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4探路勇士因公殉职续:乌雪线解封以告慰英灵
2014-01-25 09:06:45      来源:云南网

    20日的一场大雪,乌雪线路面结冰封闭,4天里,雪山乡的居民出行难、过年回乡的人们难回家。除冰困难,封路一度让许多村民意见很大,回乡的上百辆车被堵在凹那黑执勤点,人们的情绪在烦躁中积聚。就在赵永平和3位同事殉职的两天后,昨天下午3点,乌雪线终于抢通了,雪山乡1.3万多居民的出行有了保障,上百辆回乡的车如愿上路……星期天,雪山乡过年前最热闹的街天终于能如期举行,办年货、串亲戚,住在大山深处的人们再没有比“路路通”更如意的事。这也是赵永平、孙建华、李宗斌、蔡顺红最大的心愿。

     最后的叮嘱

    赵永平:你在家主持其他工作

    路面结冰,21日那天,“倘甸产业园区、轿子山旅游开发区”(以下简称“两区”)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王治学,刚刚带队去红土地一线巡视路况,这场大雪让山区出行变得困难,作为搭档,王治学和赵永平分了工,一个带队巡路,一个忙着队上事故处理、交通安全防控等业务。

    出事那天一早,赵永平和王治学一起走进了办公室。“你昨天跑了一天,今天我带队去乌雪线,你在家里主持其他工作,封了两天路,卡点上恼火了。”这是赵永平最后一次对王治学的叮嘱,上午9点,赵永平带着孙建华、李宗斌上了车。6个小时后,老槽子村附近就传来了翻车的噩耗。

    凶险的弯道

    侧滑的车轮没能把车带上坡顶

    封路后,许多回家的村民只能在附近村子暂住。一天、两天,人们的情绪在积聚、要出门的村民也不满。“怕有车强行冲卡上路,我们用旧电杆横在路上。”

    路上到底能不能走?转龙交警中队中队长孙建华心里也着急,他的中队只有两名交警和4名协警,全部人员守在封路卡点上已经2天了,不能随意放一辆车上路,一旦翻车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大队长赵永平和他一起上路巡查,还有“推丘办”的李宗斌,他们是老搭档了,每个月最少要跑一趟乌雪线。从乌蒙乡一路开车到雪山乡,在凹那黑执勤点,熟悉路况的专职交通协管员蔡顺红也被叫上了车,这次一定要把路上的冰再查一遍,最好能尽快通路。

    匆匆扒了口午饭,警车就疾驶在返回的路上,老槽子村附近的结冰弯道有多凶险,赵永平他们心里最清楚。那天巡路时,蔡顺红还专门步行去探路,可就在警车通过时,侧滑的车轮没能把车带上坡顶,也就是在那个不大的缺口,挡墙没能拦住滑落的警车。

      乌雪线解封

    “路,我们帮他们打通”

    23日晚9点,乌蒙乡公路所所长郑寿勇还没吃饭,他带着两辆2.8吨的挖掘机,刚从除冰现场回来,从21日开始,交警大队和乌蒙乡已经动员了沿线三家村、新棵达村上百位村民,连续3天上路除冰,融雪盐已经用去了2吨多,把清理的土堆放在道路临崖一侧,暂时作为护墙。

    “晚上气温低,白天融的雪又在路上冻成冰了,我们现在把路面融雪清理到路外,再在路上撒融雪盐,明天一早就不会再封冻了。”郑寿勇说,乌雪线最容易结冰的路段就是K17-K25公里,背阴面冰雪不化,路上冻结的冰层用铁铲都撬不动。

    “参与除冰的村民,白天都守在路上,晚上7点收工后才能回家煮饭,为了让道路尽快通车,大家都很苦。”郑寿勇的眼里,3场大雪,每次路面结冰都会见到赵永平、孙建华、李宗斌、蔡顺红他们几个人的身影,不管是路面保通、街天检查、路上有个大事小情,一天就能碰上几次面。昨天一早,郑寿勇又带着村民上路除冰了,赵永平他们确定的每一处结冰隐患点,他都会带人清除干净:“他们走了,精神还在,路我们帮他们打通它。”

    昨天下午3点,乌雪线解封了,郑寿勇和守在路上4天的村民们舒了口气,4位殉职同事的心愿了了,他们还会一直替他们坚守下去,只要不再下大雪,路就会一直通着。

     记者走访

    赵永平8岁的女儿直接走到民警面前问 “叔叔,我爸爸去哪了,我想见他”

    昨日,在靠近小菜园立交桥的一家酒店里,人们被悲伤的情绪包围着,数十名罹难者家属被安排在酒店里。记者步行至6楼,房间里突然跑出一名身着红色外衣的女孩,她就是赵永平8岁的孩子,小女孩走到负责接待的民警前问,“叔叔,我爸爸去哪了,我想见他!”

