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吆喝”在昆明的日子
2018-05-21 14:25:05      来源:昆明信息港

小巷。北京叫“胡同”,上海叫“里弄”,在昆明则很正规古雅地称之为“巷”。

旧时昆明城的商业区大都集中在城门内外一带,城中商铺不多,也不热闹;至于小巷,便是大白天,行人也很冷落,住在深巷中的人们,日子过得平淡、宁静,不骄不躁。小巷便是在大白天也是静寂的。偶尔有人走过,那脚步声也清晰可闻,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扬起一股久远的模糊记忆。雨天,青石板上晃动着青白的天光并融入油纸伞浅亮的棕红色,忧郁、古雅得很;尚是晴天,院落墙淡紫色的阴影会把小巷柔和地切割成虚实相间、错落有致的画面,逶迤地、深深地演绎一段悠远的历史。

22.webp

小巷更有逼真的、可以穿透时空距离的寂静和声音,那就是午后的或黄昏后的叫卖声。

“白酒——。白酒——。”

这是一句女声的吟唱。“酒”字唱作阴平声,拖得很长,并且摇曳着。那“白酒——”单纯地透着一种宁静和恬淡,一种悠悠的岁月的苍凉。白酒,以糯米酿造的甜米酒,四川人称涝糟者。实际上是一种酿熟了的带汤汁的酒味凉米饭。但如我这样滴酒不沾的人胆敢连吃两碗,也是绝对避免不了露出伪装后的真相来的。不过这些年也偶然猛吃一些,结果却连脸都未红;酒味还是有的,可惜淡些。那时的白酒,大约确乎是“酒”吧。

那时的白酒一碗一碗用油纸扎着口,很整齐地码在竹箩里,由一位打扮得很土气却显得干净的中年妇女挑着满巷叫卖。每天下午三点钟,准时,大门外就会传来一声吟唱:“白酒——”。

“有——,破铜烂铁,找来卖!”

“有”字拖腔,拖到后来尾音上扬,戛然而止,表示吆喝,后面的字则唱得比较肯定,已经是在说话,带些破铜和烂铁的生冷。这是收硬质破烂的。他们常能从那些老太太手中贱价收到其祖上留下而如今少有人识的古董,从长期得不到零花钱,而又挡不住这买卖诱惑的孩子手中贱价买到精致的破烂,而其中又颇有些后来才发现的宝贝,倘侥幸留到现在大约是可在拍卖会上卖到好价钱的。

那时,收破铜烂铁者均为男性,背一种椭圆形单把大竹篓,走街串巷。所收破烂,多集中在今护国路左近之翠花街、木行街一带摆地摊出售。如机器零件、工具、螺钉、轴承、洋油桶之类,但据说也混杂着些稀世的古董文物,不时被眼光狠毒的行家贱价淘走。许多摊主其实不懂行,宝贝儿当破烂收、卖,而不时有消息传来,说翠花街又有人误将雷管当废铁敲,结果炸断了手臂云云。

后来,时代进步了,收破烂者也开始驾驶板车、脚踏三轮车满街“收废品”了。不过这收购已改称为“回收”,所付价钱也就随心功德了,少得很。回收的东西很杂,废书报、牙刷、牙膏皮、铜、铁等等;吆喝也变得实用,不再吟唱了。

“有——旧衣烂衫找来卖”

有一种收旧衣服的,背竹背篓,双把,颜色较收破铜烂铁者新,前者竹篓呈黄色,后者则呈棕色。叫买者多为女性,声音也和旧衣服一样,软而尖细,有气无力:“有——旧衣烂衫找来卖”。“有”字唱作耶音(yie),也一样摇曳着,唱到中间还拐了弯儿,很特别。衣服大约是拿到附近郊县里去卖,有些则直接进入昆明的旧衣市场。那时,昆八中外面还是一大片广场,不知何时变成了旧衣物交易市场。

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家的旧衣服不再出售,以布票所购缝之衣服,旧了破了缝缝补补,再穿,此行当于是一度消失……(作者:张励民)

编辑:徐婷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