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日落千篇一律 有感的色彩万里挑一
2018-03-19 08:51:34      来源:昆明信息港

无聊的日落千篇一律 有感的色彩万里挑一

    小时候,金沙江在父亲的烟壳上,上学时,金沙江在课本里,长大后,金沙江成了诗和远方。

    云南多山,山水有相依的地方并不多,己衣,却是依山伴水的地方,山是乌蒙,水是金沙。山磅礴,水澎湃,己衣秀美。我在这个秋天,来到己衣,来到金沙江畔,己衣的梯田,已成金色,稻香飘溢,金色也是己衣秋天最美的颜色,是农人眼里的灿烂,是美好的明天,是围炉煮酒的期待。己衣周围,四围香稻,万倾晴沙,秋色溢满了整个原野,伫立在金沙江畔,看滚滚江水,汹涌澎湃,内心的豪情无法按下,被这江水裹挟而出。

    乘小舟,横渡金沙江,江面宽阔,江的对面,忽见一沙洲,有白色的芦苇,消瘦而独立,脉脉不得语,忽然想起,像极了《诗经》里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在河之洲,寻不见那窈窕淑女,也没看到那好逑的君子,只剩下我这外乡客,温柔的注视着这江,这山,这草,这沙洲。

无聊的日落千篇一律 有感的色彩万里挑一

    一江之隔,已是四川省了,从云南,踏上四川的土地,还不到二十分钟,我在四川的土地上肆意的行走,遇到狗,遇到一个男人,遇到红紫色的玫瑰茄,遇到让我仰望的红高粱。这些东西,我不爱,因为它们不是云南,它们不是己衣,它们不是故乡。

    我还是要回来的,我是云南人,我爱我的云南,我爱云南的山,比如乌蒙,我爱云南的水,比如金沙江,我爱云南的梯田,比如己衣梯田。

    时间,被小偷悄然偷走,才转眼的光景,就到了傍晚,已是日薄西山,高远的天幕下,金沙江被太阳晕染成红黄色的,细细碎碎,满江耀金,果然是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夕阳大概是这世间最好的画师吧。

    傍晚的乌蒙山,在光影下,有了特别的视角冲击,山的棱角,像张被顽童随意揉皱的纸,没有规则的线条,忽深忽浅,忽明忽暗,而那一轮落日,疯了似的燃烧,天空,失火了。大块大块浮动着的白色云朵,被大火点燃,底部是厚重的嫣红,中部稍稍褪了点颜色暗红,顶部却为了证明是一朵白色的云,还是白色的。在白云还没来得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火焰毫不留情的用利器穿透白云,瞬间,整片云彩都参与了燃烧,都参与了这场盛大而豪华的演出,在这场失火中,谁都无法幸免,山、水、树、鸟、鱼、虫、我......

无聊的日落千篇一律 有感的色彩万里挑一

    一场白与黑的角斗开始了,最初太阳从金光闪闪到为大地万物镀上一层红色,云彩此时也红的红,白的白,像喝下了烈酒似的,在天上晃晃悠悠的乱撞,没预警,没预谋,没规则的变幻,任性而妄为。时间没有赖着不走,而是更加快速的跌落,此时的太阳已成夕阳,快速的失去温度和光芒,变成了暗红色,日落后的天空,余晖妖娆,极尽张扬。最后一抹晚霞已经融进冥冥的暮色之中,云朵变成了黑色,天色逐渐暗下来了,四周的群山,呈现出青黛色的轮廓,暮色渐浓,大地一片混沌迷茫,我还来不及和它说一声再见,日,落了,它垂下头去,合上了双眼,静静地睡去了。

    有人觉得落日这个词,自身就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戚和哀伤,而我却觉得,落日是一天中最为悲壮的时刻,也是一天中最为壮美的时分。看过无数的日出日落,唯有金沙江的落日,让我如此的震撼和感动,这样的美是如此绚烂和温暖,不带一点点哀伤或是落寞。

    日出和日落,都是美的,而太美的东西,大多无法永恒,惟愿,这金沙的落日,能在我的记忆中,永恒。

编辑:徐婷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