阳智能及其子公司最近36个月内受到的行政处罚或罚款事项多达17起,涉及环保、税务、城管、国土资源、林业等多个部门,除了7起处罚属于零星处罚外,10起罚款金额较大的处罚主要是因为非法占用土地、非法建设、未按期办理纳税申报、未按规定办理外汇登记等。

明阳智能不仅违法违规情况繁多,诉讼纠纷情况也较为复杂。招股书显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涉案金额5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案多达12起,包括买卖合同纠纷,施工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借款纠纷等等,涉及金额小至几百万,多则上千万元。

尽管明阳智能是风电风机行业的头部企业,但这么多年来,让明阳智能能够在行业内站稳脚根的核心技术却来自于德国一家名为aerodyn的公司。尽管全球风机制造已经被中国厂商所垄断,但包括明阳智能在内的国内厂商目前生产3.0MW以上大功率风机的能力依然有所欠缺。

记者向明阳智能董事会办公室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风力发电机组制造商拟登陆上交所

明阳智能前身为2006年6月2日成立的广东明阳风电技术有限公司。2017年3月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明阳智能主要从事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电站投资运营及智能管理业务。主要包括:大型风力发电机组及其核心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智能化运维;风电场及光伏电站开发、投资、建设和智能运营管理。

招股书显示,能投集团、中山瑞信、中山博创、Wiser Tyson、First Base、Keycorp 受实际控制人张传卫、吴玲、张瑞控制,为公司共同控股股东。

张传卫、吴玲、张瑞通过能投集团、中山瑞信、中山博创、WiserTyson、FirstBase、Keycorp 分别控制公司4.6497%、1.6129%、3.3200%、14.2290%、10.8233%、4.0481%股份,合计控制38.6829%股份。此外,张传卫通过中山联创间接持有公司0.1769%权益的股份。

张传卫,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总经理),1962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硕士学位,研究生学历。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第十三、十四、十五届广东省中山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一届天津市滨海新区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广东省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副主席,广东电气行业协会会长。1984年至1988年任重庆市委办公厅秘书、科长;1988年至1990年任河南省信阳高压开关总厂办主任、厂长助理;1990至1993 年任中外合资珠海丰泽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1993年创立明阳电器,1993年至今任明阳电器董事长;2006年创立明阳风电,2006年至2017年3月任明阳风电董事长。2017年3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总经理)。张传卫董事任期三年,至2020年3月止。

吴玲,董事长张传卫之配偶,1963 年出生,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国籍。

张瑞,董事,董事长张传卫之子。1990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本科学历。2012年至2017年3月历任明阳风电采购部总监、董事。2017年3月至今任公司董事、运营计划部部长、运营中心副主任、CEO 助理。张瑞董事任期三年,至2020年3月止。

此次,明阳智能拟于上交所公开发行2759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25亿元,其中,5.5亿元用于阳江高新区明阳风机装备制造叶片项目、10亿元用于阳江高新区明阳风机装备制造整机项目、4亿元用于恭城低风速试验风电场项目、5.5亿元用于靖边明阳宁条梁二期风电场项目。

私有化后回归A股 绑定央企大客户

据新京报报道,光环加身而来,但乘风电爆发之势而起的明阳风电已感受到了此时行业的阵阵凉意。

2011年,风电老大——华锐风电登陆上交所,在上市询价程序报出了每股90元的IPO“天价”,创A股纪录。当时,它融资94.59亿,市值逼近千亿,成为当年最轰动的IPO项目,造就了数十位亿万富豪。

然而上市当日收盘,华锐风电的股价滑落至81.37元,创下了“IPO重启以来大盘新股首日最差表现”。

风电步入寒冬期之时,即便隔着太平洋,明阳风电股价也出现大跌。据报道,2011年12月,明阳风电股价甚至曾低至1.30美元/股。

2014-2015年,随着A股牛市启动,美国中概股掀起回归潮;2015年11月1日,明阳风电宣布收到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正式成为中概股回归浪潮的一员。

2017年3月30日,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明阳风电)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更名为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即明阳智能,完成了A股上市必不可少的股份制改造步骤。

