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放倒粮站站长该反思啥?
2016-08-30 15:30:16      来源:四川在线

    据界首市粮食部门介绍,今年麦收期间,连绵阴雨天气致使小麦出现不完善粒超标,水份偏大,质量不达标,整车整车粮食被粮站打回,农民“卖粮难”成为热点。6月中旬,界首市纪委对农民“卖粮难”问题开展专项行动,通过走访调查,发现靳寨粮站管理混乱,存在熟人插队、收购标准尺度不一等问题。随后,一起利用“微信红包”行贿的违纪问题浮出水面。(8月21日 海外网)

    从收下粮贩的一个个微信红包开始,界首市靳寨粮站站长张宾开始为粮贩出售不合格粮食大开绿灯,而同样的粮食,在农民手中却卖不出去,反而在粮贩手中得以“发迹”。一方面是农民卖粮难问题没有破解,另一方面是进入国家粮库的粮食被粮贩们以不合格粮食侵蚀着。一个个微信红包,放倒的不仅是粮站站长,更推倒了以粮食收购为中心的相关职责和农民的权益。

    严格的粮站管理事关所管库存粮食的质量,粮站站长负有重要责任。严格把守粮食入库标准,符合标准的应入尽入,不符合标准的哪怕一粒粮食也不能放入。然而,在粮贩的“红包炮弹”等的侵蚀下,不合格的粮食从外面转一圈儿,经过“红包炮弹”的攻击下变成合格粮食。倘若对这些水分大的粮食保管处置不善,其他库存粮食也可能遭遇霉变之灾。

    而相较于靳寨粮站的“红包交易”,河南省沈丘县纸店粮站则严格把关。一严一松,对照出的不仅是对劣质粮食的收和拒收的表象,更是对粮食标准和监管职责的坚守。靳寨粮站及其主管单位是不是该反思自身的不足,向严格坚持标准的纸店粮站学习?更重要的是,对于因收受红包等贿赂而放纵的张宾,除了要依纪追究其党内责任外,对于涉嫌违法行为还需要追究相应的刑法等法律责任呢?

    一个粮站虽小,但却能够影响周边农民种粮、卖粮的积极性和相关权益,也侵蚀和影响着国家粮食安全。这些年来,那些涉粮食大案、窝案,往往是从贪占一点小恩小惠开始,不管是主管粮站、粮库的主要负责人,还是具体岗位的一线工作人员。靳寨粮站,就是从一个个微信红包到一身价值一千多元的衣装鞋子开始“沦陷”。

    粮食安全是用钱买不来的,但在靳寨粮站却上演着相反的戏码。用钱来买的是粮贩们的不禁欲望,被买下的则是粮站站长不可买卖的监管权责,被坑的则是农民被压的粮价和难以保证的粮食质量。

    私人间的抢发红包是一种娱乐活动,而在粮贩子和粮站站长之间,却变成了发红包卖收劣粮的权钱交易。张宾因收受微信红包等钱物丢了站长饭碗,是其对不法行为所必然承担的结果,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从微信红包到数万元贿赂款,最终放倒了粮站站长,透过这件事应该反思,张宾之外,靳寨粮站之内还有没有其他“苍蝇”甚至硕鼠,靳寨之外的其他粮站、粮库有没有这种情况,都需要进行深入调查。此外,粮站内到底有多少不合格粮食,也需要彻查到底。否则,坏了的不仅是若干粮食,更是粮食监管制度和农民应有的权益。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