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沫引发的育儿焦虑
2018-11-13 10:27:38      来源:北京晚报

本期来访者:

山山,孩子刚刚满月的全职妈妈

心理咨询师:

“梁明霞与精神分析”团队;梁明霞,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讲师。

来访者说:都是飞沫惹的祸

我一直很庆幸自己产后没有啥抑郁症,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瞬间把我送到了崩溃的边缘。

孩子满月的时候,孩子的姨姥姥来看望我们,在家里住了几天。姨姥姥特别喜欢孩子,娃睡着的时候摸手摸脚;娃醒着的时候总从我和月嫂手里要过去抱;孩子哇哇大哭她也不烦,又亲又哄的……一切都看上去很温馨,除了她嗓门有点大,我总担心她吓着宝宝。但我一提出来,姨姥姥就表示:第一,这个习惯很难改;第二,应该让宝宝适应不同的人和环境。这……我要是再抗议就显得不尊重老人了,于是就没再说什么,但是我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直到月嫂私下跟我说,不要让父母以外的人抱孩子亲孩子、摸手摸脚,因为不生活在一起的人,你不了解对方身体什么状况,有没有病菌。孩子喜欢啃自己的手脚,别人摸孩子手脚,就跟让孩子直接吃病菌一样。

我一听就着急了,飞速上网查了很多资料:不要亲吻孩子的原因是成人的唾液包括飞沫会传染疾病,即使健康的成人口腔里尚且存在很多孩子难以抵御的病菌,而且如果是病患更糟糕,如近期得过皮肤病、肠胃炎等疾病的人。

我一看,心说啥,肠胃炎也属于传染病?那完了,姨姥姥最近总去医院看她一个老同事,医院里走一圈,不知道带回来多少病菌呢。正郁闷,链接里又蹦出一篇文章,不看还好,一看我差点眼泪直接掉下来:讲的是一个小孩被成人的亲吻传染上了口足疱疹,最终死亡的案例。我脑子里过电影一样回忆姨姥姥在家的这几天,她不但亲过孩子,说话时还口沫横飞,她的飞沫保不齐在孩子哇哇大哭时候已经进入孩子嘴里了,我的孩子也许早就被感染了……想到这,我心都碎了。

跟老公说了好几次,老公开始表示理解,还安慰我。可他工作太辛苦了,回家还要听我唠叨,有一次听着听着竟然睡着了。可我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我去了心理咨询室。

来之不易的宝宝

每个人的孩子都来之不易,我的经历也很波折。

原本我是坚决“丁克”的,根本不想要孩子来拖累自己的潇洒生活。辞职本来是为了休息一段时间,也开始跟老公做旅行计划,还约好了另外一对“丁克”夫妻一起出发。但意外怀孕后,原本跟我保持观念一致的老公率先变卦了,加上长辈的压力,我极不情愿地当了孕妇。

毕竟是没有孕产知识储备及心理建设,从怀孕到生产,我出现了两次非常严重的焦虑。

第一次出现在我的孕中期。大医院病人多大夫忙,每次产检从挂号、检查、出结果、问诊……都要折腾一整天。我已经觉得很烦了,尤其问诊环节,面对一堆检查单子和攒了好久的问题,忙碌的大夫却并没有时间解答疑问,无非是没事走人,有事吃药,我总是无知而来又无知而去。上网查也不靠谱,一个问题八种答案。

一次听孕产课的时候,我才知道包括我建档医院在内的大部分医院都没有无痛分娩,也就是说顺产的时候不打麻药,而且现在都建议顺产,只有顺不下来到了剖宫产的阶段才给打麻药。虽然大夫也解释了,顺产不打麻药对大人和孩子都好,可是我一听,妈呀,那不是要疼死人吗?一般生产要2至8个小时,已经挺吓人了,我有一个朋友更倒霉生了两天……我完全不能想象我能忍受那么久的疼痛。本来就处于长期郁闷中的我终于崩溃了,我焦虑得一整夜没睡,还好家人心疼我,第二天一早就给我办手续转到了一家有无痛分娩的医院,我的焦虑才缓解了下来。

第二次焦虑出现在刚进入孕晚期的时候,有一天早上五点我突然出血了,无知的我还想着,咦,出血或羊水破是要生的征兆,难道我要生了吗?我把自己收拾利索,叫醒老公,紧张又兴奋地到了医院,一心盼着赶紧卸货。没想到大夫说,离生还早着呢!在医院观察了三天,医生说没有问题就回家吧。我正准备撤,又出血了,还是早上五点,那时的我害怕了,偏巧那个时间平时都很活跃的胎动一点没有。按铃后等待大夫过来的几分钟里,简直是一种煎熬。那时的我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肚子说,宝宝,你还在吗?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不知不觉,我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小家伙,他/她却似乎还没有接受我这个不合格的妈妈。

