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身亡眼角膜捐给女儿:你是我的眼 代我好好活
2014-08-19 10:55:02      来源:华西都市报

杜银钊生前照。(图片由家属提供)

    生前心愿

    去年12月,杜吉慧来成都的医院就诊,医生提出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但暂时没有角膜供体。当时,杜银钊跟医生提出,能不能用自己的一只眼睛给女儿做角膜移植手术,但这个想法被医生拒绝。

    打破惯例

    杜银钊去世后,妻子希望把丈夫的眼角膜捐献出来,在帮助他人的同时,也给饱受眼病折磨的女儿做眼角膜移植手术。由于角膜捐献不能指定受捐者,专家经过激烈讨论,最终同意了这个请求。

    一场意外车祸之后,40岁的绵阳三台人杜银钊离开了这个世界。生前,他拼命挣钱,想要给女儿治好眼睛,甚至问过医生,能不能把自己的一只眼睛移植给女儿。

    杜银钊去世后,想起丈夫曾经的心愿,妻子潘华琼辗转联系上眼库,希望把丈夫的眼角膜捐献出来,在帮助他人的同时,也给多年来饱受眼病折磨的女儿做眼角膜移植手术。

    角膜捐献能否指定特定受捐者?女儿移植父亲的眼角膜会否有心理方面的不利影响……眼库专家多方论证,最终决定,本周将这位父亲捐赠的一枚眼角膜移植给他17岁的女儿。这也是四川省首例亲体角膜移植。

    慈祥的父亲

    挣钱为女治病下班遇车祸重伤身亡

  杜银钊的大女儿杜吉慧2009年得了一种严重的眼病,起初当地医院建议保守治疗,后来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去年12月,杜吉慧来成都的医院就诊。医生提醒,必须要考虑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了,但暂时没有角膜供体,要等。当时,杜银钊跟医生提出,能不能用自己的一只眼睛给女儿做角膜移植手术。这个想法被医生否定。

    回家后,杜银钊一边静静等待角膜供体的好消息,一边拼命挣钱为女儿筹集手术费。农忙时,他在家里伺候庄稼、果园;稍闲一点,他就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打工,帮人粉刷墙壁,往返骑摩托车要一个多小时。

    8月3日晚上7点半,杜银钊下班后骑摩托车回家,离家不到一公里,他在转弯时和另一辆摩托车迎面相撞,被撞飞数米,从此再也无法开口说话。在重症监护室治疗6天,花光了一家人数万元的积蓄后,家人把他转到镇卫生院输液治疗。8月14日下午3点,杜银钊呼吸、心跳停止。

    不幸的女儿

    患病毒性角膜炎每年住院初二便辍学

  小学五年级的冬天里,11岁的杜吉慧不幸患上了“病毒性角膜炎”,导致“角膜溃疡”,眼睛发红、流泪,视力下降。从此,几乎每年反复发作的眼病带给小吉慧极大的折磨,一发病,她就得到县医院住院治疗,每次至少得三天;初二时,严重复发的眼病让小吉慧再也没能重返校园。这两年,杜吉慧的“病毒性角膜炎”复发的频率越来越高,视力也明显的持续下降。

    潘华琼说,女儿眼睛犯病后两三年,医生就说需要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但是,听别人说“手术可能需要几十万的费用”,他们就一直拖着。

    然而,去年底,杜吉慧的眼病再次复发以后,病情异常严重,角膜溃疡形成明显的瘢痕,视力模糊到很难再帮妈妈下地干活。到成都检查后,一家人耐心地等待着角膜供体。没想到,等了大半年,等来的却可能是父亲的眼角膜。

    母亲的提议

    捐出丈夫眼角膜给女儿做移植手术

  杜银钊去世后,想起丈夫生前问过医生,能否用自己的一只眼睛给女儿做角膜移植手术,悲痛之余的潘华琼一边安排后事,一边辗转联系上眼库。希望把丈夫的眼角膜捐献出来,在帮助他人的同时,也给多年来饱受眼病折磨的女儿做眼角膜移植手术。

    8月14日下午6时许,当成都医学院附属康桥眼科医院眼库的医生和协调员赶往绵阳三台杜银钊家中时,17岁的杜吉慧带着5岁半的弟弟在村口迎接。父亲去世后,她哭红的双眼又有些炎症。

    激烈的争论

    省内无先例能否指定移植给亲属

  据眼库协调员徐婕介绍,经病理检验,杜银钊的眼角膜完全符合移植条件,至少能够帮助两位眼病患者重见光明。只是,到底是把杜银钊的眼角膜移植给17岁的杜吉慧好呢,还是移植近日另一位志愿者捐献的眼角膜好呢?对此,眼库专家委员会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和论证。

    “角膜捐献者家属指定受捐者,这种情况,眼库成立5年来很少遇到”,徐婕说,“根据国际惯例,原则上角膜捐献是不能指定特定受捐者的,在角膜供体的分配与受捐者的选择上,根据系统信息,遵循‘排队优先,急症优先’的原则。”

    四川省防盲办公室主任、成都医学院附属康桥眼科医院眼库专家委员会主席樊映川教授也指出,国际眼角膜捐献和移植采取“双盲”政策:捐献者家属不能知道受捐者情况,而受捐者也不会了解获取角膜的来源。但在我国器官捐献实践中,捐献者可将部分人体器官捐献给配偶、直系血亲等人,因此,才会有类似“割肝救子”、“捐肾救母”的新闻报道。但是,如果有成熟的器官捐献平台和足够的捐献志愿者,指定受捐者的情况不必也不应存在。

    我国著名角膜移植专家李绍伟教授则表示,从眼科医学上讲,父亲捐赠的眼角膜移植给女儿,并没有限制和影响。同时,也有专家提出:小女孩才17岁,移植父亲的眼角膜以后,对其心理健康会否有不利影响?

    女儿的选择

    移植父亲眼角膜代替父亲坚强活下去

  正当眼库专家尝试联系心理卫生专家进一步评估时,杜吉慧特意致电专家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强烈要求移植父亲的眼角膜,代替父亲坚强地活下去,照顾好爷爷奶奶和弟弟……

    最终,眼库专家同意了杜吉慧的请求。康桥医院角膜移植与眼表病专科副主任周李医生表示,今日杜吉慧将赶到成都检查眼睛,如果情况良好,本周会用她父亲捐献的眼角膜,为她做眼角膜移植手术。新闻链接七旬老人活体捐赠眼角膜寻找合适受捐者

    今年2月21日,69岁的天津人张金泉在成都成功捐献右眼眼角膜,成为四川省首例活体捐献角膜的志愿者。

    去年春节期间,家住天津的张金泉和老伴到成都和儿子一家团聚。到成都后,他的右眼青光眼急性发作,剧烈头痛。

    根据医生的建议,反复商量之后,决定摘除眼球,“虽然眼球已经没有用了,但是他的角膜还能帮助其他人。”2月21日,康桥眼库的医生为张金泉做了右眼球摘除,他成功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

    张金泉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感召更多的人关注盲人,关注角膜捐献,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捐献眼角膜。

    眼库医生周李说:“如果张金泉的角膜能通过病理检查,至少能够帮助一位角膜盲患者重见光明。他捐献的眼角膜适合做板层角膜移植,而这类手术适用范围有限,目前医院正在寻找合适的受捐者,一旦找到就马上开展移植手术,完成张金泉的美好心愿。”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