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彝族青年画家的追梦之路
2012-04-23 08:20:30      来源:昆明信息港

常雄和他的“梦”。

常雄家里的墙上,用炭笔写着一段心灵独白“理智何时为感觉让路”。

在业余时间学法文、看电子书。

    “首届云南青年创业博奥PE项目大赛”大幕即将开启,在报名者的名单中,记者发现了一位特殊的80后彝族画家,“用画笔创业”。常雄,这位已经风格渐显,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的云南本土青年画家,在他的小小“梦工厂”,向我们讲述着他的“造梦”之路。而这,很可能就是一番事业的起点——

    常雄的“生活公寓”里,右侧的白墙上有一段铅笔写成的箴言,出现最多的两字是“理智”。

    箴言被夹在他两幅1.2米×1.5米的画作之间。画上,深蓝得发黑的夜空前,是梦幻得掐得出水的玫瑰色植物,大片的嫩绿、绯红熏得你仿佛置身梦境。

    一半是“理智”,一半是“梦幻”,是形容造梦者常雄及他的“造梦工厂”最贴切的说法。

    造梦者

    “画一个梦给自己,给别人总是美好的。”

    常雄一直认为,从出生开始,他就开始做一个关于造梦者的童话,冗长而不繁杂。

    常雄的家在大理漾濞一个彝族寨子里,寨子里只有五六户人家,要想到距离寨子最近的人家串门,需要步行一两个小时。相对封闭狭小的生长环境让常雄的骨子里深深地刻上了乡野、田园和自然以及自由的颜色。这种颜色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孕育出其对自然、对美、对人类特殊的情感,为他日后的艺术创作积累了充足的天然素材,“在他的艺术里,永远都有着对自然的依恋,恰似隐士对山林的无尽向往。”

创作过程中。

常雄经常得到导师唐志刚的指导。

常雄经常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构思。

    1岁多时,一次意外几乎让常雄丧命,“家里人都觉得没救了,也就没让我去医院,但我居然又活过来了。”之后,常雄又一次经历了一段让他至今都不愿触及的生死考验,两次险些失去生命的经历让他开始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我本身就是一个苦中作乐的人,不希望再把苦难传递给别人,不想把现实就那么残酷赤裸地呈现,我想把它们消化之后表现成阳光的、向往的东西。”

    长大以后,常雄走出了寨子,走进了云南艺术学院,师从唐志冈,开始正式在画笔和颜料构筑的世界里或哭或笑。

    他的作品里,水墨山水画构图的透视感以及西方油画艺术的体量感,创造出独特的自然美;在技法上,东方之线与西方色彩、肌理的天作之合极具特点;喧闹的玫瑰色色彩,神秘、静谧的蓝灰调及少量提神之色,在他的画面所构成的境界里,将天、地、人、自然都融为一体,形成一个充满生命活力、无限永恒的空灵世界。

    如果只是把绘画当作生意来做,他已经比许多蹲守在画板前的画家活得好很多,可他放不下自己造梦的初衷,总想“艺术地生活”。毕业之前,常雄的才华得到了一家香港画廊的赏识,并很快成为其签约画家。但很快,感到无法适应对方要求的常雄便与画廊解约,回到自己的世界里,继续以“造梦”为业,寻找打动自己、打动别人的梦境。

    “这个世界已经很累,人们需要做梦,画一个梦给自己,给别人总是美好的。”

    文化使者

    “一个人,具备了这样的品质,赶上了这样的时代,就注定了要成就一番事业。”

    “造梦者”常雄也有现实理智的一面。

    在最新一组画作里,常雄将目光对准了近期的焦点事件——昆明大旱,红色的石块、衰败的飞机草、暗橘色的火光和漫天的黑烟,都在告诉你:这个看似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造梦者,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眼睛偷偷静静地窥视这个世界。

    同样,“不想与市场过分接触”也并不等于抗拒市场,相反,如何与资本同行,成为这个年轻的造梦者最近研究的必修课。

    常雄的作品已经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而对于现实的关注,也是他的重要方向。“春旱”系列作品就是云南干旱题材。

    常雄的作品已经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而对于现实的关注,也是他的重要方向。“春旱”系列作品就是云南干旱题材。

    常雄的作品已经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而对于现实的关注,也是他的重要方向。“春旱”系列作品就是云南干旱题材。

    常雄的作品已经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而对于现实的关注,也是他的重要方向。

    常雄过着朴素的生活,并且有一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退路——老家有田,一年的收成足以维系他的日常开销。但他有一个需要昂贵投入的梦想——KK文化交流平台,一个致力于为电影、动画、诗歌、舞剧、音乐等艺术形式,乃至于慈善和跨文化传播创造交流、创作、展示机会的平台。“年轻画家应该敢于跟资本对话,把资本化为自己的武器去跟艺术的品质进行斗争。”

    常雄的底气并非空穴来风,“常雄作为80后新艺术代表艺术家的领军人物之一,其作品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它具备了很大的市场潜力,我预计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类型的绘画,会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起主导作用,会成为艺术收藏市场的新宠。”著名画家唐志冈认为,“实现梦”和“做梦”将会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社会时尚,“艺术品的价值贵在创造、贵在创新。在过去,‘梦’不是一个褒义词,但在今天,人们需要梦、保存梦和造梦,而常雄恰恰就是我们这个时代艺术领域里的造梦高手,他的画面所呈现出的玫瑰色、蓝色、绿色的梦,自然的梦,对我们的心理、健康、精神都有着疗伤的作用,这个时代需要这个东西。”

    就像新浪七彩云南艺术频道总编涂胜评价的那样,“常雄的本分,就是忠于艺术,矢志不移,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他却不改其乐;他的不安分,就是在绘画道路上坚持前进,精益求精。一个人,具备了这样的品质,赶上了这样的时代,就注定了要成就一番事业。”(昆明日报 记者杨璐/文 杜文蕾/图)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