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22.2%主要河流受污染 最大水库成蓄污池
2009-04-20 14:17:48      来源:腾讯

    4月19日,备受关注的云南阳宗海砷污染案有了新进展:法院一审驳回被告人重新鉴定申请。在舆论普遍关注此案庭审之时,法制日报记者将目光投向了云南全省的水污染状况。走访调查的结果令人震惊: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有6个水质受到污染,处于Ⅴ类或劣Ⅴ类水平;云南省内53个湖泊、水库中,有27个达不到水环境功能要求;75条主要河流中,水质重度污染的占22.2%。云南省目前投资最大、工程最大、库容最大的水利工程———宜良柴石滩水库,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蓄污池”。

    走在阳宗海沿湖的几个村子里,随处可见“三禁”告示牌,上面写着:“禁止饮用阳宗海的水,禁止用阳宗海的水游泳和洗浴,禁止捕捞阳宗海的水产品”。

    毗邻阳宗海的云南省宜良县汤池镇海边村———一个以“海边”命名的小村,如今村民们每天的生活用水只能靠政府送来的桶装清洁水。

    阳宗海是云南省九大高原湖泊之一,蓄水量约6.02亿立方米,湖泊及汇水区分属玉溪市澄江县和昆明市宜良县、呈贡县,是沿湖群众生活用水的重要水源和集工农业生产、渔业、旅游业等产业发展为一体的多功能性湖泊。2008年6月以来,经有关部门监测,阳宗海水体砷浓度呈上升趋势,水质由Ⅱ类急剧下降为劣V类,当地2.6万人的生活用水一度受到威胁。云南省环保局组织有关部门和专家组成调查组,在历时两个月调查后,最终认定澄江锦业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是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的主要责任单位。

    2009年4月14日,澄江锦业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及3名负责人,被当地检察院以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提起公诉。公诉方指控:2001年以来,锦业公司在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的情况下,先后擅自技改扩建年产2.8万吨硫化锌精矿制酸生产线两条、开工建设年产8万吨磷酸一铵生产线1条,且未同时建设配套的环境保护设施。建成投产后,由于锦业公司的一系列违法行为,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阳宗海饮用、水产品养殖等功能丧失,公私财产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原本预计于4月18日完成的审理,延续到了19日上午。锦业公司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被驳回。

    水污染现状令人震惊

    法庭上,双方就污染原因唇枪舌剑。法庭外,云南省水污染现状,同样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前不久云南省公布的一份调查,直接指出了云南省水资源的现状:

    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有6个达不到水环境功能要求,处于Ⅴ类或劣Ⅴ类水平。除阳宗海受砷污染外,水质呈重度污染的是滇池草海和杞麓湖;中轻度污染的是滇池外海、星云湖和异龙湖,其中星云湖的水中含石油类污染物;洱海面临由中度营养化向富营养化转变的拐点。

    2006年开展水质监测的53个湖泊、水库中,有27个达不到水环境功能要求,占总数的50.9%。

    在21条入湖河流的26个监测断面中,水环境功能达标的仅为3.8%,其中V类和劣V类水质分别占11.5%、46.3%。

    城市河流污染也较为严重。全省75条主要河流的148个监测断面的监测结果表明,水质重度污染占22.2%。

    监测结果还表明,全省整体水质呈逐年下降趋势。

    污水处理厂形同虚设

    建污水处理厂是防治水污染的良策之一,然而数据显示,云南省至今只建有38家污水处理厂,10家在昆明;有90个县市未建污水处理厂。

    云南省环境监察总队曾对“九湖”流域13家污水处理厂进行突击检查,结果发现有6家不能正常运行。呈贡、澄江、江川县污水处理厂未经环保部门批准,擅自闲置部分污水处理设施,造成污水直接排放。石屏县和砚山县污水处理厂,管网不配套,属半开半停状态。

    绝大多数城镇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排放,各地对生活垃圾处置也比较滞后,造成地表水和地下水二次污染。数据显示,目前玉溪市中心城区地表至地下200米之间取到的地下水均受到污染;在高仓等片区,由于地下水开采过量,地表污水下渗污染地下水,使地下水大肠杆菌超标,中心城区附近的农家井水已不能饮用。

    最大水库成“蓄污池”

    另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是,云南省目前投资最大、工程最大、库容最大的水利工程———宜良柴石滩水库,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蓄污池”。