但是,明阳智能拥有一项突出优势:对央企大客户的绑定。

据招股书披露,明阳智能的2017年1-9月的前五大客户中,第一、第二和第五都是央企。

比如第一大客户国电投集团,销售额47609.55万元,占比高达12.55%;第二大客户大唐集团,销售额47200.55万元,占比12.44%;第五大客户华电集团,销售额30693.87万元,占比8.09%。

这意味着,三家央企巨无霸为明阳智能贡献了三分之一的生意。

董事长曾向广东落马厅长行贿 三年累计行贿2万美元

2017年3月30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

裁定书显示,2007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李兴华在担任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厅长、党组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要求他人替其儿子李晟偿还赌债。

其中包括收受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阳公司”)董事长张某6贿送的美元2万元。

明阳公司是省政府重点支持企业。李兴华在科技厅会议中多次传达省政府要求,对明阳公司予以全力支持。后来,明阳公司向省科技厅申报的多个项目获得省科技厅科研扶持资金共2530万元。为感谢李兴华的支持,该董事长张某6于2011年至2013年共送给李兴华美元2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 证人张某6的证言:2011年开始,中秋、春节期间我都会到李兴华办公室拜访,每次给他20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三年来总共送给他2万美元。

2. 明阳公司工商资料以及省科技厅提供的明阳风电公司申请扶持资金的资料。

3. 上诉人李兴华的供述:张某6是明阳公司老板。2010年前后,我去明阳公司考察过几次,认识了张某6。省科技厅给予明阳公司几千万元资金支持。2011年和2013年春节前,张某6都到我办公室,每次给我1万美元,共2万元美元。

营业收入、净利润双降 一年两发招股书多处财务数据对不上

今年2月份,明阳智能发起了在A股首发上市的申请,首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7月份明阳智能更新披露了招股书。

明阳智能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下滑,2017年,明阳智能营业收入、净利润双降。

2014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3.32亿元、69.40亿元、65.20亿元、52.98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97亿元、3.58亿元、3.88亿元、3.44亿元。

记者对比明阳智能前后两次公布的招股书,两版招股书中2015年、2016年流动资产、非流动资产、资产总计、净利润等多项财务数据对不上。

如:2018年2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97亿元、4.21亿元。2018年7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8亿元、3.88亿元。

上图来源2018年7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

上图来源2018年2月5日报送的招股书

2015年和2016年,明阳智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净利润。2014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24亿元、1.23亿元、9139.79万元、12.93亿元。

2017年9月末逾期应收账款占比56.59%

2015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5.70亿元、47.35亿元、39.43亿元,占各期末资产总额比例分别为30.25%、26.14%、20.63%,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9.21亿元、51.57亿元、42.78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73.14%、80.31%、82.04%,逐年在攀升。

报告期内,明阳智能计提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3.51亿元、4.22亿元、3.35亿元。

2016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4.58%,应收账款同比增长4.79%,高于收入变动幅度。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 18.78%,应收账款同比下降 17.04%。

明阳智能称,2016年公司应收账款高于收入变动幅度,主要是因为:2015年风电行业出现“抢装潮”,行业整体装机容量增加较多,随后在2016年风电项目落实补贴时间相对较长,客户回款较慢;2016 年全行业装机容量向中东部和南部地区转移,公司中东部地区、南部地区销售比例增加,与三北地区相比,中东部和南部地区风电场项目建设周期较长,客户回款较慢。

同行业公司(不含港股上市公司国电科环)中,金风科技、湘电股份、华锐风电、运达风电均采用逾期账龄法计提坏账准备,对于未逾期的应收账款,不计提坏账准备,从逾期开始,按逾期的账龄计提坏账准备。

按逾期账龄法计算,2015年至2017年9月,明阳智能在信用期内逾期的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分别为44.96%、53.64%、56.59%。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5年至2017年9月,信用期内逾期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2.13亿元、27.66亿元、29.56亿元。

