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写诗泪别发妻 两人相伴近60年(组图)
2012-03-30 09:33:11      来源:新京报

    王蒙(右三)在妻子崔瑞芳的遗体告别仪式上痛哭到瘫软。崔瑞芳因病去世,昨日,数百名亲朋好友在八宝山殡仪馆参加她的遗体告别仪式。 王童摄

崔瑞芳与丈夫王蒙的结婚照,两人相伴近60年。

    ■ 逝者

    崔瑞芳,北京人,1933年出生。她一生奉献给教育事业,历任北京109中学、乌鲁木齐三中、七中、十四中与伊宁市二中教师。生前为北京市第二中学离休高级教师。曾以笔名“方蕤”出版《我的先生王蒙》等作品。2012年3月23日因病去世,享年80岁。

    “在生活中我快乐地向前,多沉重的担子我不会发软……”写出《青春万岁》的作家、原文化部部长王蒙在读者眼里散发着“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然而,昨日他在妻子崔瑞芳灵柩前失声痛哭到几近瘫软。陪伴王蒙近60年的崔瑞芳于3月23日在京病逝,享年80岁。在八宝山遗体告别仪式上,王蒙写诗泪别妻子。

    数百亲朋送别“方蕤”

    昨日上午9时许,八宝山殡仪馆,遗体告别仪式还未开始前,已有数百人来到现场排队,不少头发花白的吊唁者手捧菊花,眼圈红肿、面色凝重。冯骥才、舒乙等知名作家也出现在队伍中。

    告别厅的外厅,摆满了亲朋好友及文化部、中国作协等送来的花圈、花篮和挽联。内厅中央悬挂着崔瑞芳的大幅遗像,正下方的花圈上写着“咱俩永远在一起,你的王蒙”。现场摆放的“崔瑞芳生平”单页上印着王蒙的悼亡诗《赠爱妻》两首,首句是“此身此世此心中,瑞草芳菲煦煦风。”

    享年80岁的崔瑞芳曾以“方蕤”为笔名出版过《我的先生王蒙》等作品,晚年更是王蒙四处讲学、旅游的亲密伴侣。

    临终告别王蒙痛哭瘫软

    上午10时,遗体告别仪式开始。上百名吊唁者分批进入内厅,三鞠躬后绕行一周。王蒙和每个人握手,一遍遍说着“谢谢”。年近八旬的他一脸悲伤,但没有掉泪。

    直到家属告别环节时,王蒙在家人的搀扶下走近灵柩,看着像是睡着般的妻子,突然吼出爱妻的名字“瑞芳”,并失声痛哭,瘫软得近乎跪倒。家人赶紧将他搀扶起,然后把他架了出去。“爸,您保重身体,别激动,”儿子反复安慰着父亲。

    王蒙的妹妹王鸣身体不好,坚持坐着轮椅来送别嫂子。王鸣说,嫂子崔瑞芳身患肠癌和胰腺癌,之前一直在化疗。“我真没想到她走得这么快。我哥这辈子不管多困难,她永远跟他在一起。”

    网友发帖悼念志哀

    “看到王蒙老人的表情,心里真不是滋味儿。”作家王兆军参加完告别仪式后在网上写道。很多网友也在网上发帖志哀,网友“郭小柠Ariel”感叹,“惊闻崔老师过世,无奈世上又多了一个孤单的人。”

    ■ 回忆

    “爱她不仅因她是王蒙夫人”

    昨日,冯骥才、舒乙、张抗抗、梁晓声、毕淑敏等很多知名作家赶来送崔瑞芳最后一程,青年作家郭敬明和笛安也默默出现在送别队伍中。

    “我认识他们30多年了,尽管崔瑞芳从患病到去世,我都经历了,可此刻还是非常难过。”冯骥才语气里难掩悲伤,“崔瑞芳女士为人温和宽厚,她和王蒙相守一生的感情,你们年轻人不太会了解的。”

    作家张抗抗一袭黑衣,怀抱一捧鲜花默默排在队伍最后。她说,王蒙和崔老师是文坛难得的恩爱夫妻,相濡以沫近60年,王蒙经历坎坷和艰难,崔老师都陪在王蒙身边。“按说我们是晚辈,但崔老师对我们非常关爱,我们也爱她。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送她,绝不仅仅因为她是王蒙的夫人。”

    ■ 故事

    我们是世上最平常的一对。天塌地陷了,我们过着我们平常的日子。风风火火了,我们还是过着我们平常的日子。愿我们的福气,让所有善良的人世男女分享。

    ——崔瑞芳(《我的先生王蒙》)

    此身此世此心中,瑞草芳菲煦煦风。

    淡对荒唐成一笑,长吟块垒亦含情。

    何惊恶浪同舟渡,有牵晴晖携手行。

    忧患人生八百岁,朝云唱罢晚钟鸣。

    ——王蒙(悼亡诗《赠爱妻》之一)

    陪王蒙新疆“放逐”16年

    1950年,崔瑞芳在北京女二中读书。而由北京市团市委中学部调到东四区团区委的王蒙因工作关系结识了崔瑞芳,并一见钟情。1957年,俩人在京成婚。

    婚后不久,24岁的王蒙被错划为“右派”,被下放到北京郊区劳改,养猪、种地、栽树、背石头……直到1962年,王蒙才被摘了“帽子”,调入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结婚几年,他们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窝”。

    随后,王蒙渴望到新疆深入生活创作,崔瑞芳听说后,回答得很干脆:“你去哪儿,我跟到哪儿!”1963年12月,王蒙举家迁往新疆。然而,全国政治形势发生了变化,王蒙一家在新疆一住就是16年。1979年,王蒙一家回京后,他完成了《布礼》、《悠悠寸草心》等作品,并连连获奖。

    读者眼中的王蒙才华横溢,而在崔瑞芳看来,“王蒙在家里是个快乐的大孩子,很乖的小刺猬。”她认定嫁夫随夫,与王蒙同甘共苦。她欣赏王蒙“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也写文章揭王蒙的老底:“他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时常衣帽不整齐,往往是一个裤腿长,一个裤腿短……”

    王蒙常常说:“在严峻的日子里,家庭的功用实在是无与伦比。”他还说:“可以从事自己最喜欢的写作,有一个美满的爱情,这是我最成功的两件事,我这一生没什么遗憾。”(记者陈博)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5312011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