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找童大妈解释,不知她是否还在人间
2018-05-02 16:46:21      来源:昆明信息港

640.webp

我们大队的文艺宣传队,办得非常成功,不仅从头到尾演出了全本的《红灯记》,还演出了《沙家浜》的选场。在样板戏演出的同时,还根据当时的形势,编排了花灯歌舞、表演唱等各种农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节目。

那一年,大队老支书交给我们宣传队里几个能写会画的知青们一个办忆苦思甜展览的政治任务,也许因为样板戏看多演久了的缘故,我们都想着按“三突出”的创作原则,塑造一位苦大仇深的贫苦农民奋起反抗,最终参加革命由苦变甜的过程。先行的主题有了,但那位被请来忆苦思甜的童大妈却太令人失望。我们事先准备好一厚本信笺纸,才记录了一页,她老人家就没有了词,经过一番刨根问底、交叉提问也还是那么几句。没办法,任务紧急,我们只好按其提供的线索硬编。也许是我们太聪明的缘故,童大妈的“忆苦思甜”居然被编得有头有尾,画也画得相当精彩,只不过似乎与《白毛女》有相似之处而已。

640.webp (1)

审稿那天,老支书不仅请来了童大妈,还请来了公社干部。童大妈仍和忆苦那天一样,布满风霜皱纹的额头上,包着一块青色布帕,嘴里咬着个铜烟锅,吧哒吧哒地燃着兰花草烟。童大妈不识字,自然要由我逐一将解说词念给她听。我先用浑厚的男中音朗诵一段语录:“地主阶级对于农民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迫使农民多次地举行起义,……”紧接着是童大妈怎样出生,怎样受压迫剥削……念着讲着,当讲到童大妈的父亲怎样被逼租讨债的地主活活气死时,本以为我们这最得意的一笔定会使童大妈潸然泪下的,然而,谁也不曾料到,那天讲不满一页纸的童大妈却突然拍案而起:“不对!我家爹是自己得病死的!”

640.webp (2)

仿佛是演了一场“狼来了”的戏,我的脖子哽咽着讲不下去。结果还是老支书压住了阵脚:“童大妈,莫讲了好不好?这是革命工作的需要,你老人家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童大妈被迫住口,气冲冲地咬着铜烟锅走了……

多少年过去了,尽管那次展览办得空前热闹,根据展览我们又改编成效果不错的舞台剧演了很久,然而我的心却永久地悬了起来。

哦!一直想找个机会去向童大妈解释解释,只是不知她老人家是否还在人间。(作者:箫寒)

编辑:谭石艳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