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建言昆明“以文立市”:重拾被遗忘的片段
2014-04-28 18:33:55      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侯虹斌在官渡古镇 记者上官艳君摄

    昆明信息港 记者上官艳君 文化是城市的生命和灵魂,是城市软实力和潜在竞争力的核心,是城市深层价值的源泉。而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在知名历史小说作者侯虹斌的眼里,昆明是一座充满文化气息的城市,更是一座现代史上的文化重镇。

    历史作家眼里的昆明

    27日,侯虹斌作为唯一一个“睿见·城市”新浪名博昆明行的女嘉宾,来到昆明。在高峰论坛上,侯虹斌从一名女性的角度阐述了她眼中的昆明。“昆明有着丰富的历史宝藏,许多历史都藏在如‘西南联大’、‘飞虎队’、‘巫家坝’等“这样的‘大标签。侯虹斌说,昆明之所以叫春城,并不仅仅是它的气候宜人,更重要的是,在昆明,人和自然的契合度也很高。云南有着丰富的多民族文化,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会让你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有人说云南是‘体验之都’,只有你真正融入了这个城市,你才体会到‘云归派’的幸福。”在侯虹斌看来,云南、昆明,有着一批很有才华的文化名人,他们成为了这个这个城市、这个地区的文化名片,提升了城市的层次,并成为了隐藏的时尚化标签。“每次来到昆明,都是丰富的体验之旅。又想起两年前,我来到同样的地方,和朋友在翠湖边喝茶,柳树春风、花香飘来,偶尔在湖边喂喂鸭子,感觉很惬意。然后我又去了陆军讲武堂,我把那里所有的标签都很认真的看了一遍,我觉得能够把历史的东西展示得很好真的是一件特别棒的事。”

    历史沉淀的昆明记忆

    谈到昆明的历史文化,侯虹斌说起成语“夜郎自大”的出处。她说,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当时,西汉汉王派往探辟西南通往印度道路的使者与滇王的有过一次拜访交谈,滇王与汉史言:‘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一州王,不知汉广大。——云南即是滇王,古滇文化最早是在先秦时期,这也是她对昆明最初的记忆。

    “追溯历史,我所知道的昆明,其实最为人知以及看重的应该是到近代史的时期,比如从西南联大开始,陆军讲武堂,一文一武多方面构筑了它在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文化重镇。包括后来又有中国远征军、滇缅之路,这些都是昆明作为当时历史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当时也涌现了昆明有非常多的文化名人。”侯虹斌说,在三四十年代的时候,西南联大就已经是中国文化学界的半壁江山,它曾经是一个风云际会的地方。中国远征军过去可能不太受政史所注重,但是这几年来又慢慢成为贤学。“曾经一度被忽略的历史,现在重新成为近代史、现当代史研究的贤学。滇缅之战作为中国太平洋战场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从历史上来说,它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我觉得昆明应该在近现代史上做更多的研究。就像中国远征军,它有很多历史的见证人有可能还活着,保护历史的见证人,从中寻找到很多被历史遗忘的片段很重要。远古的历史有多少就算多少,但是有一些历史我们还能做一些见证,重新发现和挖掘。一些遗迹还在,还可以保护,不希望等到所有的人物都已经凋零,所有的文物都被破坏,再想来重建,就很可惜。”侯虹斌表示。

    侯虹斌,作家,曾出版长篇历史小说《长信宫词》,散文集《怕是风流负佳期》、《红颜——女性千年的荣耀与哀伤》、《偶像生猛》等,现正进行长篇小说创作,并开有多个专栏。媒体人,曾在《新周刊》、《南方都市报》任职。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