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岁月 | 饿大人,因胃口奇大而得此外号
2017-12-28 13:29:39      来源:昆明信息港

    饿大人,本名张寿昌,我财校同班同学。因胃口奇大而得此外号。

    当年上财校,国家每月35斤粮食定量标准不够他塞牙缝,幸好学校下午一律没有正课,他可趁此机会从岗头村步行进城回家搜刮父母,每天往返约十公里路,风雨无阻。

    饿大人身材高大威猛,却象小姑娘那样腼腆羞涩,性格内向,沉默寡言。看到女生,脸便涨得通红,目光游移躲闪,不敢正视。

    财校食堂实行“分饭制”,班上同学轮流值日,一天换一人。值日生负责一日三餐,早上抬面盆去食堂领回包子、馒头或包谷糕,每人一份,放在老师教桌上自己领用。中、晚餐食堂按各班同学国家粮食定量标准称量好放入一大饭桶内,并备有一标准搪瓷大碗,女生,盛满大碗后刮平,男生,刮平后加一饭勺。掌握得当便相差无几,如有盈余交还食堂,记录在案,反之则向食堂“借饭”,也要记录在案。

    每当轮到我分饭时,才能看到“饿大人”大胆直视我那渴求的目光,我恨哪,当年那个可恶的小丫头,竟狠心避开那双眼睛,冷酷无情铁面无私坚持原则,没有手下留情给他多分一勺“羹”。其实,把自己置于“借饭”境地,又有何妨呢?

知青岁月 | 饿大人,因胃口奇大而得此外号

    1969年3月,我们同赴芒市遮相华侨农场(后改建制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14团2营),我分6队,他到1队。因我有密友在1队,节假日经常去串门,所以对寿昌情况时有了解。

    刚下乡时,虽然想家恋家,可同学们还很意气风发,都想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一番。所以食堂招兵买马,无人问津。我队司务长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真理,昭告众知青,谁若主动报名当炊事员,可第一个回家探亲。此话正中我下怀,即刻踊跃应招,还提出一幼稚可笑谈判条件:我不会挑水,其他干什么都行。司务长心中冷笑假意应承。数月之后,我这小丫头挑着比自己腰身粗十倍的水桶,姿势标准健步如飞,令人乍舌刮目相看。 谁知,“第一个回家探亲”的许诺,竟是无权无势的司务长不负责任的一句戏言。 而1队寿昌中招的原因则是:当上炊事员不使用饭菜票,饭菜管饱管够。这倒是一句大实话,寿昌受益匪浅。从此过上饭饱菜足,无忧无虑的美好日子。

    可是,好景不长,天有不测风云。一日,寿昌一不小心把食堂大锅烧通,此事非同小可,即刻被戴上“破坏革命生产”的罪名严厉批斗。并被驱逐出他那无忧的天堂。寿昌从此忍饥挨饿一个月饭票只够吃半月,半饥半饱也维持不了一个月。千里之外的父母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善交际的寿昌又没有一个朋友可以求助。听说有一次整整饿了七天。

    寿昌突然疯了,疯了的寿昌与原来判若两人,牛高马大的他一夜之间竟变成一个娇柔的女子。每天手舞足蹈载歌载舞表情柔媚。从幼儿园到他长大成人的歌,都能一字不漏,一段不差的唱得下了,并字正腔圆。还配以优美的舞姿,左顾右盼的眼神,令人讶异。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他最爱唱的一首歌:“美丽的花朵散出芳香,幸福的种子寄向远方,寄到那遥远的边疆去,请边防军叔叔种在小山岗。”当他唱到“请边防军叔叔种在小山岗”这一句时,他脚尖微踮莲步轻移,双手抬高向右前方伸展,眼神随手指温柔地望向远方,仿佛一个天真孩童期待着边防军叔叔把那颗幸福的种子种到那小小的山岗上。

    一日,我下工归来,忽见寿昌身影出现在我们连队。我大步追上前去,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张寿昌,你咯认得我呢?”寿昌没有半秒迟疑,猛然转身,略显呆滞的目光大胆直视着我,准确无误地叫出我的名字。恍惚间,我仿佛看到学校食堂分饭时饿大人向我投来的那道乞怜的目光,可是此时的我,连手中那把“饭勺都没有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是我们同学一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他叫我的名字。

    原来是团里怀疑寿昌想回城而装疯,或是对下乡不满的“政治疯子”。特派两名干事押解寿昌到昆明精神病院去做甄别,中途在我连打尖一晚。

    医院科学地毋庸置疑地证明:寿昌的确是疯了。

    兵团艰苦又枯燥乏味的日子,使知青们百无聊赖,找疯子寻开心成了他们的乐趣。 起先是指使寿昌去抱女生,那些坏家伙们的手指向哪个女生,他便箭一般冲上去,强有力地一把抱起惊声尖叫的受害者,任凭她们双手双脚在空中乱蹬。弄得全连女生如惊弓之鸟,避之不及。目标隐蔽,男生们并不甘心,遂叫寿昌去抱牛羊和一切活动之物。一天,促狭的男生叫他去抱一只狂奔的小猪,寿昌一丝不苟沿着猪逃跑的路线追赶,当灵活瘦小的猪从拖拉机底下钻过去时,我们可怜的寿昌那庞大的身躯也艰难地从拖拉机下面爬行而出。

    兵团除了繁重的劳动外,还有每晚的政治学习,开始的时间是固定的,每晚7:30,而结束时间则随心所欲,养精蓄锐一天的连长、指导员晚上谈兴很浓,教育知青的重任义不容辞,空洞乏味的教诲老生常谈,如老奶的裹脚布又臭又长。让劳累一天的知青昏昏欲睡。一日,一小四川灵机一动,手指侃侃而谈喋喋不休的连长,喝令:“寿昌,上!”寿昌得令,毫无畏惧,大步流星冲上前去,一把将连长拦腰抱起,任凭连长在他那有力的铁臂中挣扎。全场哗然,大家的瞌睡都飞到爪哇国去了。

    后来,大家自找门路,各奔前程。我也调离了芒市。

    听说寿昌一直是一名农场职工,由农场养着。又听说寿昌早已死了。消息不准不详。

编辑:徐婷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