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饭店拆迁事故:六旬伤者含泪为妹妹签病危通知书
2010-06-24 10:33:43      来源:昆明信息港

   “医生,一定要救活我妹妹”

    “你们一定要救活我妹妹啊!”昨天中午12点左右,张兵无助地看着写着妹妹雷永芳名字的手术同意书。事故中,张兵的堂妹雷永芳受重伤,有生命危险。

    头发花白的张兵今年60岁了,她从没见过手术同意书。“我们马上给你妹妹手术,她的左脚粉碎性骨折,右脚保不住了要截肢,右臂也已经骨折。我们怀疑她断裂的肋骨可能损伤了她的内脏。你是她在昆明的唯一亲人吧,那麻烦你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全身多处受伤的张兵被这一连串说明弄蒙了,她还没有从受伤的惊慌中回过神来,却又要为亲人的生命作出抉择。她颤抖地接过笔,写下自己的名字,眼泪夺眶而出。手术同意书的下面,是一张病危通知书。

    张兵回忆:“当时我们从五一路过来,打算去坐公交车。”人行道上有些拥挤,雷永芳走在栏杆外面,张兵走在栏杆里面。“听着别人大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身边的围墙倒了,妹妹被水泥块砸中,我也被很多水泥板压住,动不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兵从废墟中清醒过来,透过四处弥漫的灰尘,她看到妹妹躺在血泊中。

    张兵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两块水泥块中间有点空隙,我就钻了出来。”她不顾身体的疼痛,张口喊道:“救救我妹妹吧!”没人回应,张兵挣扎着站起来,向妹妹走去,“我看到她的胳膊全部断了,血流得厉害,我就想先用什么绑一下。”面对张兵的央求,一名路人劝她别乱动伤者,让医生来处理。

    截至记者发稿时,雷永芳的手术还在进行中。张兵说,手术已经进行了六个多小时,她还没有妹妹的任何消息。

    “他们要赔我的名牌手表”

    陈刚路过事故现场的时候,他还在想:这里在施工,为什么没有设置隔离呢?突然一声巨响,陈刚被压在了水泥块下面。

    进了医院,陈刚的头部还在流血。一块水泥砸在了他的头上,幸好,经过医生初步检查,他的头部伤势并不严重,但仍需住院观察。陈刚忍着疼痛龇牙咧嘴地说:“在闹市区施工为什么没有警戒线?要是有的话,大家都会绕开事故现场,为什么没有呢?”

    陈刚戴着一块名牌手表,表面被砸烂了,时间定格在11点。“全坏了,这可是从香港买来的新表啊,一万多块!他们要赔的。”

    陈刚的旁边是伤者刘喆翔,“我刚骑车过去,就看见前面一个小伙子突然丢了电动车就跑。我本来也打算跟着跑的,但是垮得太快了……就像泥石流一样,大块大块的水泥把我推出去一米多。”刘喆翔本来要去师大附中接孩子,当时没来得及丢下电动车。她碰到机动车和非机动车的护栏之后,重重摔倒。“我的手脚都不能动。”

    事故发生后,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启动绿色通道,对5名伤员进行救助。但是,昨天还没有人为他们缴纳医疗费用。

    伤者名单

    雷永芳 女 47岁 全身多处骨折,目前抢救还在进行中

    张 兵 女 60岁 全身多处擦伤,疑似骨折

    刘喆翔 女 年龄不详 身体左侧多处受伤

    刘伟英 女 39岁 头部受伤

    陈 刚 男 50岁 头部受伤

    (都市时报 记者程权 钱晨 侯玉才 彭为 庞继光)

编辑: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