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发展裹挟商业化浪潮 云南丽江石头城渐入尘世喧嚣
2014-09-18 09:10:50      来源:昆明信息港

    玉龙县宝山乡石头城村。整个石头城建在一块巨石上,城内民居建筑依石而建。城门口成了老人休息聊天的所在 记者曲鸣飞/摄

    丽江石头城,这个藏于深山与大川交界处已有数个世纪的古老村庄,正被急速地曝光,一步步走入尘世的喧嚣。

    虽是受到国家财政扶持的云南传统村落之一,但石头城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止财政一个。如何在改善居民生活的同时传承传统文化,这个问题亟待回答。

俯瞰石头城,三面为悬崖峭壁,东面石坡直插入金沙江,地势甚为险要 记者曲鸣飞/摄

早起牵着牲口准备上山割猪草的石头城村民

石头城的道路狭窄陡峭,多是石阶

沿着村子围墙望去,外面就是金沙江

城门口,是当地老人休息聊天的所在

村子的石阶路上,留下了岁月斑驳的马蹄印

    蒙元时期的军事要塞如今已成为新发现的旅游点。一面是保护本地传统民俗文化的要求,一面是当地旅游开发的迫切,石头城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境地。

    石头城的村民们不再安于过去了。他们放弃曾经与世不同的生活——农耕、捕鱼、淘金、雕凿石具,修复老宅,把住宅改成客栈,接待外来的好奇游客,做起了此前先辈们从未干过的活计——做生意。

    本地传统的民俗文化需要保持,但旅游开发和商业化步伐又在逐渐侵蚀这种文化。坚硬的石头城看起来难以抵挡这种侵蚀,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境地。

    村寨,从巨石上生长出来

    大自然在金沙江边造就了一块面积达0.5平方公里的巨石,石头城就坐落其上。

    出丽江后,穿越大大小小的山脉与沟壑,经过140公里的盘山回旋路,再走过20多公里的颠簸山路,才能进到通向石头城村的山路上。石头城是我们预定的一个目标。尽管一路美景连连,又有秀丽雄伟的山峰陪伴左右,但为了目标地,我们没有停顿,一路错过了美丽的风景。

    天色渐渐暗沉,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多。周边的视野明显暗窄了许多,除了受天色影响外,我们的视线不时被树丛、灌木阻挡。在山野间,只有我们乘坐的车默默地前行着。谁也不知道夜间的石头城能带给我们什么惊喜或是其它。要到村民家去蹭饭吗?有住的地方吗?

    一路上,松鼠、野鸡等小动物出没,它们或跳跃躲避,或在车辆前行的道路上发呆,我们的靠近打扰了它们的生活。但不管如何,如果你足够友善,就不要惊吓山里的这些小精灵。

    山路回旋,绕上绕下,即便九九八十一弯也数不尽曲折的山路。直到行至山路尽头,高山再次把我们投向四周视线全部挡住,这时你会发现,金沙江偎依在群山脚下,垂临于江面上的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上,密密地点缀着民居,我们才确信,眼前的所在就是石头城。

    石头城,在纳西话里叫“鲁盘坞”。这里据称是纳西族的发源地,早在公元5世纪就有人居住了,比有人定居在丽江古城区域还要早几百年。实际上,“石头城”不是用石头垒砌的城堡,而是建于一块巨石之上的村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金沙江边造就了一块面积达0.5平方公里的巨石,石头城就坐落其上。纳西人用智慧和劳动,把民居房屋、梯田建于巨石、石阶之上,做到了天人合一的境地。

    这里的行政区划隶属于宝山乡,距丽江主城区约140公里。石头城地势如此险要,有人居住的地方海拔最高处为4600米,最低处为1600米,高差达3000米。村子的三面大山形成天然的屏障,再加上以金沙江作为“护城河”,石头城天然易守难攻,只有东西两道石门可以进出,由此成为把守丽江北部的重要门户。

    石头城与石头,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石头城村村长木义昌说,当地的村民建房时,房屋的地基就是在石头上开凿出来的,阶石、柱石、房檐石来自脚下的巨石,房内的石桌、石凳、石灶、石床、石枕、石槽、石缸、石穴等等,都是从大石头上凿出来的。