    弟弟追忆:哥哥6年没回家过春节

    房间里,赵永平的亲属围坐在一起,中间是他81岁的老父亲。由于事情太过突然,子女们都在不断劝说出院不久的老父亲,担心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记者了解,赵永平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姐姐在罗平县工作,弟弟在昆明自谋职业。父亲母亲在教育系统退休后,长时间居住在寻甸县。赵永平的工作地点在马村,平时带着妻子孩子住在单位宿舍。

    赵永平的弟弟赵永斌告诉记者,哥哥给他的最大印象就是忙,大家想见上一面都不容易。有时候就算见上了,相聚的时间也很短。最近6年,哥哥随着职务的调整,工作越来越忙,没有和家人度过一个春节。去年底,老父亲因为脑梗晕倒,转送到昆明市延安医院,在两个月的治疗中,赵永平只去了一次医院。赵永斌回忆,哥哥大约是晚上10点到昆明的,见面后向他们表示了歉意,说有个事情耽误了。在病床前,赵永斌发现哥哥的一只皮鞋捆满胶带纸。细问之下才知道,因为来的匆忙,赵永平的一只鞋子底掉了,时间紧来不及换,就用胶带纸裹起来。

    大约在病房呆了一个小时,赵永平说第二天早上还要上山,拿起外套就要走。

    赵永平的妻子没有工作,孩子8岁在上一年级,岳父岳母在嵩明,妻子的弟弟于2009年因为车祸离世,留下了一个没有工作的弟媳和半岁的孩子,赵永平可以说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在医院过道上,赵永平拉着弟弟的手说,最近年底事情多,老父亲的事就拜托你了。赵永斌对这话并不陌生,因为哥哥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最终,兄弟俩约定今年春节约上老人回马街一起过。

    赵永斌的妻子任丽(化名)说,老人出院后就和他们到呈贡居住。1月22日,老人醒来后就开始念叨赵永平,说今年终于可以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任丽说,原本再过几天就是团圆的日子,谁曾想如今却是阴阳两隔。

    堂弟追忆:堂哥是个热心肠的人

    当接到警车坠崖的消息时,蔡龙柱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堂哥也会在车上。

    “罹难的4个人我都认识,关系还不错。”蔡龙柱说,3天前,蔡龙柱到派出所打户籍证明,在门口碰到出门巡查结冰道路的蔡顺红,两人简单地问候几句后,蔡龙柱目送哥哥离开了。谁想到,这竟然是两人的永别。蔡龙柱说,兄弟俩相差两岁,从小他就跟在堂哥身后。

    蔡顺红在当地是个名人,因为他不仅在乌蒙派出所任交通专职协管员,还是乌蒙乡的护林员,2000年被村民选举为发乌村小组小组长。在火灾现场、冰封的道路上、检查超载的现场、旱季的山林等地方,村民都能见到他的身影。民警说,虽然身兼数职,但这位大好人的月薪还不到1500元。

    在村民的眼中,堂哥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处理事情一点也不马虎,在村里很有威信,人缘也好。只要有什么困难,告诉他,他都会尽力帮上一把,是个热心肠的人。

    昨天,蔡顺红在禄劝上学的16岁儿子被紧急喊回家,和母亲及其亲属一起处理父亲的后事。昨日下午,昆明某酒店的门前,蔡顺红的小女儿还跑来跑去。她还小,只是在殡仪馆看见父亲时哭了一会,她还不知道父亲已经不在了。

     共同追忆

    为了乡亲们过上一个平安年他们留在了冰雪路上

    提及父母妻儿他的愧疚难以自抑

    42岁的年纪,赵永平把青春留在了他7年坚守的土地上。担任交警大队长,他就像一个上满发条的机器,一天到晚扑在工作上。因为在他的大队里,9名交警、52名协管员,管理着红土地镇、舍块乡、转龙镇、乌蒙乡、雪山乡、倘甸镇、凤合镇、联合乡、金源乡等9个乡镇、900多公里的山区道路,担负着22万多人口、4万余辆机动车的出行安全。