新版招股书应收账款表 2016年逾期占比与旧版招股书数据有偏差

盈利能力不稳定 11家子公司亏损

据长江商报报道,拥有国家电投、大唐集团等大型央企客户的明阳智能盈利能力起伏不定。

作为国内风力发电机组制造第一梯队企业,明阳智能市场份额较为稳定。报告期,公司在国内风力发电机组新增装机容量市场份额分别为 8.20%、8.40%、12.50%,逐年提升。

报告期,公司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国家电投、大唐集团、华润电力、粤电集团、华电集团、中国电建、华能集团等,均为国内知名大型电力集团。前五大客户贡献的销售收入占公司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6.78%、53.53%、41.35%,公司向第一大集团客户国家电投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6.53%、19.30%、9.01%。 由此可见,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

依靠向大型央企销售产品获得较高的市场份额,明阳智能并未实现稳定可观的经济效益。

盈利能力波动大,或与其子公司经营业绩不太好相关。

报告期内,公司拥有的子公司多达50多家,转让、注销了18家,主要子公司亏损500万元(任一年度)以上的多达11家。这11家子公司中,2015年有6家亏损,2016年增至9家,2017年仅有一家盈利。仅在2017年11家主要子公司的净利润合计亏损1.07亿元。

盈利能力不稳定,明阳智能还对政策性收益存在依赖。

报告期,公司获得的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合计数分别为1.50亿元、1.37亿元、1.40亿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35.22%、32.21%、41.77%。

尽管如此,公司坚称对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理由是,报告期,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1亿元、2.49亿元、2.73亿元,逐年在增长。

每年过亿元的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与净利润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不言而喻。

关联交易频繁 多笔亿元级别资金拆借

2015年至2017年,明阳智能向关联方经常性采购商品、接受劳务交易总额分别为2.64亿元、1.77亿元、1.18亿元,占公司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11%、3.65%、3.02%。

报告期内,明阳智能向关联方经常性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总额分别为1.81亿元、3.45亿元、1.92亿元,占公司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2.61%、5.29%、3.62%。

明阳智能报告期内发生的经常性关联交易还包括对关联方出租房屋、设备、场地。

报告期内,明阳智能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发生过多笔资金拆借,多笔资金拆借在亿元级别以上。其中,亿元级别以上的拆出包括:2015年,明阳智能向中国明阳拆出9.32亿元;2016年明阳智能向能投集团拆出4.51亿元、明阳智能向天津控股拆出4.4亿元;2017年向能投集团拆出1亿元。

明阳智能关联方资金拆入情况

明阳智能向关联方拆出资金情况

对于资金拆借的原因及用途,明阳智能在招股书中称,张传卫为公司董事长及核心管理人员,报告期内公司向张传卫提供较大金额的备用金,用于其开展业务的公务支出,但每年实际使用及报销金额低于借款额,因此,将每年备用金中未报销的金额按资金拆借核算,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提利息。截至 2017 年 6 月,该等款项已全部清偿完毕。

公司原为中国明阳的境内经营实体子公司,中国明阳是美国上市主体,天津控股为中国明阳的境内中间层公司。中山瑞生安泰为张传卫发起设立的私有化特殊目的主体。中国明阳、天津控股、中山瑞生安泰均无实际经营业务,报告期内,公司与中国明阳、天津控股、中山瑞生安泰的资金往来是中国明阳境外上市融资、资金调拨,私有化过程资金流转的正常行为。截至2017年7月,该等调拨款项已全部清偿完毕。

2016年、2017年,公司通过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收购了瑞德兴阳、瑞华能源股权。报告期内,瑞德兴阳曾向其当时的母公司能投集团拆出资金,瑞华能源曾向其当时的母公司明阳电器拆出资金。上述资金拆借大多属于当时母子公司之间的正常资金往来,主要用于短期资金周转。截至 2017 年 3 月,该等往来款项已全部清偿完毕。内蒙古风电设备为公司的联营企业,公司持股 33%,控股股东控制的久华科技持股 67%。报告期内,因内蒙古风电设备资金周转需要,公司向其拆出资金,用于生产经营。截至 2017 年 6 月,该等往来款项已全部清偿完毕。