    可以说,石头城是一块巨石上雕琢的艺术品。上百户人家,生活在一块大石头上达千年之久,这种人与自然的古朴结合方式,让石头城具有了独特的文化魅力。

    7个世纪前,一次载入史册的战役

    1253年,忽必烈指挥的蒙古大军在石头城附近渡过金沙江,进入丽江地界,攻破大理国,完成了对南宋的合围。

    南宋末年,这处兵家要地曾经历过一次重要的战事。

    1206年,铁木真统一了大漠南北。蒙古贵族的计划是先征服西南诸番,而后形成南北合围态势,夹攻南宋。之前,蒙古军队在正面进攻江南时受长江天险所阻,他们就计划了一个庞大的军事方案:由忽必烈率领蒙古铁骑南下。

    1253年,忽必烈率十万大军,分兵三路,直指云南。蒙古大军从甘肃一带渡过黄河,直下甘南,经松潘、泸定,穿过川西藏区,中路由忽必烈亲自率领。当年九月,忽必烈率军到达金沙江西岸,命令士兵杀死随军带来的牛羊,剥皮,把肛门塞住,往里充气,制成皮革质地的气囊,“令革囊以济”,渡江以后进入丽江。

    昆明大观楼180字的长联记叙了此事。长联由康熙年间的滇中名士孙髯翁所撰,下联中提到一个词:“元跨革囊”(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说的正是这一重大历史事件。

    当时“元跨革囊”的地点,正是现在石头城附近的金沙江天险——太子关。渡过金沙江后,忽必烈在江边接受了丽江土著首领阿宗、阿良的投降。之后,蒙古军长驱直下,攻破大理国,完成了对南宋的南北合围。

    “元跨革囊”事件对元朝统一中国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促进了忽必烈消灭大理国和元代中国疆域的统一,结束了中国历史从唐末以来的分裂局面。

    阿宗、阿良迎来忽必烈大军后,要在金沙江畔兴建一个军寨,就选中这块巨岩作为落脚地,其三面悬崖,一面陡坡,有天然的易守难攻之势。直到今天,石头城在村子的东西两侧还保持着石门,可供进出。

    由于金沙江水流湍急凶险、山峰林立,道路险难,自建寨后,这里几乎没有再发生过战事,忽必烈的这一战,也被记入史册。

    地理位置的偏远,也是战事不再降临的一个重要原因。通往巴蜀、卫藏的茶马古道不曾经过此地。即便是今天的交通状况,从丽江古城区到石头城也有百余公里,山路崎岖盘旋,行车需要5个多小时。

    交通艰难,生活不便,在石头城驻守的纳西军队渐渐地演变成了居民,他们修建屋舍,开垦梯田,安于农耕,由此保存下了较为完整的纳西民俗文化。

    关于石头城,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传说——从远处看,石头城像一个龙头。据传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盛产米粮,也出过大批人才。丽江的木天王惧怕那里出能人猛士,夺了他的江山,便派人日夜监视。

    某一天的晚上,一颗明星落到江对岸的阿主山上,木天王知道那里真的要出圣人了,匆匆忙忙带上宝刀,领着兵马到宝山坐镇。不料,山上狂风大作,浓云翻卷,一条闪闪发光的龙从半空飞向阿主山,一到江边就低头喝起水来。木天王乘龙不备,上前举刀挥砍,斩断了龙脖子。斩下的龙头变成了石头城,龙身化为阿主山的一部分。

    这样的传说无从考证,仅是一种民间对权力的屈服和敬仰。

    孤独的要塞

    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反而使得石头城的特色得到了良好的保存。今天,国家对这个村子也给予了重点的保护。

    四周是雄劲的高山,下面是咆哮的金沙江,石头城的景色壮阔苍茫。加之巨石之上建造的简约、古朴的纳西风格建筑,山间又多了一道极具特色的风景。石头城村子下面,是层层叠叠的梯田,向下延伸直至金沙江边。江水缠绕在大山脚下,连绵延伸到视线所及的最远处。

    石头城村以江为界,对面是宁蒗彝族自治县,没有桥梁,也没有渡口。江面宽度从60米-100米不等,夏秋季节,江水混浊,江水在峡谷间形成湍急的激流。它的上游不远处,就是江水奔涌,日夜怒吼的虎跳峡。

    江对岸巨大而陡峭的阿主山山坡上,分布着几户彝族人家。阿主山的确切海拔至今没有准确数据,目测估计有4000米左右。石头城的海拔在1700米左右,如果遇到希望一睹村子全貌的游人,村长木义昌会建议:乘渡船跨过金沙江,就可以全景观看石头城。那里也是最佳的摄影地点。

