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待洗的衬衣上有她的香水味
2018-10-08 14:27:16      来源:昆明信息港

27

深夜。她仍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最近这一年,自从他辞去公职成了生意人,晚归已成习惯,习惯到她已经习惯不再去等待。

预订半小时关闭的音乐停了两次,又开启。那么,大概是凌晨一点了。

雨又下了起来,轻微的沙沙声响,夹杂着风持续不断呜呜的声音,像哪个女人受了委屈,偏就不能痛快哭出来,只在喉咙里不断的哽咽着。

28

她一伸手,亮了灯。

应该换了这个灯管,换成暖色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灯光下,一切都惨白,暗淡,透着凄凉。

潜意识里,仍是在等他吗?她苦苦一笑。不,早在他第一次晚归,她担心,着急,打不通电话。而他到家,没有解释,没有歉意,还理直气壮和她吵的那一天,她就关上了等他的门。

那也是个分水岭。那天之前,她觉得她比别的女人富有。她的婚姻里有爱情这种奢侈品。那天之后,她觉得,她穷极了,只剩下婚姻。

29

吵架,没有赢家。

两个不擅长吵架的人,吵一次,就元气大伤。

就这么陷入冷战。

就这么相敬如宾。

她动了不下一百次念头,离婚!也劝了自己一百零一次,为了孩子,再忍忍。

每次把自己劝下去,她都觉得,有一种被活埋的窒息感。没有人能发现她压在心底的悲哀,那悲哀又掺进了一种大义凛然,一种视死如归。没人发现她的绝望。

直到她闻到了他待洗的衬衣,有淡淡的香水味。

不确定是哪一款香水,或者不确定那就是香水,但这种味道,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不是吗?

还要奉陪吗?还要忍耐吗?埋了半截,忍气吞声再埋了下半截?这辈子就这样交代了吗。

谁都只活一辈子。谁都只活一辈子呀!她终于挥出一只手,打灭了那盏阴森森的台灯。

黑暗。黑暗吞噬了她的眼泪,吞噬了她的委屈,吞噬了她的愤怒。

30

门终于响了。

谁都只活一辈子。

她咬着牙,恨恨抬腿下了床。

“说吧,你要怎样?”

他被她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然后答非所问,“老婆,你还没睡?”

她心头一热。有多久,他没有这样叫过她了?然而话已出口,索性说个明白。

“这件衬衣,你自己闻闻,什么味道。”

他蹙起眉,犹豫着把衬衣凑到鼻端:“有一点点香,挺好闻的。”

“是挺好闻。哪个女人的味道?”

“女人?”男人明显震惊,随即一脸无奈。“这几天茶山、茶厂、门店到处跑。都是汉子,哪来的女人?”

“你总不会自己用上香水了吧?给你五分钟,想好怎么编。”她站起来,看看一脸油光透着疲惫的男人,终于还是不忍,替他倒了一杯热水。

他捏着衬衣,若有所思。闻两下,放下;再闻两下,又放下。咕嘟咕嘟喝干一杯水,突然一拍大腿笑了起来。

“你闻!香味在衣兜这里最浓郁是吗?”边说边递过衬衣来。

她接过,细闻。果然。胸部衣兜的地方,就是那股让她耿耿于怀彻夜难眠的香水味。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一款即将主推新茶的味道。那天捏了一把在手里,刚好来人,就随手放兜里了。揣了一天才掏出去。”他扯回衬衣,又闻了几下,“真好闻。”她窒住的胸口突然一松,眉毛一扬,“你说是茶就是茶?除非我亲自闻到。”

他一边脱外衣一边站起来,“好好好,欢迎老婆大人来找茶。明天正好休息,我带你去一个很有品位、环境又特别的会所。你亲自去检验,怎么样?”

31

她转身走进卧室,关门之前说了一句话:“晚安。”那人却紧走两步,伸手抵住了门。“老婆,谢谢你。生意难做,忙得焦头烂额,这一年多来来挺对不住你的。谢谢你,不离不弃,还愿意吃醋。”说到最后,男人的声音低不可闻。

在泪水即将蔓延之前,她轻轻关上了门。拉上被子,窗外的雨和风,貌似已经停住。感觉黑夜不是难么难熬了。也许明天,真的要去试试,那是茶的香味,还是香水味。

编辑:实习13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