内蒙古风力发电、新疆万邦、大唐恭城、扶余吉瑞、扶余吉成、扶余富汇、扶余成瑞为公司的合作风场。报告期内,为支持风电场项目运营,公司向上述合作风场提供借款。

风机及配件毛利率高于同业

据投资时报报道,2015年1月,国家发改委颁布《关于适当调整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发改价格[2014]3008号),下调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导致自2014年底政策预热至2015年政策实行这一时期大量发电项目集中装机。这一热潮也在明阳智能的经营业绩上有所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风机抢装潮的逐渐回落,该公司的经营业绩也面临同步降低的风险。招股书表示,相比拥有一定成本优势的传统火电行业,新能源发电的行业发展格局与增长速度受政策影响较大。如果未来国家调整产业政策(如标杆上网电价下调,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减少),将对该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从具体业务来看,明阳智能主营业务主要包括风机及配件产品业务、发电业务、光伏产品业务和售电业务,其中风机及配件产品业务为该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报告期各期在主营业务毛利中的占比均在99%以上。

明阳智能的风机及配件毛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2014年、2015年和2016年,明阳智能风机及配件的毛利率分别为21.32%、25.70%和25.86%,而4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包括金风科技、湘电股份、国电科环和*ST 锐电)的风机及配件毛利率均值则分别为18.09%、18.30%和20.61%。该公司对于二者之间的差距并未给出合理明确的解释,反而是对目前收入贡献率合计不足5%的发电收入和光伏产品收入情况进行了说明,这多少让市场心存疑虑。

从新一届发审委上任后关注的问题来看,财务状况真实性已成为审核过程中的重点,特别是拟过会公司毛利率高于同业的情况。此前被否的哈尔滨森鹰窗业股份有限公司和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均在这一问题上“撞上南墙”,这或许也会成为明阳智能上市之路的阻碍。

违法违规频发诉讼麻烦缠身

据大众证券报报道,除自身经营业务外,明阳智能频现违法违规,也不断摊上官司。目前A股市场监管全面从严,这为其上市增添了不少不确定因素。

招股书显示,明阳智能及其子公司最近36个月内受到的行政处罚或罚款事项多达17起,涉及环保、税务、城管、国土资源、林业等多个部门,除了7起处罚属于零星处罚外,10起罚款金额较大的处罚主要是因为非法占用土地、非法建设、未按期办理纳税申报、未按规定办理外汇登记等。如子公司河南天润在未办妥用地手续的情况下施工等。而在公司2月份披露的招股书中,违法违规事项更多,有27起。

明阳智能不仅违法违规情况繁多,诉讼纠纷情况也较为复杂。招股书显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涉案金额5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案多达12起,包括买卖合同纠纷,施工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借款纠纷等等,涉及金额小至几百万,多则上千万元。

目前这些诉讼进展如何?诉讼如此之多是否说明公司经营管理方面存在问题?对公司业绩又有何影响?

核心技术来自国外

据中新经纬报道,尽管明阳智能是风电风机行业的头部企业,并宣称“在大型风力发电机组和叶片、齿轮箱、发电机、电控系统等关键部件的设计研发,以及数字化、智能化风机控制等方面具有全面系统性的核心技术体系”。但这么多年来,让明阳智能能够在行业内站稳脚根的核心技术却来自于德国一家名为aerodyn的公司。

2006年4月,明阳智能创始股东之一的明阳电器与aerodyn旗下子公司签署了委托设计开发合同,明阳电器委托aerodyn公司开发和设计1.5MW风力发电机组相关技术。2007年5月,明阳电器将这一技术转让给明阳智能。明阳智能在吸收消化该技术后,于当年制造首台MY1.5-77双馈发电机组并网发电。

2008年7月,明阳智能与aerodyn旗下另一家公司aerodyn Asia Co.Ltd签署《SCD技术许可协议》,aerodyne Asia Co.Ltd将2.5-3MW陆上SCD风力发电系统和5/6MWOffshoreSCD风力发电系统的工业知识产权授予公司使用。aerodyn公司依然是研发的主力。

从明阳智能的产品销售结构中可以看出,1.5MW风电机组曾经是其主打产品,但近三年开始,2.0MW 风电机组销售占比越来越高。理论上,风电机组单机功率越大,每千瓦小时风电成本越低。