    据悉,宜良柴石滩水库1995年正式动工,总投资7亿多元,水库库容4.37亿立方米,相当于两个西湖。水库担负着灌溉21万亩粮田、年发电量1.83亿度、保护宜良约4.2万亩农田和约7.6万人口以及生态、发展旅游的重任。

    但就是这个让宜良的老百姓期盼多年的水库,却遭到南盘江上游工业和生活用水污染。

    “在枯水期,水库的水都是发黑发臭的,死鱼事件时有发生。在2002年9月发生的严重污染事故中,死鱼达60多吨,导致3亿多方水体受到污染,丧失使用功能。”柴石滩水库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

    宜良县北古城镇村民告诉记者:“你们站在大坝上是看不出效果的,因为水库大坝太高了,水特别深,污水都沉到坝底了,要到水库的入水口和排水口才能看到污水。”

    在水库上游记者看到,水库水体呈乌黑状,水体比较混浊,有大量的悬浮物,很多死鱼和废渣混在一起,漂浮在水面上。从水库流出的水同样也是乌黑状,在河边聚集着大量的泡沫,臭气让人作呕。

    据云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近7年来对水库水体污染状况的监测资料显示:由于柴石滩水库上游河流及水库周边带来的严重污染,致使水库水体常年处于氮、磷营养化过剩状态,水质一直都呈现劣V类状况,水库污染问题日趋突出,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水体功能下降,影响供水安全。

    地方环保部门“打太极”

    自柴石滩水库建成至今,云南省、昆明市的人大代表就多次调研并提出:水库上游的曲靖市麒麟区、沾益县和陆良县西桥工业区的一些企业只顾自身利益而大量排放污染物,导致水库水质不断恶化。就此,记者走访了多个相关部门。

    柴石滩地区水资源管理局的一位干部告诉记者:“管理局主要是负责水库的运行管理、大坝安全、水库水质的调节。水库的水体受污染,管理局没有相关的执法权,具体污染情况不太清楚。”

    宜良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队长称:“你们去找宣传部,他们通知后我再接受采访。”当地宣传部通知该副队长接受采访时,该副队长却称:“你们不要找我,要采访什么你们自己去,我不知道。”说完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在昆明市环保局,记者说完采访来意后,办公室人员说:“我们请示了局长,局长说柴石滩水库是跨地州的污染,我们没有权力发布任何信息,不接受采访。”

    陆良县环保局副局长袁立红说:“柴石滩水库水质受到污染,不能只说是陆良县污染的,水库上游还有麒麟区和沾益县。陆良县西桥工业区有11家工业企业,只有陆良银河纸业有限公司排工业废水,其他企业都实现了零排放。”

    袁立红表示,柴石滩水库的最大污染源是南盘江沿岸群众的生活污水,因为陆良没有污水处理场,全县60多万人的生活污水都是直排南盘江,上游也是一样。

    陆良银河纸业有限公司技术部负责环保的赵主任说:“企业是在水库建设前开办的,只能说建设水库时设计者没有估计好上游的污染。我们企业排放的污水只是水质有些难看,比较臭,其实这些污水根本不会造成污染,反而会对下游的土地起到好的调节作用。”在采访中赵主任反复强调,水库的主要污染源是周边的化工厂,化工厂排放的“毒烟”和黄色的废水都是直排,根本就不经过任何处理。

    据了解,陆良县环保局日前才对陆良银河纸业有限公司的违法排污行为作出了重罚。

    记者手记

    多部门的联合调查报告直接指出:一些地方认为实施强有力的减排治污会直接影响地方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并增加财政负担。个别部门甚至还充当制污排污企业的保护伞,使污染企业得以规避环评开工建设生产。

    水是重要的自然、经济和战略资源,是连接整个生态系统的纽带。作为全国水资源相对丰富、有着“丰水大省”之称的省份,面对如此严峻的水污染现状,地方环保部门还在打“太极拳”,这只能说明,环境污染问责还远没有问到一些官员的“痛处”。(法制日报)

  相关新闻

  ◆阳宗海砷污染:辩方律师称将重新调查事件真相

  ◆阳宗海砷污染庭审:重新鉴定污染原因申请被驳回

  ◆阳宗海砷污染案追踪:海水污染损失1.02亿

  ◆阳宗海砷污染:鉴定报告披露揪凶内幕

  ◆阳宗海砷污染案:鉴定人与公司有利害关系?

编辑:储皖中 王晓斌 责任编辑: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