大夫先安排我做了胎心监测,还好结果正常。紧接着的一系列检查,大夫会诊后迅速做出了方案,由于发现了我身体的一些特殊情况,当天就给我做了剖宫产——小家伙早产了。

我本来以为随着孩子的出生,我的压力都解除了,没想到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咨询师说:原初母爱贯注期

山山一落座就开始说起这次飞沫事件,从她的叙述中能看出她特别焦虑,整个一小时的咨询,她都在围绕着孩子说着事件的前因后果,和其他咨询不同的是,我既没有打断,也没有试图把她的关注点从孩子引到她自己身上。

山山的孩子刚刚满月,这时候的母婴关系处在一个特殊时期——原初母爱贯注期,意思是说妈妈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孩子身上,全神贯注于孩子的一举一动、一点一滴,眼里没有自己也没有别人,只有孩子,这就是每一个母亲最初的母爱表达。

由于原初母爱贯注,所以这个姨姥姥的到来就对山山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个影响在于她关注孩子的专注力被打断了,这就好比我们正在全神贯注地做某件事,有个人过来打扰一样。

另外,由于山山初为人母,这件需要全神贯注去做的事情还没有做顺手,也就是说山山尚未建立起一个当妈妈的自信,于是她更倾向于相信比较有经验的月嫂。从养护的角度,月嫂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但这份建议也让山山更加没有自信,于是山山去求助网络,结果陷入更大的恐慌。

基于以上的情况,在咨询中,我需要让山山在这个原初母爱期逐渐恢复起自信,因为最好的母亲养育来自于妈妈天然的自我信赖与独立自信,我试图引导山山明白一件事情——照顾宝宝是她天生就会做的事情!

山山听了我的话,虽然依然面露疑惑但能感觉眼睛亮了一下。我问山山:你小时候喜欢玩洋娃娃吗?山山说:喜欢。我继续问她:有人教过你吗?山山摇了摇头。我继续说:只要你爱宝宝,你就能做很多事情,而且你就是一个平凡而奉献的妈妈,这就像你会玩洋娃娃一样无需理由。

“看来是我太焦虑了,我老觉得我什么都不会……”说到这里,山山哭了。

两种成分并存的爱

听着山山的叙述,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自己怀孕时的种种,我感觉我不断地在心理咨询师和妈妈这两种角色间切换,而且在情感上更倾向于后者。我突然深切理解了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作为心理咨询师,你得先是一个人,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对来访者有“人性”的理解与关怀。

这让我想到了育儿的本质,要成为一个妈妈,山山必然会经历很多的辛苦,比如各种的害怕与担心,自己的无知与多虑,胎儿的营养与分娩等。但正是经历了这些辛苦,才能看透育儿的本质——把宝宝看成一个人,在承受了如此多的辛苦之后,妈妈肯定觉得宝宝值得被当成一个人来认识,而不是被当成一个小动物和物件来对待。

但这有一个前提,妈妈首先要把自己看成是一个人,这是我在心理咨询中试图让山山去理解的,山山说自己是不合格的妈妈,她觉得她不是一开始就爱孩子的,之前坚持“丁克”,觉得养孩子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不想孩子拖累自己的生活……为此她觉得特别的愧疚。

对于山山的愧疚,我试图让她明白母爱是相当自然和天然的事情。母爱中既有占有他、吃掉他,甚至“恨死这孩子”的欲望成分;母爱中也包含着慷慨、力量及谦逊的成分。我们是真实的人,真实的妈妈,就会有这两种成分并存的爱。

基于这些认识,山山重新审视自己的两次焦虑——原来我是可以“怕疼”的,原来我是可以“不知所措”的,因为是人就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且作为一个妈妈,山山正在学着经历与忍受这些焦虑,而不是去逃避它。

从心理学上讲,一个人内心的强大就是其忍受焦虑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山山正在靠自己的力量应对着她和宝宝的关系,这是一个妈妈的本分——竭尽全力地为孩子、为她自己,也为整个社会做着最好的事情。

尾声

随着咨询的进程,山山越来越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当然,养育的过程中,麻烦还会不断,山山会很有底气地让宝爸去处理。比如姨姥姥,虽然她并无恶意,宝妈也把问题看得过于严重,但姨姥姥的现状及卫生习惯确实是对婴儿有一些不利的。宝爸跟宝妈商量后,请宝宝的姥姥出面委婉地把姨姥姥“劝退”了,其他的事情上宝爸也越来越听取山山的意见。在育儿的过程中,爸爸有能力参与进来是很重要的,他能够充分保护山山和宝宝不受外界或别人的干扰,保护母婴之间的亲情关系不被打断,这一点让山山特别受用。

最后还是想重复那句话:最好的母亲养育来自于妈妈天然的自我信赖与独立自信,请每个妈妈都相信——照顾宝宝是你天生就会做的事情!

编辑:孙红亮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