主要产品销量变化 来源:公司公告

而明阳智能的主要竞争对手金风科技在2.5MW种类上早已放量。明阳智能与其还有差距。

尽管全球风机制造已经被中国厂商所垄断,但包括明阳智能在内的国内厂商目前生产3.0MW以上大功率风机的能力依然有所欠缺。在国内陆上风电装机趋于饱和的情况下,海上风电将逐渐变为各家竞争的“主战场”。安信证券分析师表示,分散式风电与海上风电成为推动行业需求增长的重要力量。

但海上风电对于风电机组的质量和功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明阳智能未来在海上风机板块的发展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行业大考:电价下调、补贴减少

据企业价值观察,我国发电方式主要有火力发电、水力发电、风力发电、核能发电以及太阳能发电。从发电机组装机容量来看,火电与水电占了其中的绝大部分。2010-2017年期间,国内非化石电源发展明显加快。其中,风电规模实现高速增长,装机容量在全部发电方式中的占比由2010年的3.1%提高至2017年的9.2%,跃升为我国第三大电力来源。但其增幅明显不如光伏,光伏装机量实现了143.04%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尽管从时间节点来看,风电装机量在八年间增幅明显。但纵观全球市场,实际上近十年间风电每年新增装机量是呈现出明显的波动状态。

在2012年达到历史高点之后2013年出现明显回调,这主要是由于美国风电装机活跃,为搭上即将到期的生产税抵减政策的末班车,所有项目都必须在2012年底前并网。

2015年全球新增装机量创新高之后又有显著下降。这时候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全球主市场。受整治“弃风限电”政策及中东部地区风电项目建设周期长影响,我国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风电并网容量下滑。

风电行业经过一段时期的快速发展,累计装机容量已达到一定规模。但是由于风资源地理分布与用电需求不匹配,风电建设和电网建设不同步,因此存在两大突出问题:风电并网消纳和“弃风限电”。短期内,这两点仍将是影响风电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所谓弃风限电,是指在风电发展初期,风机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网接纳能力不足、风电场建设工期不匹配和风电不稳定等自身特点导致的部分风电场风机暂停的现象,这样大量的浪费了风资源。

在我国,风力资源集中于三北地区,而我国经济发达地区主要在东部地区,特别是华东和华南。大规模远距离输送对于电网建设要求较高,风电通常就地消耗居多。三北地区风电过剩、无法并网,出现了“弃风限电”。

2016年一季度,全国弃风率为26%,达到历史的峰值,其中新疆、甘肃等部分限电严重的地区弃风率超过了35%。随后国家出台多项缓解弃风限电的政策。2017年全国弃风情况出现缓解,弃风率下降为12%。但2018年弃风压力依然存在。

2018年1月1日之后,我国执行新一轮风电上网标杆电价。最新一轮风电上网标杆电价中,一类至四类风资源区分别为为0.44元/千瓦时、0.47元/千瓦时、0.51元/千瓦时、0.58元/千瓦时,较上一轮风电上网标杆电价,分别下降0.02元/千瓦时、0.03元/千瓦时、0.03元/千瓦时、0.02元/千瓦时。据测算,2018年陆上风电价格降低后,每年将减少新增陆上风电补贴需求约15亿元,合计每年减少新增补贴资金需求约60亿元。

在“弃风限电”依然存在的情况下,电价下调、补贴陆续退出等各项行业相关政策变动对风电行业整体景气度会造成一定影响。下游风场的新增装机量将会面临较大压力,这种需求疲软会传导到上游产业链各环节。

在补贴下降的情况下,下游风场对于低发电成本追求更甚,会要求供应商不断压低价格以降低生产成本,同时会对于风机的发电效率提出更高要求。当前,补贴发放延迟已经成为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的普遍现象,未来这种情况预计并不会得到缓解。风场迟迟拿不到补贴也会影响其与供应商的结款。

总体来讲,电价下调、补贴减少都将对明阳智能的生产经营、利润水平、主要客户回款情况等方面都将产生不利影响。

编辑:孙红亮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