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九起义”激战一夜 昆明全城光复
2011-09-21 08:28:51      来源:昆明信息港

“ 重九起义”炮兵塑像

起义军重点攻打目标云南军都督府,后更名为光复楼

    前情提要

    1911年10月27日腾越起义爆发,促使在昆明的革命党人决定提前举行昆明起义。革命党人在为起义做积极准备时,被反动军官察觉,革命者们不得不提前开始了行动。此时,是1911年10月30日晚8时40分。当晚10时,起义军总司令蔡锷下达了总攻命令。

    昆明“重九起义”爆发后,起义军从各个方向朝城区进攻,经过一夜的战斗,起义军在1911年10月31日上午占领了总督署和五华山,宣告“重九起义”成功。此次战斗中,革命志士牺牲150余人、负伤300余人,伤亡堪比武昌起义。

    朱德火线上升连长 是十大元帅中唯一参加辛亥革命的将领

    作为师生,蔡锷和朱德在讲武堂时已相识。朱德很尊敬蔡锷,“崇拜他的敏锐思想和工作能力”,蔡锷也很喜欢他,朱德经常到蔡锷办公室看书读报。有的报纸是蔡锷家乡湖南的,有的则是共和派的秘密报纸,有一些是来自东京和香港的书刊。朱德在蔡锷那里接受了很多革命道理,还看到了蔡锷编辑的《曾胡用兵语录》。有时,蔡锷也逐章向他讲解,使他获益匪浅。直到30年后,朱德已经担任八路军总司令时仍然认为,蔡锷的《曾胡用兵语录》对他带兵、作战有很多教益。

    但是,蔡锷对朱德留下好的印象,却始于“重九起义”爆发的当晚上,蔡锷率领第七十四标由巫家坝向昆明城进击时,部队出发不久,刚刚从讲武堂毕业、担任七十四标二连左队排长的朱德突然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地跑到蔡锷面前报告:“我们连长带着部队叛变,我把部队追回来了,但是连长跑了!”

    原来,朱德的连长是一个落后的反动军官,在起义爆发时带领其他两个排逃跑。朱德得知消息后,在没有时间向上级请示的情况下,当机立断,只身疾追逃跑的部队,截住了他们。在朱德的感召和影响下,士兵们纷纷表示愿意跟他回去参加起义。这时的朱德虽然只是一个排长,但对此事的果断处置展示了他的带兵才能和威信。于是蔡锷当即下令说:“你做得很好,我现在就任命你为连长!”就这样,朱德在火线上被蔡锷提拔成为连长,他身先士卒、以大智大勇率队参加攻打云南总督署的战斗,经历了他军事生涯中第一次战火的洗礼,为云南辛亥革命立下了战功。“重九起义”胜利后,云南军都督府特地将总督署所在地(今人民胜利堂)的那条路命名为“光华街”,即纪念光复中华之意。像朱德这样拿起枪杆子亲历过辛亥武装起义的人,在中共的十大元帅中是绝无仅有的。这应该成为云南辛亥武装革命最大的亮点之一,也应该是云南辛亥革命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奋力攻打军械局 起义军有了充足弹药

    昆明“重九” 之夜的战斗异常激烈,炮声隆隆响,子弹嗖嗖飞。第七十三标起义军官兵由城北发起进攻。黄毓英、杨秀林、卢焘、蒋光亮和董鸿勋等人率先跃入堑壕,组织50多人持刀带枪,搭成人梯爬上城墙,黑暗中遇见一队巡防清军,黄毓英瞄准人影“啪、啪”两枪将最先者击毙,其他清兵拔腿便逃。杨秀林用备好的大斧头砍开城门,起义部队一拥而入。李根源同时派出部队前往银圆局(内有50万银元)、机器局、粮饷局、布政司等衙门,保护财产安全;又派黄毓英率部分官兵切断清军的通讯线路,扼守北门,阻挡清军入城;另一部分义军占领并守住小西门和大、小东门,这时离原定起义时间还有数小时,各方面还没有准备好,于是又立即派人向蔡锷报告,准备迎接巫家坝义军入城。由于起义军“弹药将竭”,难以持久战斗,七十三标攻占北门后,迅即将进攻目标锁定在五华山东北面螺峰街的军械局。

    军械局为清军在昆明的弹药储存之地,四周围墙高大坚厚,四角配有火炮和机枪,大门是铁门,防守严密;五华山的清兵从山上猛烈直射,可与山下的军械局之敌互为犄角,火力甚猛。第七十三标战至31日凌晨4时,猛扑军械局数次,仍未攻下。待七十四标第三营及谢汝翼率部分炮兵等增援部队赶到后,又因军械局内存有大量军火,不敢炮轰。李根源冒着危险,亲自向守军喊话,要其放下武器,停火谈判。守军虽孤立无援,却倚仗坚固的工事和精良的武器及充足的弹药,拒降顽抗,以架在门边的大炮和机关枪射击,一刹那间,弹雨横飞,幸亏起义部队躲避及时,“未伤人,于是激烈的战斗重新开始”。李根源下令运来黑色炸药,挖掘地道埋于墙角用火药引爆,一连3次才将围墙炸开一个5尺宽的洞。谢汝翼执手枪趁势领军冲入,奋勇拼杀,烧毁了大门,七十三标官兵涌入。敌人见起义军冲进了军械局,前门清军惊惶失措,大约有300人从后门逃走,其余的缴械投降。10月31日上午10时,起义军完全占领了军械局,立刻打开弹药库,缴获的枪支弹药计有德国克虏伯厂制造的子弹数百万发,日本明治三十年式枪一千支,双筒无烟枪二千支,单响毛瑟枪五千支,马德里枪数千支,克虏伯山炮炮弹数万发。