    从石头城俯瞰金沙江,你没有真切的距离感。看起来很近的路,如果走路,一个来回需3小时左右。石头城其实没有多少宽敞的道路,陡峭的石阶路,就是近千年来当地人上下攀行的主要道路。尽管走石阶的人不少,但并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路”。交通工具也缺乏,如果要说有,那就是马匹了。

    只要某块石头阶梯上有一小块平整的地方,村民就在上面开凿成耕地,种植蔬菜,或是可以买卖的香料作物。土地不宽裕,村民所产的农作物基本只能自给自足。这,也是石头城村被列为“国家财政重点扶持村落”的原因之一。

    国家对这个村子确实予以了重点的保护。这里纳西风格的民居建筑,是典型的两层木结构;两面厦、骑楼厦等楼居以及因地势、依石而建的门楼、外廊、门窗、隔扇、粱枋的装饰,都具有很高的文化保护价值。连村民们使用的生活石具,也是重点保护的对象。

    20多年前,石头城就已被列为当地重点保护的文化地域,接着不断升格为市、省、国家重点保护对象——1988年,石头城村被列为丽江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公布为云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年7月,石头城村再次被列为国家财政扶持的云南38个传统村落之一。

    如此众多的“光环”之下,近20年来,石头城村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大批的游客、学者、摄影爱好者纷至沓来,这个偏远的,深处于大山中的村子也越来越多的被外界熟知。这里的民俗文化、民居建筑、生活等方方面面开始接受全方位的外来文化冲击。

    石头城成了众多游客的探险观奇之地。石头城原有的民俗生态开始逐渐融化。

    步入尘世喧嚣

    旅游业裹挟而来的商业化浪潮,让石头城当地独有的民俗文化和建筑特色逐渐褪色。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每逢金沙江水退之时,便是石头城村民淘金的时间;春耕时节,村民忙于耕作,耕地和淘金成为当地人的主业。但如今,农耕、捕鱼、淘金,雕凿和使用精美的生活石具,这些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成为外来人目光的聚焦点。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在寻找着某个答案——如何应对外来的好奇人群?

    村民们放弃了他们曾与外界不同的生活。受旅游开发的影响,村民们不再安于过去的农耕日子了,他们修复一些老宅子,或者干脆把住宅改成客栈,用来接待游客,做起旅游的生意。他们从外面引入了矿泉水、方便面等零食,他们把传统的石类生活用具抛弃,用新型电器来替代,为游客服务。

    如今,石头城已经有5家客栈,10多户村民家可以接待游客。村长木义昌说,他看到了村子发展的希望,这几年到村里的游客慢慢变多。以前每年到村里的游客仅百多人,现在的每年有3000多人。

    木义昌也把家里大量的生活石具拆除、抛弃,忙着修建现代化的客栈。他计划今年之内完成客栈建造,接待游客。

    其实,木义昌的嗅觉并不是村里最灵敏的,刚开始,他并不认为石头城村的旅游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改变;但多年过去,看到村里的客栈生意兴隆,每天都住满游客,他才坚信:搞客栈比种地能挣钱。

    而在此之前,木义昌总是上上下下地忙于乡里、县里、市里,甚至到国外,搞村里的文化传播和学习。他曾一度认为村里的石桌、石凳、石灶等石器用具是全村的骄傲和荣耀,可到现在,他把家里几乎所有的生活石具全部弃用,改用现代化的物品。

    一面要求保护本地传统民俗文化,一面是当地旅游开发的迫切,石头城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境地。在当地,随着玉龙县大型水电站开发和玉龙雪山七大片区的综合开发,石头城的基础设施得到了很大改观,但旅游业裹挟而来的商业化浪潮,也让当地独有的民俗文化和建筑特色逐渐褪色。这个被称为“百户人家一石头”的石头城,曾经保存着浓厚的纳西民族风情也正被一点点淡化,一如他们传统的洗牛脚节、三朵节、农历二月八、古老的婚礼与葬礼等,这些传统的习俗正消融于喧嚣的尘世。

    “我唯独把石灶保留下来了,在柴房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木义昌说,自己是村里最后一个抛弃石具的人。“以后你们再来,就再也看不到这些东西啦。”(记者 黄世杨)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