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被责令停刊整顿 纯文学杂志遭生存困境
2012-07-02 18:52:50      来源:天山网

    曾在上世纪90年代文学转型期引领风骚,在文学青年手中炙手可热的《大家》杂志,近段时间身陷“风波”。社会上出现多个版本的《大家》,一些机构变换花样盗版出刊,收费刊登论文敛财;同时,杂志社自身也扩刊办起理论版,收费刊登论文,各种版本鱼目混杂,难辨真假。这些乱象的背后到底有些哪些内幕?纯文学刊物的发展之路该如何走?一系列的问题和个中缘由不得不令我们对文学期刊的生存现状和未来进行思考。

    真假《大家》鱼目混珠 五种版本并存

    创刊于1993年的《大家》,是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曾是上世纪90年代文学转型期最具影响力的纯文学杂志之一,一度每期发行量两万多份,被列为《中文核心期刊》,被文学界称之为一批黑马。众多文学青年,都以在上面刊登作品引以为傲。

    但近段时间以来,各种版本的《大家》杂志在社会上出现,《大家》的忠实“粉丝”被弄得云里雾里,难以理解。云南人民出版社党委副书记王建南说,《大家》是双月刊,2009年12月3日起,经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批准,以大文化的概念进行扩刊,由双月刊扩增为半月刊;2011年12月9日又扩为旬刊。“我们是两个不同的采编方向,原刊保持原有风格,偏重于纯文学;扩刊则从大文化的角度来做,发一些文艺理论、文艺评论之类的文章,又称理论版。”

    一时间,《大家》变成了两份,原刊两个月出一期,理论版按旬出版。扩刊后不久,社会上也出现了几种版本的《大家》,与“理论版”《大家》十分相似。

    “最近两年来,社会上大量冒用《大家》杂志的‘山寨刊’、‘野鸡刊’,对我们造成了严重影响。”云南人民出版社社长刘大伟说,目前已发现多起冒用《大家》杂志名义出版的非法出版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盗版《大家》主要有三种版本。一种是伪造刊物,彻底盗用《大家》刊号,刊物封面、内文与“理论版”《大家》所出的刊物不一致,但版权页所述内容与《大家》杂志的版权页完全一致,刊号一致。

    第二种是加大内容体量,今年5月,国家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刊物,经鉴定,这份名为《大家》的刊物共有400页,该刊把“理论版”《大家》所出刊物192页完全复制,然后在其后另加208页,刊登各种学术之类的论文。

    第三种就是彻底盗用《大家》品牌。刘大伟说:“北京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版的《大家》,就是盗用我刊名称品牌,封面风格很接近,普通读者很难看出来。”

    5种版本的《大家》放在一起,乍看难辨真假。若不是刘大伟介绍,记者也看不出哪一本是正刊,哪一本是扩刊,哪一本是出自云南人民出版社,哪一本是盗版。

    大家争相发论文造就市场,深陷困境的《大家》另辟蹊径?

    1998年,《大家》杂志社走上自负盈亏、自主经营的道路,从此也走向了低谷。创刊至今,这份杂志已累计投入2000万人民币,总体严重亏损。《大家》期刊中心主任王绍来说,近年来,我国文学市场不景气,纯文学期刊难以生存,运行成本和稿费支出远远高于发行收益,《大家》因此深陷困境。

    和《大家》一样,目前很多文学杂志均面临不同程度的困难。除少数杂志,许多纯文学杂志的发行量都很少,每期只有几千份,不少纯文学刊物陷入低谷。王绍来坦言,《大家》纯文学版本早就没有了曾经每期两万份的辉煌,目前发行量仅有5000份左右,每本只有五六元的收入。

    《大家》是云南土生土长的名牌刊物,为了保住这份刊物,让《大家》走出困境继续发展。近年来,云南人民出版社和《大家》也积极寻找出路。

    云南楚雄师范学院讲师王建才说:“不管是评副高还是正高,都要求发表论文,还要求必须在核心期刊上发表,逼着大家想办法发论文,很多老师到处托请朋友帮忙。”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文学不景气是导致文学类期刊发生变化的主因之一,但同时社会上评职称要求发表论文,许多等待评职称的人在寻找发表论文的渠道。

    一边是急需发稿,一边是欢迎来稿。这种现象也助推了“理论版”《大家》应运而生,也让盗版《大家》蔓延。作为云南省高评委委员之一,王建南深有感触地说:“评职称时,我们首先就看候选人的硬件——即学历和在什么刊物上发表过几篇文章。”

    不可否认,目前,一些学报、理论期刊,收取一定的版面费,刊登论文。云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樊坚说:“发表论文的作者,对杂志社都心存感激,如果杂志社不收费,还觉得挺不好。”

    刘大伟说,《大家》杂志所扩增刊期的部分也参照了一些刊物的做法,默许中介机构对部分文章收取一定版面费,本部门也提取了部分工作经费。2011年收取44.6万元,今年前6月收取30万元,这些费用完全用于维持纯文学刊物的营运成本。

    停刊了《大家》更应反思原因反思文学刊物的出路

    “《大家》杂志社擅自出版理论版,违背了办刊宗旨。我们已把对《大家》杂志处理情况上报新闻出版总署。”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新闻报刊管理处处长王建伟说,我们将依据出版行政管理法规,按照进一步调查取证情况作出行政处罚。

    目前,云南省新闻出版局已责令《大家》杂志从6月26日起停刊整顿,直到内部整顿达到要求;要求责任主管主办单位云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对《大家》杂志存在的问题作出整改,针对办刊宗旨、编辑责任制、期刊出版管理、内部经营管理制度,以及主管主办单位职责等认真开展整改,对该杂志社主要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员作出相应处理。

    刘大伟说:“对办刊过程中确实存在的问题,我们将承担一切责任,积极进行整顿。同时,请求上级机关对侵权盗版《大家》杂志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尽量挽回侵权盗版对《大家》杂志所造成的恶劣影响。”

    王建才说,现在更应该反思出现《大家》事件的原因,而不仅是批评杂志社的收费和违规行为。就算把《大家》杂志停了关了,但只要一些所谓的“需求”存在,今后还会有另外的《大家2》《大家3》《大家4》出现,继续收费刊登论文。

    樊坚说,《大家》一号两刊违规了,停刊整顿没有错。但停了《大家》,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拿评职称来说,学校或学术单位,对于职称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标准,应该有自己的学术委员会,而不是把这些问题推到社会上,以发表论文数量来评判水平的高低。否则,一些混乱现象仍然会继续存在。

    王建伟说,目前的文学环境,《大家》之类的纯文学期刊赚不了钱,这份杂志能一路走下来,坚持到现在,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要保持纯文学,保持高端文学读物,不偏离宗旨办刊,主管主办单位就要有给予充分的支持,保障期刊正常运行,走纯文学的道路,同时也才能更好培养文学人才。(记者 浦超)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