    拿下总督署,攻下五华山 惨烈代价堪比武昌起义

    在蔡锷的统一指挥下,七十四标由罗佩金率领冲进昆明城,分别占领了各处阵地后,得知李根源攻打军械局受挫,立即派所属第三营配合谢汝翼炮兵跑步驰援七十三标起义部队,并亲自指挥第一营和第二营从长春路(今人民路中段)攻打五华山和总督署。

    起义军攻打的主要目标之一五华山是可俯瞰昆明全城的制高点,为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清军云南总参议靳云鹏、第十九镇统制钟麟同亲率重兵在五华山防守,“颇得形势”。七十四标在山下的梅园巷缀满大青石的巷道上与清军短兵相接,双方白刃肉搏,发生了杀声震天的激烈巷战。七十三标在攻打军械局时,为压制山上清军的火力,派出董鸿勋、马大伦等部抢占山上的劳公祠、潘公祠、武侯祠和两级师范学堂等处高地,“斜击”敌人,掩护进攻五华山的大部队。

    10月31日上午6时,“天色微明,据城各炮队”在庾恩旸等人的统一指挥下,从东、南、西三门附近的阵地,“向五华山敌人及督署开始射击”。

    当时,总督署有千余清军以10多挺机枪死死把守,敌我双方的战斗相当激烈。在唐继尧的指挥下,朱德等部突击3次,死伤30余人,仍未得手。第二天(10月31日)早上,起义军炮火开始强有力地猛烈轰击,清廷官员死的死、逃的逃,一片混乱。大部队随之涌进,清兵全部缴械投降,清王朝在云贵两省的最高统治机关——总督署制台衙门被起义军占领。

    至此,总督署和五华山两处要点于10月31日下午1时先后被完全拿下,宣告“重九起义”成功,昆明全城光复。

    史学家们曾多次评价昆明“重九起义”在全国辛亥武装革命中,不仅是响应武昌起义较早的省会城市,而且是除武昌起义之外,各省革命党人组织的省城起义中,战斗最激烈的、所付出的代价也可与武昌首义相媲美的武装革命:敌方死200余人,伤100余人;革命志士牺牲150余人,负伤300余人。

    在昆明“重九起义”中,“以战功卓著者,必称讲武堂生”。云南陆军讲武堂师生在这场伟大的反清武装斗争中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发挥的核心领导作用,建立的不可磨灭的功勋,已为历史盖棺定论。同时,昆明百姓尤其是广大学生也积极参加了起义。正如李根源所说:“是役也,同仁一心,将士用命,而人心思汉,大功已成。”(待续)

    相关新闻:

    重九起义第一枪提前打响(辛亥革命2)

    云南辛亥革命大爆发 腾越起义促成昆明起义提前

    回望历史

    昆明“重九”

    起义路线图

    ●1911年10月30日晚8时40分,昆明辛亥武装起义因驻守北教场第七十三标基层官兵杀死反动军官而提前数小时爆发;蔡锷闻讯后,命令立即分发子弹,号召在巫家坝的第七十四标和炮兵第十九标官兵响应起义。“重九起义”的大幕由此揭开。

    ●10月30晚9时,七十三标起义部队经莲花池向昆明城进军;攻入昆明北门后,派人向蔡锷报告情况,并向军械局发起进攻。

    ●10月30晚12时,蔡锷、罗佩金率七十四标起义部队,从巫家坝由东门冲进昆明城,开始进攻五华山和总督署,与七十三标的进攻形成遥相呼应之势。

    ●10月30日晚9时后至10月31日上午10时,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战,李根源、李鸿祥指挥七十三标起义部队攻下军械局。

    ●10月31日上午6时,在起义部队炮火的助攻下,朱德率部首先冲入总督署。

    ●10月31日上午11时,七十三标攻下军械局后,与七十四标全力杀向五华山,起义部队在梅园巷与清军展开激烈巷战;蔡锷在圆通山附近的江南会馆、李根源在云南贡院(今云南大学内),分别建立了临时指挥部。

    ●10月31日下午1时左右,起义部队拿下五华山,“重九”起义取得了最终胜利,标志着清王朝在云南统治的结束。

    庾恩旸(1883-1918年),字泽普,别号墨江枫鱼。云南墨江县人。民国时期任陆军上将。曾任云南陆军讲武堂炮兵教官、炮兵第十九标管带、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校长、贵州军政府参谋长,代理贵州都督等职,筹办贵州陆军讲武学校。上世纪20年代,庾恩旸胞弟庾恩钖创办的中国第一个机制卷烟生产企业——“亚细亚烟草公司”(即红云红河集团昆明卷烟厂最早的前身),生产了中国卷烟第一品牌“大重九”牌香烟,以示永久纪念他二哥及其战友们共同领导和参加的“重九起义”。(李晓明 史亚黎)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