    打开赵永平的办公室,桌上还放着一份请示报告,在他带队上路巡查前,他还在为他手下52位协管员申请一次执勤加班补助,上面这样写着:“两区交警大队52名协管员放弃休息……因交警大队无任何资金来源,申请补助每位协管员100元执勤加班补助。”

    在他的柜子里,一本本“先进工作者”、个人“嘉奖”、“优秀公务员”、“交警业务能手”、“优秀交警”的获奖证书被他压在一旁。伸手可及的位置,是厚厚一沓《客运车辆驾驶员安全承诺书》。在他的带领下,所在的中队、大队也先后多次荣获省、市表彰奖励。

    两区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王治学说:“没有星期日,没有节假日,每当提及父母妻儿,赵永平的愧疚之情难以自抑,因为他的时间太少了。他干上交警,经常是加班加点,回家已是极度疲劳、倒头就睡,家里的事情是不再指望他了。”

    孩子失去了一个疼她爱她的好爸爸

    40岁的转龙交警中队中队长孙建华,在与他一起共事的同事、战友眼中,他为人朴实,不虚荣、不奢华,不搞花架子。

    孙建华曾任九龙派出所所长、金源派出所所长,从派出所所长到转龙交警中队中队长,他的中队只有两名交警、4名协管员,辖区却涵盖了转龙镇、乌蒙乡、雪山乡3个乡镇。在“两区”9个乡镇中,孙建华负责的辖区道路最为艰险,乌雪线更是这次冰凌最严重的路段,38公里路段上冰凌路加起来有4.5公里长,大都分布在难见阳光、急弯陡坡路段。

    孙建华是家里的独子、顶梁柱,事故发生后,两位老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都没办法赶到昆明见他最后一面。

    孙建华的爱人在禄劝县工作,工作忙、上班离家又有110公里的路程,夫妇俩13岁的女儿正上初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王治学说:“孙建华平时特别宠爱这个女儿,女儿也很依恋他。出事后,大家都在感叹,孩子失去了这么一个疼她、爱她的好爸爸,她以后怎么办……”

     “你把我丢在半路上要我以后怎么办?”

    在最近一份乌蒙乡道路交通安全巡查简报上,记者看到了交警和协管员突击检查过往微型车、低速载货汽车搭乘人员的照片,拍照的正是李宗斌,“两区”推丘办专职工作人员。

    简报中的21幅照片,也成了他最后的作品。

    李宗斌的父母身体都不好,父亲患有高血压,母亲有糖尿病,得悉儿子不幸遇难的消息,他们在几名家属的搀扶下一步步挪进殡仪馆,见过儿子最后一面,李宗斌60多岁的岳母突然晕倒在沙发上,10多分钟后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治疗。

    自从李宗斌来到“推丘办”工作,加班加点成为常态,家里的事情已无法兼顾。

    看着爱人额头、脸颊上的伤痕,妻子满脸泪水:“你把我丢在半路上,你要我以后怎么办?你起来回答我啊!”

     他留在了这条他最熟悉的冰雪路上

    在乌蒙乡新年第一期工作信息上,蔡顺红的身影留在了两张工作照上,拍照的是李宗斌,这两张照片也是蔡顺红为数不多的工作留影。

    蔡顺红在乌蒙乡长大,那条常年结冰的乌雪线上,从小就看多了交通事故一次次夺去乡亲们宝贵的生命……

    去年3月,他不顾妻子、父母甚至女儿的反对,成了一名专职交通协管员,因为他最熟悉乌雪线上每一个弯道、每一处悬崖、每一个曾经出事的路段。

    对于乌蒙乡来说辖区道路等级低,路面弯多路窄、长坡陡坡多,临崖临水路段多,乡亲们出行交通不方便,车辆超员超载突出。他在派出所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建立重点车辆管理档案,实行动态跟踪管理,蔡顺红没日没夜、跋山涉水、走村串户普查登记……

    父亲眼里的孝子,儿女心中的慈父,乡亲们心中的自家人,蔡顺红来不及道一声别、看一眼年迈的父母、向正在上学的两个女儿嘱咐一声就匆忙离开了。提起蔡顺红,乌蒙派出所所长廖双全眼里总是噙着泪水:“蔡顺红是为了乡亲们过上一个平安的年,留在了这条他最熟悉的冰雪路上。”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